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对派不妨挑明了自己要反什么

观察者网   关哲   2015-04-24 11:37  

香港普选方案22日上午公布。根据该方案,全港五百万合资格选民可从提名委员会提名的二至三名候选人中,以“一人一票”方式选出行政长官人选。港府建议选举为一轮选举,候选人只要获得简单多数票支持即可当选,无需过半数票支持。

世人见证,这个全称为《行政长官普选办法公众咨询报告及方案》的文件,本身无可挑剔。正如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女士在当日下午立法会上发表的声明中所言,这一方案充分考虑了各个方面的“原则和因素”,其结果合宪、合法、合情、合理。

香港普选方案22日上午公布

但是没有用,一如既往,香港激进反对派照例拉开架势坚决反对。甚至连方案内容都不听,在下午立法会的说明和宣读之前,多个反对政改的激进团体就提前赶到立法会示威区发起了请愿。甚至连标语牌也不换,还是“占中”时的老口号,曰“对话之路走尽、公民抗命开始”,曰“我要真普选”。

可政府一直都在对话。方案起草者说,这一方案符合《基本法》;反对派说,我要真普选。起草者说,方案兼顾了社会各阶层利益,适合香港实际情况;反对派说,我要真普选。起草者说,方案可以确保选举公开、公平、公正地进行;反对派说,我要真普选。起草者说,方案有助于响应社会各界要求、推动香港政制向前发展;反对派说,我要真普选。起草者说,方案能争取多数市民、立法会、行政长官及中央接受,让普选行政长官的目标得以落实;反对派说,我要真普选。

什么话都不听,这个周末他们就要发动“反831政改”宣传战。

矛头所向不在方案本身

闹成这样,谁都看明白了:反对派的矛头所向,并不在方案本身。

试想一下,如果这么一个普选方案是在20年前的1995年由港英政府以“英皇诰令”的形式发布,恩准香港臣民可以逐步落实普选,不再接受委任港督的独裁统治,我们这些可敬的反对派议员们会作何反应?他们会挑战其中体现主权的创制原则吗?会因为方案与他们所理解的普选不同就大闹街头和议院吗?一定不会!恰恰相反,他们中的一些人倒是很可能会面向伦敦长跪不起、三叩九拜!

想当年,彭定康出于众所周知的目的,推动行政、立法两局分家的政改方案。一方面确保他这个末代港督在任期间继续享有行政权独大的实际专制,另一方面又通过改变立法局的选举方式,使其沦陷为党派恶斗的擂台。表面上看,似乎是形成了以立法为中心的政制体制,行政首长向立法局负责,实际上就是造成立法机构失能,为回归后的特区政府布下陷阱。

要说假政改,没有比这个方案更虚假、更恶劣的了。甚至可以说,今天香港立法会的种种弊病和功能缺失,仍可追溯到彭氏政改这个源头。

但是,即使面对这个明显是包藏祸心的政改方案,也没见“民主斗士”们像今天这般大闹。由此可见,方案本身不是他们真正要反对的东西,而谁的方案、体现了谁的主权,这才是要害。

不妨挑明了说

既然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那么也就不用再打哑谜了。当前的方案,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去年的8.31决定,为候选人出闸设立了限制条件,这里体现的就是中央政府的权力。作为国家主权的代表,针对直辖于中央的一个地方区域,中央政府当然有权决定香港的政制发展。

香港特别行政区作为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一个地方区域,与世界上任何一个享有某种程度自治权力的地方区域并无本质不同,虽有“两制”安排下的诸般特殊,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地方性政权。仅就这一点而言,目前这个行政长官普选方案,无论放到世界上哪个地方,都是最大程度的民主自治。正如清华大学法学院王振民院长日前所说,根据香港基本法,香港特区获得了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地方政权有史以来所能获得的、最大程度的、独一无二的高度自治权。

对于这一点,反对派人士也不可能不明白,长期以来,他们也一直在说“一国两制”,也一直在强调《基本法》。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吊诡:即使此次政改方案正是朝向“最大程度的、独一无二的高度自治权”的最终落实,也还是一样,激进反对派照例拉开架势坚决反对,不管实际结果是什么,照例攻击普选方案是“假普选”,是“指鹿为马”,是“北韩式的一人一票”。

如此看来,激进反对派真正要反对的,既不是方案本身,也还不是一般的中央和地方分权关系,仍有另外的含义。

再试想一下,如果香港所隶属的“中央”换成华盛顿DC,他们还会这样不顾一切地强力挑战吗?一定不会!君不见,反对派中一些人不是一直都试图邀请外国的“中央”直接干涉香港事务吗?

归根结底他们是在反对中国的基本制度

事到如今,问题很清楚了,也不必避讳了。在他们的理念中,无论方案多么有道理,也无论香港由此获得的自治权力多么超乎寻常,只要是出自中国政府的安排、体现了中国的国家意志,就要坚决反对。即使因为这种反对延滞了香港的民主进程、破坏了香港的法治基础、撕裂了香港社会、伤害了香港经济,也在所不辞!

在他们的理念中,只要不是西方式的民主制度,就一定是坏的,而只要是中国自己的民主制度,就一定是最坏的。无论在真实的政治实践中已有多少反例,如众多照搬西式民主后陷入严重分裂和动乱的后“之春”国家、后“颜色革命”国家;也无论在最新的理论探索中有多少反证,如众多严肃学者针对西式民主弊病的深刻反思;他们统统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就像是堂吉诃德大战风车一样,对着一个他们心目中虚幻出来的敌人不顾一切地奋勇作战。

不好断定目前公开表态要抵制政改方案的反对派议员是否都秉持这种顽固理念,也不知还有没有人能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认真地讨论一些问题。说穿了,坚决否定这一政改方案,就是认定这个方案构成了障碍,让香港不能直通西方式无条件“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一旦把现行方案当做好东西“袋住先”,就等于“袋一世”,再也无法到达那个光辉彼岸。

是不是一定要这样想呢?为什么如此肯定无条件“一人一票”民主选举就是光辉彼岸呢?那里真的不可能是个悲惨世界吗?这个世界上因为不顾国情照搬西式民主而陷入严重社会危机的前殖民地难道还少吗?

再说中国的基本制度。为什么如此肯定中国独特的民主实践就一定行不通呢?如果中国的政治制度真的这么不堪、绝不是另一个可行选择,又如何解释中国在近三十多年来所取得了如此巨大和惊人的进步呢?

很多国际著名政治学者都已指出,民主本身不是目的,选举程序不过是一个机制,以确保问责这个实质。而一人一票选举如果被资本或民粹所劫持,反倒根本无法实现问责。美国的民主已滑向变质的“否决政治”,政治自主性严重丧失,已不能再被视为典范。更有不少学者认为,中国式的民主贤能政治,正是西方自由民主体制之外另一个非常可行的替代制度。

香港的反对派议员们真的不需要心平气和地听一听这些见解吗?真的以为自己真理在手无须做出任何认识上的改变了吗?

如此坚定地反对中国的基本制度、如此执迷地照搬西方的模式,为什么不想一想这种激进方式本身就可能是一种莫大的谬误并有可能导致灾祸呢?

距离立法会表决还有两个多月时间,激进反对派到底在反什么,大家已看清楚。反的到底有没有道理?也许反对派自己还来得及想清楚。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反对派 香港反对派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