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战争离我们越来越近

中国青年报   2015-04-27 16:26  

春节前夕的1月21日,我国境内出现大范围互联网访问异常,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由网络攻击导致。

近年来,世界各军事强国都在大力发展网络战力量,美日军事同盟更是在加紧网络战争准备,矛头直指中国。几天前,两国还举行了首次网络防御工作小组会议,讨论应对网络攻击合作方案。种种迹象表明,网络战争离我们越来越近。

网络空间的五大威胁

一是网络恐怖主义的现实威胁。美国一直在防范“网络9·11”。其前国家情报总监、海军上将迈克·迈康奈尔认为,“恐怖组织迟早会掌握复杂的网络技术,就像核扩散一样,只是它容易落实得多”。2013年3月12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在国会宣称,网络威胁已经取代恐怖主义成为美国最大的威胁。

二是网络霸权主义带来的全面威胁。网络强国既有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和行动战略,也有网络空间司令部和网络战部队,它们毫无疑问是网络霸权主义的代表。

以美国为例,从“棱镜门”事件就可以看出,美国是互联网的缔造者和网络战的始作俑者,在技术上领先优势明显。同时,它也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拥有霸权思维惯性。另外,网络空间是新兴的生存领域,法理的空白为其提供了自由空间。

三是网络军国主义的潜在威胁。2012年,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警告说,美国可能面临一场“网络珍珠港”事件,“网络攻击可破坏载客火车的运行、污染供水或关闭全美大部分的电力供应,堪称网络版‘珍珠港事件’,它会造成大量实体破坏与人员伤亡,使社会运转陷入瘫痪,让民众感到震惊,制造出新的恐惧感。”

珍珠港事件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深重罪孽。当前安倍政权正积极扩充军备,包括增强网络战力量,加速走向军国主义道路,因此,“网络军国主义”不可不防。

四是“网络自由主义”的特殊威胁。代表性案例是“维基解密”和“斯诺登事件”。必须警惕的是,网络自由主义是一把双刃剑,我们不能保证每个人都像斯诺登一样拥有善良、正义的目的。

五是网络犯罪的普遍威胁。金融领域的网络犯罪,被形容为“现代版的抢银行”。据统计,网络犯罪每年给全球经济带来1万亿美元的损失。这个问题在我国也特别突出,据不完全统计,网络犯罪每年给中国网民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2890亿元。

网络战争威胁正在逼近

以下“十种迹象”足以说明,网络战争离我们越来越近。

一是美国正在不断寻求网络攻击合法化。2013年3月18日,英国《卫报》报道,一份被称为“塔林手册”的网络战手册已经发行。它是由位于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北约卓越合作网络防御中心邀请的20名法律专家,在国际红十字会和美国网络战司令部的协助下撰写出来的。

该手册包含95条规则,其内容强调,由国家发起的网络攻击行为必须避免敏感的民用目标,如医院、水库、堤坝和核电站等目标,规则允许通过常规打击来反击造成人员死亡和重大财产损失的网络攻击行为。这是美国寻求网络攻击合法化的具体步骤。

二是美军或将正式推出网络战规则。2013年1月4日《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已经秘密制定出利用网络力量攻击他国的规则,“只要美国发现他国从境外攻击美国目标的可靠证据”,奥巴马总统就有权命令对他国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由此可见,美军已经制定好网络战规则,很有可能在2014年适当的时机推出。

三是美军继续扩编网络战部队。2013年3月12日,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亚历山大宣布,将在3年内新增40支网络部队。他还表示,如果美国在网络空间遭受攻击,国防部会用这支队伍来保卫国家安全,并实施网络攻击。

四是美国主导的网络空间军事联盟继续扩展。最近几年,美国先后与北约、澳大利亚、日本在网络空间安全领域进行军事合作。可以预见,这种结盟将在2014年进一步加强和拓展。

五是美国可能加紧推动网络军控谈判,限制他国发展网络战力量。2009年美俄核军控谈判时,俄罗斯最早提出与美国进行网络军控谈判,但遭到美国拒绝。

随着美军网络空间司令部的成立,美国逐渐对网络军控持肯定态度,并在华盛顿与俄罗斯进行了首次接触式谈判。

可以预计,随着美国网络战争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接下来很可能通过军控谈判限制他国发展网络战力量。

六是俄罗斯正式成立网络空间司令部。普京多次强调,俄罗斯必须具备有效应对网络攻击的能力。俄国防部已经完成组建网络司令部的研究工作,国防部长绍伊古要求相关部门尽快拿出方案,其网络司令部有望于今年挂牌成立。

七是“斯诺登事件”持续发酵,猛料不断爆出。路透社去年11月25日报道,英国和美国政府官员称,他们对一批高度机密、可能带来“世界末日”的材料感到担忧,他们认为相关文件被斯诺登进行了云存储。这些材料可能与美国网络战争准备相关。

八是“网络军国主义”露出苗头。随着日本右翼势力日益活跃,其借助网络复活军国主义的可能性也在增大。在世界范围内,“网络军国主义”不可不防,中国尤其需要重视。

九是网络空间合作常态化,出现美国主导之外的国际合作。网络空间全球通连,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美国加强网络空间军事联盟的行为也刺激了其他国家,它们也会在打击网络犯罪、情报共享等方面展开合作,谋求自身网络空间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十是网络恐怖主义或网络犯罪引发的连锁反应很容易波及全球,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进步,以及网络强国攻击性网络病毒的外泄,不法分子可能制造影响范围更大、后果更严重的安全事件。

应对网络战争的中国智慧

一是构建对等制衡的中美网络关系。中国要与美国谈网络安全问题,要与美国共同应对网络恐怖袭击和网络军国主义,就必须手中有牌,必须有与大国地位相匹配的网络空间作战力量。

为此,中国首先要成为一个网络空间的“正常国家”,也就是公开建立自己的网络国防力量,光明正大地维护网络空间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眼下世界各国都在“网络扩军”,此时中国公开建设网络空间国防力量,这既是与美国进行网络安全对话的必要措施和对等做法,也可以消除他国猜疑,增加国防透明度,还能有效利用世界“网络军控”谈判前的机遇期,加速发展必要的网络国防力量,使自己成为一支维护网络空间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

二是构建网络空间“利益共同体”。中美两国之间,新型大国关系体现在网络空间,就是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中美网络关系,其关键是扩大共同网络利益。

美国经济运行对网络的依赖度超过80%。在中国,网络经济同样发展迅速。有专家预计,2015年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

世界各国正在网络空间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态势。因此,网络空间需要的不是战争,而是规则与合作。和则两利、斗则俱伤,建立积极健康的中美网络关系,扩大两国在网络空间的共同利益,是中美两国的共同责任,也符合国际社会的根本利益。

三是争夺网络空间话语权。目前,美国网络行为国际准则谈判分为两条主线:一条线是利用传统军事同盟关系,与盟国开展密切配合。比如制定企图成为网络空间战争法典的“塔林手册”。

另一条线是与中俄等大国之间进行网络空间话语权的争夺。美俄曾就网络军控问题进行过磋商。

应对这种局面:一方面要与网络强国积极对话,在加强打击网络犯罪等领域合作的同时,寻求共同可接受的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另一方面,要利用各种国际合作组织,提出最大限度代表自身利益和价值观的网络空间规则体系,增加国际博弈的筹码。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网络战争 网络战 网络威胁 美国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