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的公知们,请把顾准还给顾准!

《读书》杂志   吴法天   2015-02-05 14:55  

res01_attpic_brief

2015年是著名经济学家、思想家顾准诞辰100周年。不过,对顾准的纪念却从一场舆论风波开始。经济学家刘胜军将其师吴敬琏奉为顾准传人,却引来顾准之女顾秀林的批驳,后者痛斥当今思想界消费顾准成风。其实,对顾准的纪念最好还是回到他的思想,以辩证和历史的态度去对待他。

se15393371

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

顾准在《僭主政治与民主》一文中把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所建立的“斯巴达克同盟”误作“斯巴达团”。李寒秋先生指出了顾准这一许多人没有发现的明显错讹,可惜李寒秋先生不是客观地指出这一错误,而是把这一错误加以美化和神化。李先生在《有容乃大无欲则刚——谈伯罗奔尼撒战争的政治文化意义》一文中说:“顾准先生在这里显然弄错了。但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非常微妙与精彩的错误,倒是很值得细细体会研究一番。”李先生对此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像力:“不知道顾准先生是有意弄错,借古讽今,还是出于疏忽大意,遗漏了‘斯巴达克’的最后一个‘克’字。不过,不管怎样,偏见、疏忽和遗漏,未必都是不能容忍的,相反往往都是有益的。从一条走错了的道路,照样可以攀上真理的顶峰。当年初读顾准先生的时候,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虽然在记忆中模模糊糊是觉得顾准先生不够准确,但是当时宁愿相信是自己弄错了。因为顾准先生的看法极为精辟,触及了共产主义革命的本质。自己也因为接受顾准先生的观点而形成了一些自认为独到的观点。归根结底,事物的本质不会因为形式上的差错和细节上的不准确而改变。”在李寒秋先生眼里,普通人的错误就是错误,而顾准的错误就错成了真理,顾准的“偏见、疏忽和遗漏” 也成了“有益的”,成了“非常微妙与精彩的错误”。顾准的错误不再是错误,成了句句是真理的谶纬和微言大义。

Img316201793

顾准的这一误置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偶然的错误,倒确实像李寒秋先生所说的那样,触及了某种“本质”,或者直截了当地说,触及了顾准思想的本质。在顾准的思想中存在着这样一种二元对立的结构:“希腊政治史和希腊政治思想史一样有两大潮流汹涌其间:雅典民主的传统,和斯巴达民主集体主义,集体英雄主义……的传统。雅典民主是从原始王政经过寡头政体、僭主政体而发展起来的,斯巴达传统则始终停留在寡头政体的水平上。” 顾准实际上把对于希腊政治史和政治思想史的描述作为了现代政治史和政治思想史的隐喻。也就是说,他把古代希腊的这两大潮流比作当代相互对抗的两种政治制度和政治思想体系: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而顾准认为资本主义是民主政治,共产主义则是寡头政治。顾准的这种简化和隐喻在下文中有直接的表述:“如果说雅典民主引起了世世代代民主主义者的仰慕,那么,必须承认,斯巴达精神也是后代人仰慕的对象。它的尚武精神,它的平等人公社,它的看来是‘共产主义’的平等主义的生活方式,都使得它在古典希腊时代的政治生活中起重要的以至支配的作用。”顾准说:“斯巴达本身的历史表明,藉寡头政体、严酷纪律来长期维持的这种平等主义、尚武精神和集体主义,其结果必然是形式主义和伪善,是堂皇的外观和腐败的内容,是金玉其外而败絮其中……”顾准的思考有着明确的思想指向,这就是斯大林主义以及现实社会主义。顾准所说的斯巴达精神或斯巴达体系就是指现实社会主义的军事共产主义形式。

t0103350a0891bce2fe

在某种意义上,在顾准的脑子里,不仅已经把民主和资产阶级的议会民主等同了起来,而且已经把民主和资本主义等同了起来,同时把共产主义等同于军事共产主义。很显然,顾准把当代共产主义思想体系等同于斯巴达体系包含了他明显的思想偏见,说明了顾准对于资产阶级议会民主的崇拜和对当代共产主义思想的片面理解和无知。

事实上,顾准把“斯巴达克同盟”当作“斯巴达团”,包含了对于“斯巴达克同盟”的严重曲解和对于李卜克内西、罗莎·卢森堡的思想的极大侮辱。斯巴达是古希腊奴隶主的残暴统治,而与此相反,斯巴达克则是古罗马奴隶起义的领袖,马克思曾经热情赞颂过斯巴达克是“古代无产阶级的真正代表”,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因此把它作为自己的革命组织的名称。顾准把斯巴达精神理解为集中主义和纪律,而把“斯巴达克同盟”以及李卜克内西与卢森堡的思想理解为这种集中主义和纪律的最典型的代表,这是完全背离了历史事实的主观臆断。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顾准 顾秀林 自由民主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