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独白:我的勤奋却激怒了美国寄宿妈妈

报刊文摘   杨松一澍   2015-02-12 10:24  

这是一个高中去美国做交换生的厦门女孩的独白,虽然讲述只有短短一年不到的经历,但读起来却颇有点惊心动魄。文中描述的寄宿家庭只是个例,但这一个例中还是体现出很多中美文化及不同个性发生冲突时的真实反应。

一、错觉

我参加的是高中交换生项目,寄宿在芝加哥旁边一个小镇上一户美国当地人家里,主人叫作Regina,单亲妈妈,在当地的小学交文学和音乐。领养了一个中国小女孩,Anna,十二岁。

开学前的两周后相处得非常愉快,她们对我相当的客气,也相当的尊重我的想法。和Anna时常去湖里游泳,全家一起玩游戏,一起办派对,邀请附近的邻居来,我弹琴,Anna唱歌。中介打来电话询问,我们都给了对方最佳的评价。

开学一周后,才发现别人说美国高中生轻松云云的话,部分是骗人的。六门课中选了四门的AP课程(统计、物理、化学、世界历史),外加一门试探性的旁听课,天文。为了多一点学分,早上加了小时课程,就是在正常上课前比别人早到一个多小时多上一门课,为此校车每天六点整停在家门口。加上要准备SAT和ACT,每天下午三点放学后跑完社团回到家五点多,就必须马不停蹄地在书桌前一项接一项地做。再之后为了竞选社长,还可能要赶一两个社团的企划。忙完已然深夜一两点。拉开被子一合眼就睡着,早晨五点起床洗个澡就一蹦一跳地去赶校车。

忙是忙,却也觉得充实,毕竟有种为自己的梦想努力的稚嫩奋斗感,却忽视了一件越来越明显的事,Regina和Anna似乎越来越不高兴。

于是有一天,辅导员打电话来问我说,你的寄宿家庭认为,你太专注于学习,分给她们的时间太少,她们觉得伤心。我想了一会,觉得是有道理的,于是答应会处理。之后便同Regina交流道歉。

之后,每天除了之前要坚持的那些学业负担,还要做家务,辅导Anna学业,和家人聊天。幸好在美国做家务其实并不是很累的事,把碗冲下装洗碗机里,衣服分下颜色放洗衣机再放烘干机,滚一滚完把碗拿出来摞一摞,衣服拿出来折一折就好了。

二、家务

我以为这个就是根本问题所在,努力改了就会好的。之后一个月,中介在月底的例行电话中突然跟我说,你知道吗,Regina给了C,这是最差的评价。中介说,Regina说,一、你生活不规律,每天很迟睡;二、你并没有真的跟达到交流的目的,她们希望你能多跟她们介绍中国。

幼稚的我以为自己可以处理好这些,不要让爸妈担心才是最重要的。于是便去找Regina谈心,我们谈了很久,我也以为彼此是真的敞开心扉。我也告诉了她因为自己很要强所以总想要最好的,也可能是中国国情的原因。她说,她并不想给我C的评价,只是她觉得伤心,因为她感到我到美国只是为了美国的好大学,她们不过是工具。

于是我就理解的Regina的心态,更认真地想要去颠覆她心目中的中国独生子女印象。我几乎包下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每一周我都要跪在地上用抹布把一楼一百多平方米的木地板用洗洁精抹一遍,湿布抹一遍,用干拖把拖一遍。剩下的房间的地毯和楼下的地毯吸两遍,房子的三个洗手间彻底的清理,包括马桶和浴缸。

三、意外

经历了一切最后却发现其实她们一家并不感激这些,对于Anna,我越容忍她,她越欺负人。而Regina,我却一直都猜不透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她依然对中介说我不好。

12月31日下午,Anna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玩,拿个小木板从小雪山上两个人一起滑下来的小孩玩的东西。我受宠若惊地立刻答应了。玩了十分钟,Anna让我一个人上,我一往直前地走了上去,下去前都会有推,但是Anna推得非常用力,我啊地叫了一声就往前冲,结果一下就脱离了小板滚了下去,实在很快啊就哗啦啦地侧滚到了侧面的栏杆,腿一勾,我的人却是要向前飞的,咯吱一声我感到脚踝一热,突然脚就像穿了我爸的衣服一样袖子往下掉了一截,然后方向不对地下垂了。

停下来后我恍惚了几秒爬起来,发现自己根本站不起来,一阵巨痛。Anna遥远地看着我,过了几秒她走近都没走近就往家里跑,Regina摇曳着她行动比较困难的身体走了出来,周围几个小朋友围着我问我怎么样了,显然大家都被吓到了。

终于,Regina带我去了医院。于是,我在病房里等到了1月1日,我的生日。

四、了结

后来,有个周六要考最后一次SAT。周前却一直在发烧。请了三天的假直到周六。Anna说,Regina周六生日,想办个惊喜派对。我说好,有什么我能做的。她就开始列这个要买那个要煮,这个要邀请,邀请函要怎么怎么样,家里要布置成这样那样。

于是我一一答应了。却突然想起来周六要SAT。Anna不悦,说随便,但是你要去不要跟Regina说,说了她就又要开始和中介打电话抱怨,我就支不走她了。我说,那好吧,我想,反正她又不关心我去哪。

周六,出门前Regina问我,你去哪。我说,同学家。她说,哦好。我去了,一直到下午两点回来,发现Anna什么都没有做竟然在玩电脑。我就开始布置这个布置那个,煮这煮那,打扫家里一直到六点客人都来齐,满屋子人黑黑的,Regina出现,灯亮,surprise!看到Regina高兴的表情。

Regina去拥抱Anna,问她说”you did this all by yourself?” Anna点了点头。Regina开心地亲着Anna,大家都开心地盯着他们。我笑了笑,累得坐下了,心想,自己并没有白吃白住你们家,再怎么样我都仁至义尽了。却没有想到那是自己在他们家过的最后一个周末了。

轰轰烈烈地下一个周末,Regina接到college board的信,有关我上周六的考试。她当即大怒,说我怎么可以对她撒谎,而且是在她生日的前一天,在她的surprise party上!我沉默,盯着Anna,Anna却扭转了头。我开始解释,到了一半的时候她挥了挥手,不愿再听,去给中介打电话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Anna冲下了楼。说,请你穿好衣服,Regina要跟你说话。过了十分钟,Regina下来。问我,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我沉默,想了想,说了那句我说了无数遍的话,I am really sorry。

Regina 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请在十一点之前打包好所有的东西离开我家”。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留学生 美国 教育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