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美国向东,中国向西

“西进”背景下的“一带一路”建设

独家网 杨晨   李希光   2015-04-01 15:57  

E13F391429B18DB4DCD8900B7586A5B1

我国政府的积极宣传以及国内外媒体的广泛报道使得“丝路战略”广为人知,许多沿线国家纷纷响应,“一带一路”俨然已经成为新时期又一项充满活力的国家战略。“丝路战略”的实施基于国家对当前国内外局势的科学研判,是对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合理布局。作为一项国家战略,“一带一路”有助于中国同时从陆上、海上两个方向实施战略“西进”,进而找寻新的发展机遇,规避美国重返亚太带来的风险。虽然美俄等大国相继染指中亚,提出各自的“丝绸之路”战略,但是这些都不足以对中国的“丝路战略”构成威胁,反而有助于中国发展与中亚各国的友好关系。

“西进”:中国地缘战略新格局

进入新世纪以来,国际形势风云变化,国内区域发展不平衡日益明显。从国内来看,东部地区和中西部地区发展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大,且差距有逐渐扩大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各界急切期盼国家出台新政策来缓和发展的不平衡。从国际来看,随着美国战略重点“东移”,欧印俄等“东望”之际,处于亚太中心的中国,不能只将眼光局限于沿海疆域、传统竞争对象与合作伙伴,而应有“西进”的战略谋划。总而言之,面对日益复杂的国际形势和国内对于改革的迫切期待,中国不得不重新调整和平衡地缘政治战略,以期进一步地发展。而相较于之前的发展情况并结合国际格局,“向西”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非常符合中国目前的发展现状。

早在2012年,北京大学王缉思教授就提出了中国的“西进”战略,这是国内学者首次提出“西进”。在这篇发表于《环球时报》的文章中,他指出,“相比于东亚,中国同(印度以外的)西部各国素无瓜葛,产生对抗或冲突的因素很少,在地缘经济、地缘政治的竞争与合作中,处于相对有利地位。同有关国家共同塑造该地区的安全与发展环境,制定公平的规则,将有利于中国的长远利益和塑造负责任大国的形象。” 

然而,笔者在本文中所指的“西进”战略略有不同于王教授的提法。具体而言,笔者认为“西进”战略不仅应该体现在对外上;对于国内发展,“西进”同样至关重要且意义深远。“西进”不仅应该体现在陆上,更应该体现在海洋上。   

从陆上来看,“西进”战略对于改变西部落后的经济发展水平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国家早在2000年的时候就提出了“西部大开发”战略,西部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政策支持,但是近十年来,东西部差距逐渐拉大。实施“西进”战略,在西部地区建立一个充满生机与活力的经济带,这个辐射西北各省区的经济带将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改善当地经济结构,造福当地人民。

除此之外,“西进”战略有助于中国突破美国战略“东移”所带来的潜在冲突。对中国而言,“向西”意味着机会和合作。自美国奥巴马政府上台以来,美国逐渐开始从中东撤军,收缩其在全世界其他范围内的军事存在,并将战略中心重新转移,提出了“重返亚太”的“战略再平衡”设想。在这种背景下,世界主要大国如俄罗斯、印度等纷纷开始调整自身的地缘政治战略。美国的“战略东移”势必会影响当前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中美两国在东亚地区的博弈亦会呈现出某种零和竞争格局。与此相反,在中亚地区,中美两国在包括能源、反恐、防扩散、投资以及维护地区稳定等领域有着相同的利益诉求。可以说,在中亚地区,中美两国不仅没有军事对抗的风险,反而有很大的合作空间:美国在包括反恐等问题在内的诸多领域迫切的需要中国的帮助。故而“西进”能够缓和中美两国之间的各种摩擦与潜在冲突,加强两国间的合作与协商,为构建新型中美大国关系奠定基础。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与该地区国家无领土争端和历史遗留问题,产生对抗或者冲突的风险很小。同西欧、东亚等地区不同,西部各国间没有也不可能出现美国主导的地区性军事同盟(或反同盟),且尚未出现地区经济一体化趋势。大国协调机制与竞争合作规则未确立,传统意义上的大国势力范围在不断交叉重塑之中。在地缘经济、地缘政治的竞争与合作中,中国处于相对有利地位。同丝路沿线国家共同塑造该地区的安全与发展环境,合作打击恐怖主义,将有利于中国的长远利益和塑造负责任大国的形象。加强上海合作组织的职能,强化与本地区国家间的协商和对话,全力保证中国“西进”战略的实施,这从本质上符合中国国家利益。

相较于陆上的“西进”,海上“西进”对于中国的战略意义更为重要。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在南海、东海相继与相关国家陷入了领土争端,有可能导致潜在的军事对抗。虽然中国采取了和平方式来维护主权,但是争端明显已经使中国投入了巨大的精力。除此之外,美国重返亚太,两国在西太平洋地区有了巨大的利益重叠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是否应该考虑战略“西移”,以缓冲这种潜在的冲突与对抗?

