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政治下四种力量的组合与较量

腾讯网   雷希颖   2015-03-11 11:46  

忽略掉大V以及公共知识分子本身所扮演的角色,在雾霾议题中倘要去政治化是不现实的,相反,要从雾霾图景中重新拼出雾霾政治的框架:四种力量的组合与较量。

第一种力量,是来自美国的。当习主席在去年的APEC会议上大谈蓝天之时,我们就应当知道,短短几天的APEC蓝意味深远。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习近平在这次会议上达成了中国减排协议,中国承诺2030年达到减排20%的目标。这几乎是困难的中美关系下,奥巴马政府从美中关系中获得的唯一进展。

APEC蓝

实事求是地说,继克林顿政府期间的贸易最惠国待遇、小布什政府期间的反恐合作之后,也是继这些中美关系纽带消失之后,减排承诺正在成为维系中美间合作关系、斗而不破的唯一可靠纽带,成为中国向美国、向世界承诺作为负责任大国、承认普世规则的几乎唯一的证明。更不用说,国际关系上,雾霾并不只是中国内部事务,而早已成为一种危及全球大气的国际公共品,使得中国政府无法拒绝国际关切。

事实上,PM2.5概念在中国的普及,很大程度上也源于美国驻华使馆的监测播报。美国,同样身为全球气候变化会议的保守大国,需要与另一个更保守的大国同进退。在这个意义上,雾霾议题符合中美两国的共同战略需要,符合中国最高层政治的政治期望。

第二种力量,是煤-油联盟的破产。20世纪初的德国有一支重要的保守政治势力,钢铁-黑麦联盟。钢铁代表克虏伯家族为首的垄断产业集团,黑麦代表东普鲁士的容克地主-军官团,正是他们的政治联盟决定着德国的军国主义道路乃至纳粹的兴起。

在过去十数年,中国也存在着一支类似的政治联盟力量,占中国燃料供应绝大部分和雾霾主要构成的煤炭-石油联盟。他们分别以出自产煤大省山西的官僚和巨商形成的“西山派”,和三大国有油企中的老大中石油以及中石油官僚们所控制的政法集团为代表。这两大利益集团最终在“闷声发大财”下养成利益集团,完成政治的派系建设形成政治联盟,却在2014年先后遭到毁灭性打击。

当然,这一打击的背景恰恰也是严重雾霾带来的国际压力和内部不稳压力所催生的新能源替代引发的相对价格变动,只有在煤炭价格下降和国际油价下降的条件下,这些利益集团乃至这一政治联盟赖以维持的垄断红利减少,才可能分崩离析,才可能被层峰摧毁,才可能被大V们公然直面逼问。如果继续追溯下去,欧美的新能源、页岩气神话、欧佩克组织的不限产等等,都为之营造了一个“国际大气候”。对比之下,河北的钢铁业已经形同僵尸,既已在APEC会议期间关停一个月,未来的产业彻底破产只是时间早晚,小角色而已。

第三种力量,环保部的扩权。或许是习惯了有官员陪同的官媒调查模式,普通观众也许都不会对雾霾调查过程中的环保部官员陪同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自然也容易接受环保部官员的各种抱怨,关于环评,关于产品标准,关于执法权等等。其实,环保部大概是部委机关里最懂得如何利用NGO和大V对付地方势力的。接下来便是环保部的坐大和扩权,这也许不算坏事。有煤-油联盟的衰落,就有新权力部门的崛起。指日可待的,不仅可以预期环评的约束硬化、环保部主导各类产品标准、排放标准,还可能第一次赋予环保部门以执法权,比如,有强行检查、搜证、封查、罚款、召回、关停的权力,甚至发展出专门的环境警察和环境检察院的组织机构,类似美国的火器药物管理局,合并现有的森林警察、渔业管理等执法力量,形成一支新的环境执法力量。毕竟,由此带来的机构调整和强力治理环境,倒是全面深化改革,也是中国领导人向外界交待如何实现减排的配套改革。

第四种力量,是大众。早在2013年雾霾锁华北之际,笔者便发出“全民反雾霾的号角已经吹响”的预言。所谓同呼吸共命运的说辞,其实包含着雾霾的社会效应,蕴含着环境运动的巨大空间。这当然为有关部门所不喜,担心社会不稳。同时,也为现有环境NGO无力或不敢触碰,如出镜的自然之友居然只满足于“从我做起”的些微小事,真的装的把雾霾当作私人恩怨了。

可是,即使公众对雾霾缄默不言,或者移民了事,对雾霾的不满也会转移到其他形式的社会不满,然后积累、积聚。城市中产阶级本来是小康社会的主体,一个可以用回归传统进行教化、用蓝天梦进行安抚的民粹集合,但分分钟都存在如梦初醒的觉醒时刻,在雾霾中发出喊声,打破小康社会的幻觉。

(2015年01月13日,北京市环保局发布污染黄色预警,戴口罩的游客在雾霾中游览天安门广场。图片来自CFP)

综上所述,雾霾既遮盖也显露出四种力量:一支来自外部,一支正在削弱的负面或者罪魁,一支野心勃勃的技术官僚群体,还有一支如火山休眠引而未发。是他们共同构成雾霾政治的四大角色和博弈力量。大V们不过是其中一支或两支的代理人罢了,本不重要。

如今,煤-油联盟已经破产,可以被归为雾霾的罪魁。也没有比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的四个全面更适合的框架了,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他们似乎都在不同程度上呼应着上述力量,有旧人哭、新人笑。“中国梦”,正在安抚其中最不确定的力量——觉醒的大众,他们既是观众,也是主角。

本文作者吴强为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政治学博士,现任教于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学院政治学系。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雾霾 雾霾政治 APEC蓝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