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许公知放炮,不让五毛打枪?

国资观察   黄纪苏   2015-02-01 00:42  

贺卫方.webp

日前,一位微博账号名为@叙岚的女孩子,在自己的微博上刊登了一篇题为《高校宣传思想工作难在哪里》的文章。

从内容上看,此文的立场、观点其实谈不上尖锐。只是对中央加强高校宣传思想工作建议的一个解读,同时谈了几句关于《辽宁日报》调查高校教师事件的看法。仅此而已。然而,此文已经发出,在网络范围内竟然引发了轩然大波。不少“大V”、“意见领袖”对这个女孩子群起而攻之,大有置之于死地而后快的意思。

那么,此文到底在什么地方戳到了“大V”、“意见领袖”们的痛脚呢?为什么他们会对这样一篇文章如此痛恨呢?或者说得更进一步,除去此文本身之外,有没有其他方面的原因,让“大V”、“意见领袖”们容不下这篇文章,容不下这个女孩子呢?

纵观全文,真正刺痛了“大V”、“意见领袖”们的,其实只有一段,就是“贺卫方在微博中大谈宪政,陈丹青在其微信公众帐号以《大家别去美国!一个愚蠢而落后的国家》为题,内容却是对美国的过度美化,诱导效果可见一斑。”

虽然文章作者在此之前并未太多的表露自己的好恶,但在这段中,她将矛头直接指向了鼓吹西方社会制度的贺卫方,和美化西方社会现状的陈丹青。亮明了自己是反对走邪路、反对片面吹捧西方社会的,明确告诉大家,她认为贺卫方、陈丹青错了,认为这种人的影响不好。

正是这一段,让“大V”、“意见领袖”们如鲠在喉。这群人一直以来都试图按照西方的样式改造中国,把中国引上邪路。近年来,中国在经济、科技、文化等各个领域都有长足进步,而西方却处于渐渐没落之中。这毫无疑问的证明了中国道路的正确性。

但这些人却无法承认这一点。因为一旦承认,他们就要跟自己的过去决裂。他们会失去辛辛苦苦买来、骗来的粉丝们的钟爱,失去关注度,失去曝光率。最终会被社会所淘汰。然而不承认自己错了,他们就必须用新的谎言去掩盖旧的谎言,用造谣的方式证明自己的正确性。所以“大V”、“意见领袖”们痛恨这篇文章。

然而,假如仅仅是这样,那些“大V”、“意见领袖”们对这篇文章无非只是看不顺眼,不舒服。一两个人骂一句,挖苦两声,或有之,但绝不至于上升到集中火力围剿的地步。须知网络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舆情热点,所有热点都是人为制造的。

一次突发社会事件、一部有吸引力的文艺作品,有时可以起到引发一定舆论热度的作用。但如果没有后续跟进的炒作力量,任何舆情热点都会迅速冷却。像@叙岚这样,本身名气不算大,文章观点也并非极其尖锐的,如果不是有人故意要整她,要搞臭、搞倒她,这篇文章恐怕瞬间就沉下去了,连个泡沫都砸不起来。

那么事情何以如此呢?这就要关注一下文章以外的情况了。具体讲,就是@叙岚的真实身份,对此事的影响。

这个微博账号的操作者是个年轻姑娘,姓徐,刚刚毕业不久,在浙江某市宣委工作。正是她这个身份,才导致她遭受如此疯狂的围攻,遭受如此不堪入目的谩骂。

事实上,类似事件在网络上发生过多少次。比如陈明鸣副省长,仅仅批评某些人不爱国,就遭受围攻;比如林治波社长,不过是对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死难的人数做了很正常的质疑,就引来骂声一片;比如罗援将军,才说了一句“外保国权,内惩国贼”,就被“大V”、“意见领袖”们扣了无数顶大帽子;比如戴旭大校,出于军人保家卫国的职责,指出国内存在境外反华势力的利益代言人,就被污蔑为极左;比如上海的宣传干部杨华同志,一片拳拳爱国之心,只是言语上稍稍激动了一点,就遭受各方面巨大压力,要他闭嘴……

体制外的人爱国、爱党,也会受到抨击、污蔑和谩骂,笔者就有过不止一次类似遭遇。但其规模、力度都很有限,多半只是几个反华“大V”、“意见领袖”的粉丝,自发的来口出几句恶言而已。

体制内的人爱国、爱党、维护国家利益,必然遭受集火打击。如果这位体制内的爱国者是从事新闻宣传工作的,这种打击力度还要放大很多。

以笔者从事新闻媒体行业的经验来分析,类似规模的集火打击,需要有很强的协同能力,同时还要有很大的资金流支持。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所有反华“大V”、“意见领袖”,一旦到了线下,单独面对各级官员的时候,往往会表现得很“乖”,别说不敢像在网上那样攻击漫骂,有时甚至还会非常谄媚。其言论也会立刻正常起来,不再充斥着“中国劣根性”、“体制问题”等鬼话,说不定还会喊两句爱国口号。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可一旦到了网上,这群人马上就会露出狰狞的嘴脸。敢于咆哮着向爱国官员、军人、公务员们泼洒最肮脏的污水、口吐最污秽的恶言。

