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对派该走出民主的洞穴,睁开眼看看大陆了

国资观察   岳峙   2015-04-26 12:10  

4月22日,香港政改方案如期公布。

在这个方案中,提名委员会仍为1200名,分四大界别38组,提名参选人数最少5人,最多10人,再由提名委员会从中选出2至3人为正式候选人。之后,有选举资格的所有香港市民都可以参与投票,选举只进行一轮,只要获得简单多数即可获胜。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就政改方案发表了谈话,对方案表示肯定,称“提出的有关方案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符合香港的实际情况,兼顾了香港社会各阶层、各界别的利益和诉求,是一个合法可行、理性务实的方案。”

从香港的政治发展历史来看,这无疑是最“民主”的方案了,在不违背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相关规定的前提下,已经充分考虑了香港社会各界的诉求。同时,这也是一个充分考虑香港政治、经济和社会现实情况的方案,在稳步推进香港政治改革。

毫不夸张地说,这个方案的“民主”程度不仅远高于彭定康曾经提出过的那个改革方案,也高于当今世界绝大多数所谓民主国家和地区的政治现实。

不过,香港反对派对方案并不满意。有消息称,掌握政改方案否决权的泛民政党将会在周末开展“反831政改”宣传战,以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争取“民意”,从而在表决时否决这一方案。

反对派的态度并不奇怪,完全在意料之中。人们现在应当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反对派的关键在于“反对”二字,而不是因为他们的主张与方案不同。也就是说,无论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做出多大让步,反对派都不会满足,都会继续反对。

虽然在口头上声称他们并不反对基本法,不反对中央政府,但时至今日,世人都很清楚,反对派真正反对的并不是政改方案,也不是香港特区政府,而是中央政府。之所以反对中央政府,是因为他们反对中国的政治制度。

这一点反对派和中央政府其实相互都心知肚明,只不过是没有人挑拨这层窗户纸而已。既然已经到了今天的地步,这一点似乎没有必要再回避了,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

但他们似乎没有清楚的是,今天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中国在鸦片战争一百多年的历史中自然形成的,是历史的选择,也是人民的选择。香港虽然也在中国革命和改革的历史中发挥了作用,但要客观地说,中国选择何种政治制度,不仅香港反对派说了不算,就算是所有香港人,说了也不算,得由全体中国人民选择。香港今天有700万人口,就算是真的如反对派所言,绝大多数都反对,相对全中国13.5亿人民来说,仍然是少数中的少数。

香港有些人因为反对中国的政治制度,就反对一国两制,其核心要义其实是反对一中。但别忘了,虽然香港可以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实行不同于祖国大陆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但“一国两制”的大前提是香港的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

主权是什么?用德国政治哲学家卡尔·施密特的话说,主权就是在紧急状态下做出决定的权利。毫无疑问,这种权利也是权力。用我们今天的话说,主权就是拍板的权力。香港回归祖国以来,中央政府的这种权力过去十几年里确实没怎么动用过,这可以理解为中央政府对香港人民意愿的尊重(也可以理解为“客气”),但不等于放弃了这种权利。

就这个意义而言,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前提是一国,能不能实行两制,不仅中央政府要尊重香港人民的意愿,香港也要尊重中央政府的权利,而不能太过任性。所以,香港反对派千万不要忽视中央政府的这种权利。

反对派赖以煽动和动员普通香港市民的理由,无非是一人一票那种民主。但从全世界范围内看,有几个事实值得香港人民注意。

一是,前殖民地国家和地区,直接实行一人一票那种极端形式的民主的,迄今还没有成功的先例。经常有人说,前英国殖民地国家和地区,多数实行了民主,而且都很成功。这是以讹传讹。实际上,稍微翻翻历史就会发现,唯一真正成功实行了民主制度的前英国殖民地,只有美国。而美国恰恰是个例外,是当时各种机缘巧合的产物,不可复制。

二是,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的民主制度几乎成了一种宗教信条般的教条,以为可以适用于全世界任何地方,美国也特别热衷于输出民主。可是,过去这些年里,似乎没有什么成功的经验可循。伊拉克、阿富汗就不必说了,最近一轮的乌克兰,内战也已经打了一年了。阿拉伯之春之后,埃及的政治动荡持续不断,最后还是军队出面收拾残局,回到了穆巴拉克时代;利比亚战火连天,看不到什么前景;也门最近的内战也打得不可开交,外国势力纷纷干预。还有其它地方,泰国、我国台湾地区等地的民主,更是成了闹剧。泰国好歹还有国王,紧急状态下还可以出面干预,台湾地区的民主就只剩下笑料了。至于印度,如果你认为他是民主的,那你就这么想吧。

三是,冷战结束以来的20多年里,世界各地的“民主革命”此起彼伏,但并未给普通民众带来多少好处,反倒是一向被香港反对派视为“民主独裁”的中国大陆地区,持续多年保持政治稳定,经济高速增长,人民生活稳步改善,如今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原来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地区纷纷陷入危机,中国却一枝独秀,以至于连一贯被视为大英帝国喉舌的《金融时报》也经常刊文称赞中国政府管理国家的能力,还时不时地有人号召西方国家学习中国政治制度中的成功经验。

四是,按照香港反对派的标准,美国、英国现在应该都还不能算是“民主国家”。英国还有女王,只能算是君主立宪国家,不能算是民主国家;美国到现在都还保留着选举人团制度,虽然已经被诟病多年,但至今未改。而且,美国的所谓民主制度,现在走到了布什家族和克林顿家族对垒的地步,要么一门三总统,要么一家夫妻档,美国人民的民主选项其实也很有限。

一百年多前,曾有人号召中国人“睁开眼看世界”。今天,对香港反对派及其支持者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其实并不是什么民主、“一人一票”之类的政治议题,而是应当睁开眼好好看看中国大陆地区的现实,看看中国这些年发展的成就,再认真思考香港在目前国际国内格局中的真实地位,想想怎样在“一带一路”、亚投行等中国主导的国际发展规划中搭上顺风车,更好地融合到中国经济框架中来。这才是更符合今天绝大多数香港人民现实利益的事情和议题。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薛伯涵 关键词: 香港 反对派 民主洞穴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