通过陆上和海上、国内和国际等多个角度透析,“西进”是一种不错的战略选择。首先他能规避中国现阶段可能遇到的各种风险与挑战,亦或是将这种风险降到最低程度,这将为战略机遇期的中国带来更大的发展前景。其次,“西进”意味着机遇,通过发展与沿线国家的文化交流以及经贸往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又将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机遇。通过“西进”,中国将重构自己的能源通道,确保能源安全和国家安全。当然“西进”并非会没有任何风险,必须进行相关的战略统筹,组织智库和科研机构进行相关的研究。这些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

“一带一路”助力中国“西进”战略

“丝绸之路”能够让亚欧大陆上的古老民族后裔产生无穷的遐想。在遥远的古代,它向外传播着绚丽多彩的文化,使各个民族互相交换他们前所未见的技艺与器物,由此串起了众多的古老文明。

早在1877 年,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Ferdinand von Richthofen )在记载其七次考察经历的《中国,亲身旅行的成果和以之为根据的研究》一书中,首次提出了“丝绸之路”的概念。他把公元前114年至公元127年近两个半世纪开辟的,经西域将中国与中亚的阿姆河—锡尔河地区以及印度连接起来的丝绸贸易道路命名为“丝绸之路”。在此之后,丝绸之路成了古代中国与西方所有政治经济文化往来通道的统称。其中包括西汉张骞开通西域的官方通道“西北丝绸之路”;北向蒙古高原,再西行天山北麓进入中亚的“草原丝绸之路”;西安到成都再到印度的山道崎岖的“西南丝绸之路”;从广州、泉州、杭州、扬州等沿海城市出发,从南洋到阿拉伯海,甚至远达非洲东海岸的海上贸易的“海上丝绸之路”等。

历史上,丝绸之路是一条重要的交流干道。然而,其毕竟建立在落后的生产力基础上。行走在丝绸之路上的商队、使团,是不常见、无规律、高风险、小规模的。其贸易也往往局限于奢侈品,交流时断时续,受自然环境与政治环境影响极大。中国人心中一直存在一种丝绸之路情结,这是对远方与异国的向往。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与中亚的交往十分不正常,互通有无的贸易与交流难以进行。但在90年代,当这种阻碍不复存在,中国与中亚国家间的交往合作立即蓬勃发展起来。1994年,李鹏总理访问乌兹别克斯坦时,敏锐地将其与建设新“丝绸之路”联系到一起,表达了与中亚各国合作的愿望。

2013年,习近平主席在出访中亚和南亚时,先后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之后,他又在“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要更加奋发有为地推进周边外交”,这些举措标志着中国“丝路战略”的诞生。在全球化大潮下的今日,丝绸之路又一次吸引了世界的目光。驼铃依稀作响的黄沙道边,铁轨铺下,柏油筑起,丝绸之路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和古代“丝绸之路”一样,“丝路战略”旨在以“亲、诚、惠、容的理念”为指导开展合作,维护丝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命运共同体”利益,凸显中国“丝路战略”的地缘经济与地缘人文并存的特有属性。

为此,中国领导人密集性地出访丝路沿线及与丝路紧密相关的国家。中国政府及媒体通过向世界讲述古今“丝路故事”来唤醒沿线民众的丝路记忆与丝路情怀,领导人利用出访期间的会谈、演讲、在访问国主流媒体发表文章、召开记者见面会等方式“从不同层面和角度对中国的文明观、世界观以及外交理念进行了深刻阐释,使得“丝路战略”广为人知,许多沿线国家纷纷响应。这些友好交往促进了地区的和平、安宁与共同繁荣。中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在中亚各国获得了积极的支持和实施。新丝绸之路带给中亚国家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是显而易见的:中亚国家通过新丝绸之路进出口商品,既缩短了路程,又降低了运输成本;中亚国家作为中国与中东、欧洲贸易的过境国获得了可观的经济实惠;新丝绸之路降低了中亚国家外贸对俄罗斯交通运输线的依赖,以及对西方国家投资、技术的依赖,从而降低了大国向中亚国家的影响与干预;新丝绸之路加强了沿途国家间的经济和人文合作,建立了各方面的互信,促进了地区一体化。新丝绸之路正是这样一条充满机会的新时代路途。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一带一路 地缘战略 区域发展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