如果近距离观察一个反华“大V”、“意见领袖”,你不会认为他精神分裂。之所以他们在网上线下的行为会割裂到这种程度,主要原因有两个。

对于多数在网络上以反华、反体制面目示人的“大V”、“意见领袖”来说,这种现象是经济因素决定的。他们靠兜售反华、反体制的言论出了名,得了好处,有的到处出书、讲学,有的被各地方政府聘为座上宾。依仗的就是时下舆论领域弥漫的反华、反体制思潮。一旦这种语境被破坏了,他们就会失去头上的光环,甚至失去饭碗。

这部分人数量众多,由于涉及到自身利益,他们的火力也非常猛。属于抨击、谩骂的主力。但他们实际上也是盲从者,真正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是这类事件的发起人、组织者。

这些发起人、组织者起到了多大作用呢?首先他们要准备文案,确定抨击、谩骂的方向乃至各人的台词;其次他们要协调旗下形形色色的反华“大V”、“意见领袖”,约期共举,有组织有计划分波次的对目标人物展开围攻;第三他们要动用手中掌握的水军,分头攻击敢于站出来为目标人物说公道话的旁观者。

用这几招,他们可以彻底孤立目标人物,瓦解其意志,动摇其立场,即便不能把目标人物骂到转换阵营,起码也要把他(她)骂得不敢出声。同时还可以在互联网上形成一面倒的舆论环境,让意志薄弱、立场不坚定者认为反华、反体制者是正确的,错的是爱国者。

事件结束后,这些发起人、组织者还要论功行赏。对水军来说是计件工资,对“大V”、“意见领袖”来说,也许是邀请一次讲学、一次调研,或者是出一本书、认识几个人。总之,无论采用什么方式,利益输送是一定会有的。

比如说,《环球时报》年会上,一个学者大放厥词,当场被一位将军批评为“马列主义教员不信马列、社会主义学者反社会主义”,其结果,在会议结束后那个胡言乱语的学者居然被某些人捧为“英雄”,到处参加饭局,身价倍增。

这些反华、反体制的骨干分子们,他们是什么人,受谁的指使,要干什么呢?

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这群人或者早年曾经出国,或者干脆是外籍身份,也有一部分是港台籍。以艾未未、薛蛮子、李开复等人为代表人物。@叙岚提到的陈丹青也是一个,无非是地位高低、力量大小的区别而已。

要做成他们要做的事,就得既有钱、又有闲,说他们背后没人支持,鬼也不信。事实上他们就是境外反华势力的代言人,目的就是要搞乱中国。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又要给笔者扣上一顶“余孽”或者“小将”的大帽子。不少网友说不定也会觉得笔者是危言耸听。但某些国家能够公然派出军事、准军事部队跟中国争夺岛屿、领海,能够在中国周边部署重兵。难得他们会傻到连在中国收买几个代言人,让中国人自己斗自己这种事半功倍的招数都想不到吗?

与之相唱和的,要么是因为学术水平不行,在院校里被边缘化的教师;要么是学识不够,除了抨击谩骂别无所长的媒体人;要么是贪赃枉法,害怕被清算的官员、商人。

他们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要让党的干部不敢站出来为党说话,就是要让党的文宣机构不敢为党宣传,就是要把持中国的舆论控制权。以便最终实现他们推墙、沉船的目的,并期望在这一过程中获得更高地位、更多资源,或者洗白自己,把非法利益合法化。

前苏联解体前,列宁格勒工学院的一位女教师曾经在《苏维埃俄罗斯报》上发表过一篇名为《我不能放弃原则》的文章。虽然文章受到广泛支持,但作者和报社都遇到各种压力,甚至遭遇迫害。次年,曾经雄踞一方的苏联就瓦解了。

苏联瓦解之后,美国获得一超独霸的国际地位,一手策划并实施了瓦解行动的少数苏联权贵也捞取了足够的利益。但前苏联的人民却在很长时间里沦入缺衣少食的悲惨境地,人均寿命直线下降。直到另一个强势领袖上台,俄罗斯才依靠出售资源勉强扭转颓势。

然而即使到了现在,俄罗斯依旧没能恢复完整的功业体系,没有能够恢复当年苏联的国际地位。一旦石油价格动荡,其国家立刻再次陷入困境。

从某个层面来讲,人口众多,人均资源稀少的中国甚至还不如俄罗斯。如果制度瓦解、社会崩溃的事情发生在我国,我们的情况只会比苏联更糟糕。

笔者相信,绝大多数人是爱国的,无论是以哪种方式,无论希望中国向什么方向发展。那么我们就不该成为反华、反体制势力的帮凶。绝大多数普通人只有在社会稳定的情况下才能安居乐业,除了少数唯恐天下不乱的疯子,大家都是拥护稳定的。那么我们就不该眼睁睁看着舆论界彻底沦陷,看着爱国官员、公务员遭受围攻。

现在,到了沉默的大多数表达意见的时候了。

(本文作者为张忆安)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公知 五毛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公知 五毛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