中国为什么要推行非普选民主?

观察者网   阮炜   2015-05-18 17:28  

031.thumb_hl

【西方式普选民主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吗?是否存在着其他样式的民主?正值美国大选之际,深圳大学西方研究所所长阮炜新书《论大国的民主:关于非普选民主的几点思考》即将出版。本文系作者为该书所写的导言,本文有删节。】

民主就只是一人一票、全民大选,就是政党轮替、三权分立、弹劾总统,甚至就是自由地罢工罢课、上街游行、抗议示威吗?当然不是。

西方式普选民主是普世价值,放之四海而皆准吗?当然不是。

只有西方样式的普选民主,才是解决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治理难题的唯一途径吗?当然不是。

有这么一个事实,很多人不乐意承认,但它依然是事实,一个并非总是让人愉快的事实:西方式普选民主其实只是民主的一种形态,很可能还存在着其他样式的民主,如一种小范围、可控的非普遍民主,一种能充分保证执政者决策能力、决策质量、执行能力和政策连续性的一党制民主。

这种换人不换党的民主已不只是一种理论构想,而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现实,当今中国就实行这种民主(几十年来瑞典和日本所实行的,大体上也是事实上的一党制民主)。毋庸讳言,目前的中国民主远不完美,甚至有大量问题,但这种以中国共产党领导为根本内涵的政治制度是史无前例的,其高效率是不容否认的,所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为全世界所承认的。

民主的要义是对人民负责

应当看到并承认,的确存在着一种中国样式的民主,一种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充分考虑这个超大国家地区间、城乡间、民族间发展极不平衡之复杂国情的民主;一种在共产党领导下,充分考虑到行业间、阶层间的结构性矛盾极难解决,既得利益尤其是国企改制过程中形成的既得利益极难撼动的民主。

这种民主仍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须不断推进,不断完善,而要在既有国情下推进并完善这种民主,就应推行一种小范围可控的竞争性公选。唯其如此,才能解决这一结构性难题:官员升迁由少数上级领导说了算,结果是不少人唯少数上级领导马首是瞻,甚至向其输送利益,而置党纪国法和人民的利益于不顾,造成触目惊心的贪污腐败。

这种民主虽不搞普选,却应是一种既实行贤能政治,又能保障普通党员和公民的政治权利,有效监督制约公权力,从而可望避免西方式民主无谓党争、讨好选民、拉票买票和黑金政治等弊端的民主,一种与时俱进,不断创新,敞开胸怀向其他民主样式学习,充分汲取其经验教训的一党执政下的人民民主。

这种民主不仅要推行中共长期执政下的竞争性公选,言论开放下的舆论制衡同样是题中应有之义,领导干部财产登记和申报、政务信息公开、党内和行政问责等“基层民主”操作方式,以及诸多其他旨在加强对公权力监督制约的制度革新,都是其有机组成部分。

只要坚守民主理念本身,而非拘泥于民主所可能呈现的具体形式,便不难发现,以上勾勒出来的方法本质上的确是民主,若操作得当,很可能成为一种比西方样式更有效的民主样式。世界银行前驻华代表皮特•鲍泰利教授说,“多党制并非民主的精髓,民主的要义是能够对人民负责”。他认为,在中国式一党执政的条件下,共产党具有很强的决策能力和执行能力,而在西方式多党制下,政党的主要目的只是击败竞争对手,或如何赢得下一届选举的胜利,而不是真正领导国家,真正服务于社会。基于这点认识,鲍泰利断言,中国很有可能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通过一党制来实现民主的国家”。

作为一种总的政治理念(而非政党竞争、全民大选之具体政治操作)的民主决不是西方启蒙理念的产物,更不是西方专利,而是从古到今一直就存在的普遍人类现象,而现代民主与现代法治和自由理念一样,都是人类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如果民主本身不对,中国共产党乃至中华民族为之奋斗了一百多年的事业,还有什么意义?因此,推进和完善中国式民主不仅是可能的,更是当今中国人的责任。

西方式一人一票、普选直选民主固不适合中国国情,但任免官员的关键权力局限在一个太小范围同样不合时宜。当今中国最大的问题即权力寻租、吏治腐败,即源于斯。为什么不能尝试一下由一定数量的党代表、人大代表、在职干部、退休干部、普通党员、普通公民充当“选举人”,由他们公开公正且透明地推选官员呢?非普选民主的本质诉求在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一种小范围可控的、推举性的竞争选举(而非全民大选),公开透明、公平公正地推选领导人,在此过程中稳步而有序地扩大政治参与,不断创新并完善监督制约公权力的机制,以便更好地对人民负责,迈向更高水平的公平正义,实现更加有效的国家治理。

西方民主的缺陷

之所以应推行中国式的非普选民主,极大程度上是因为西方式民主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却有严重缺陷。

在这种民主中,一方面人民因一人一票而享有形式上的主权,在形式上当家作主,实质上却没有什么权力,精英政治仍大行其道;也正因为人民享有形式上至高无上的权力,激烈竞争的政党为了赢得选举或保住执政地位,而争相讨好选民。这就必然导致这样的局面:政客们为了多得选票,打赢选战,往往以小恩小惠诱惑选民,贿赂选民,不惜牺牲社会的长远福祉和共同体的根本利益。也可以这样表述:在激烈竞争的政党政治中,形式意义上的人民主权必然导致选票至上;对于各政党来说,胜选不啻绝对命令,而作为一悬空概念的“人民”不啻绝对主子,包括执政党在内的任何政党为了选票都不敢得罪“人民”,不敢为了人民的长远利益而旗帜鲜明地说服选民牺牲一点短期利益,忍受一下短期阵痛。

既然一味讨好选民,则无论左派还是右派,为了选票都尽可能向中间路线靠拢,而一旦处于执政地位,由于议会制民主下的人民不可能实际执政,便必然成为民众的统治者。因此,既有民主样式面临一个巨大的悖论,即无论什么党执政,人民仅形式上当家作主,实质上却总是处于民主理论家萨托利所谓“被统治”状态。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普选 民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普选 民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