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对华打温室气体牌是想憋死中国

独家网   东法   2015-04-15 18:11  

640.webp

据路透社网站4月13日报道,挪威和美国专家各自所做预测显示,中国温室气体累积排放量在2015年或2016年将超过美国。

挪威国际气候与环境研究中心称:几年前,中国(温室气体)人均排放量较低,其承担的历史责任也较低。这种情况正在迅速改变。中国今年将在这方面超过美国。

美国智库世界资源研究所预测中国在1990年-2016年期间的温室气体累积排放量总计将为1510亿吨,将取代至明年排放量总计为1470亿吨的美国成为头号排放国。

我们知道,围绕温室气体排放的问题,各国尤其是各大国间一直在进行着博弈。据外媒称,今年12月,在巴黎将召开全球气候会议,届时将有近200个国家参加。会议旨在商讨2020年以后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性协议。我们不由得想到二十多年前的1991年在日本东京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那次会议制定了著名的《京都议定书》。议定书于1998年3月至1999年3月间开放签字,共84个国家签署,并于2005年2月开始强制生效。但是,在2001年3月,美国宣布退出《京都议定书》。

美国之所以这么做,原因在于《京都议定书》的法律效力和强制性。当时,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排放源,若按《议定书》的规则,美国将承担更大的责任。而且,这也将不是简单的责任承担问题,而是要因此改变现有经济游戏规则的问题。当时美国对退出协议给出的一个理由是:气候变化问题尚存在科学上的不确定性。那么,今天美国通过所谓科学研究,给中国加码,并且叫喊中国要承担责任,就显得比较搞笑了。

西方解决任何一个问题,都必然采取所谓市场机制,试图解决气候问题的公约也不例外。最终,《京都议定书》把市场机制作为解决二氧化碳为代表的温室气体减排问题的新路径。更直白点说,就是把二氧化碳排放权作为一种商品,从而形成二氧化碳排放权的交易,这一交易可以被简单称为碳交易。

根据《京都议定书》的共识,要将全世界碳排放的总量进行限定,然后按照限定的框架,给每个国家分配相应的碳排放权“指标”。在实际排放当中,如果有国家的排放指标没有用完,而某些国家的指标又不够用,那么指标用不完的国家,就可以将自己的指标卖给对方。以此类推,可以将相关排放指标延伸到企业,甚至最终到个人。这些指标,通过某个市场进行交易,这就是碳排放交易市场。于是,碳排放权就成为如股票一样的商品,可以自由买卖和交易。

这样一来,为了节约排放指标,那些排放量大的国家、企业或个人,就会想办法减少排放,以降低运行成本。如此,大气排放就可以最大限度做到满足维护生态平衡的要求。而那些排放量大的国家、企业或个人,就要承担更多的环保责任。

当然,这只是理想化的预期。事实上,现实中会发生与此完全相悖的事情。因为,这种排放权实际上意味着被法定为人类的生存发展权。如果要把这个权益放到市场上交易,那么,碳排放权就成为经济发展中最重要的元素。按此逻辑,谁若拥有更多的碳排放指标,谁就更掌握更多规则制定的话语权。谁拥有可承载碳排放的资本市场,谁就将成为碳排放权交易的最大受益者。

西方在近代通过发展资本市场,在世界经济层面竞争中,获得了极大地不对称优势。这种优势,使得所谓的市场自由交易并非绝对自由,而是交易各方因综合实力不同,拥有不同的话语权。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排放权一旦被西方发达国家通过资本控制,就意味着这个发展中国家将来永远难以获得赶上西方的机会。

此前,在柴静事件中,流传着柴静PK中国科学院院士丁仲礼的视频。关于上述围绕气体排放问题各国展开的博弈丁仲礼院士已经阐释得很有力了。其实,发展权的延伸便是人权,一向打着人权旗号吆五喝六的西方国家,其强霸话语的背后却常常是反人权的逻辑。通过气候问题,我们应该看到了,某些国家表面跟你摆科学谈责任论道义,其背后却藏着一双想扼住你咽喉的毒手!

 柴静PK丁仲礼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气候变暖 碳排放 大国博弈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