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德健归来:台湾是“民主暴发户”

凤凰网   韩毓海   2015-02-09 15:29  

侯德健归来:我是一个客人,宁愿把意见保留

淡出公众视野已久的侯德健本周出现在凤凰网的专访中。

侯德健,台湾著名音乐人,代表作《龙的传人》《酒干倘卖无》《归去来兮》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起享誉华语乐坛,传唱至今。侯德健80年代在大陆生活期间,对大陆流行音乐界乃至文化界曾产生巨大影响。他在80年代末一度返回台湾,不久之后远走新西兰,此后多年渐渐消失在公众视野中。2006年,侯德健从新西兰低调回国。

最新这次访谈涉及方方面面。谈到自己熟悉的摇滚,侯德健认为摇滚乐“就是有人踩了你的脚嘛,你有多疼,你就有多摇滚”。它的几个特征:第一是年轻,第二是对现实生活的不满意,一种反叛,一种呐喊。现在还有没有摇滚乐的土壤呢?“我觉得永远都会有的,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世界不可能是一个完美的世界,尤其这个社会对年轻人经常是不公平的,一代的年轻人会发现越来越难出人头地或者越难提高自己的生活、达到自己的理想,越来越困难,这些就是我所谓的疼,只要有这个疼在,它肯定就有摇滚音乐。”

他发现,这几年大陆和台湾的摇滚音乐有一点调个个儿的感觉:台湾的经济和台湾年轻人的生存比大陆越来越困难了,那个疼的感觉是越来越重了。大陆由于经济发展,大家的生活都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改善了,那个疼没有那么疼了。

480

1980年代的侯德健(上图,右);近期做客凤凰网的侯德健(下图)。

侯德健虽然自己不玩微博,但他表示对网络时代一直是很期盼的,因为资讯的来源、资讯的取得成本、个人的时间成本都要相对低了很多,我们会变得更清楚、明确地得到自己想得到的资讯或者是想解决自己想问的问题。

至于网络上呈现出的娱乐化、消费化趋势,他认为本来这个世界也不需要大众去考虑那么高精尖的问题,大众就应该八卦一点,就应该问“谁跟谁好了没有啊?离了没有啊?结了没有啊?”这种东西才叫做大众需求,是娱乐的一部分。而真正比较深刻的问题,或者是结构性的问题,或者是科学性的问题、哲学性的问题,本来就是很少人之间的问题。

他还注意到,大陆这几年和他第一次到大陆1983年到1990年那一段时间比,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当医生的就可以好好当医生,开饭馆的就可以好好去开饭馆,不用在意或者过问其他的事情,有机会能够把你的专业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做到最好。过去在中国是不具备这个条件的,这是很难、很难得的一个现象。以前是动不动大家就去上政治课、开会去了。“现在中国进入了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就是每一个搞专业的人都可以相对地受到比较少的干扰,去做自己的专业,这是一件太开心的事情了。”

曾经在公共领域相当活跃的侯德健表示,现在对于一些公共事件、公共话题不太有公开表达的欲望了。“因为我的身份是个台胞,我进来是拿台胞证,我需要签证,我是一个客人。那么,如果我的观点主人不喜欢,我可能就拿不到台胞证了或者是拿不到签证了,我就不能再进来了。同样地,如果大陆的同胞去台湾旅游,台湾在搞选举,你可以去看,很热闹,但是如果你对台湾有特别强烈的台湾不喜欢听到的一种意见,我建议你别发表,因为你在那个地方是个客人,让他们自己去吵去吧,你作为一个客人在那边,爱观光就观光,爱做什么做什么,不要超过你的界限。我现在自己给自己画了一个杠杆,不是说我没有意见,而只是说我作为一个客人,我宁愿把这些意见保留了,给自己特别好的朋友分享分享。”

他整体的感觉,过去二十年台湾叫“政治暴发户”、“民主暴发户”。他整个对台湾想说的就一个字:“噓!”够吵了吧,需要那么吵吗?“不管是选举也好,游行、示威、抗议这些东西就好像是台湾的玩具,这种玩具,小孩拿到新玩具总是很新鲜,很热衷,热衷了一些时间以后,过个几十年就不会那么热衷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侯德健 台湾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侯德健 台湾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