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当年的晋商怎么没发展成资本家?

韩毓海   2015-01-26 13:13  

01300000044935119752957392861

摘要:我们现在有三个学科散布的一些似是而非、很流行的说法,都存在很大的问题:法学、经济学、文学。西方经济学当中包含的东西很多,比如货币经济学、福利经济学、制度学派、凯恩斯学派、发展理论,现在我们只讲市场、只讲古典经济学,这本身就是对西方经济学的阉割。同时,我们不能否认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西方经济学的一部分,社会主义是欧洲文明的一部分,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无法摆脱周期性的危机,这个已经被检验,全世界都承认。

历史上的晋商是个不断被言说的话题,尤其是在全球经济危机的阴影还没有摆脱之时,西方媒体不惜整版探讨它何以在中国的历史上崛起,创下了几百年的基业。而其成因,在小说家成一的《白银谷》与《茶道青红》中有非常形象生动的描述,而由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忠义的资本》,从晋商在各地建立的山陕会馆做文章,可以说是对成一小说的有力呼应。

北大教授韩毓海在其几年前的著作《五百年来谁著史》中野意在对16世纪到19世纪的中国与世界做一打通了的描述与论说,试图为中国19世纪的衰败以及西方世界的崛起做出自己的结论。其中亦多有论述涉及到晋商。

虽然这并不是这本书的主要论题,某些“说法”在一些人看来,仍然很像《货币战争》,所以网上对它有“《货币战争》历史升级版”一说。但我并不同意这个简单论断,事实上,这本书的坦诚开阔与历史纵深感,是当下许多看似观点类似却又空有口号之书无法比拟的。比起他的结论,我更感兴趣的是:作者把一些当代话题置放在一个宽广的历史维度上探讨的尝试,该书增加了我们对历史中的国家制度,国际关系,地缘政治,货币政策,政治与交通种种学术问题的新理解。尽管你也可以笼统地说,这些看法与立论,无非就是时下被视作“洋派”的知识分子的观点罢了。其实观点的分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不能带来思维的撞击。忘了谁说过这句话:“我会发表我的声明,如果我错了,很好,它将是历史参考的一部分。”因此,我把此书也当作回看历史的参考。

下面是韩毓海先生与采访者关于晋商的一番探讨:

一、晋商兴起,始于交通

孙:晋商是个有趣的话题,不仅企业家重视,老百姓也爱谈,毕竟有《乔家大院》、《白银谷》这样的电视剧已经深入人心。所以看你这本书,只要说到晋商,就会特别感兴趣。我倒不都同意你书中每个看法,但是我很欣赏你看事物的方式,回到晋商这个话题,你这样的探求角度给人的启发是,晋商的兴衰,并不仅是一个商业的成败问题。而是多个方面的蝴蝶效应所致。我们先从晋商之兴谈起,除了通常人们理解的那些,你认为还有哪些原因?

韩:首先是交通。商品贸易和通货都与交通关系最大。山陕在历史上都是非常了不得的地方,最近我去山东聊城,在明代的古运河边上,矗立着一个庞大的古建筑群,叫山陕会馆,就是明清时代山西和陕西商人沿着运河在南北之间运送物资的商馆,1885年黄河改道之后,由于北方运河断绝,聊城(明代的东昌府)、临清这些《水浒传》、《金瓶梅》中所描写的明代商业都会,如今都衰落得不成样子了,近代以来,山陕两省更随着中国交通和贸易线路的变化,逐步丧失了其经济核心地位。当然,今天陕西在想自己的办法,比如说重建欧亚大陆桥头堡的地位,这就是因为商业、贸易的发达首先跟交通有密切关系。陕西当年的繁荣,固然因为它是关中腹地、物产丰富,更因为它有五条大路从西安通往世界。这五条道路分别是:一,由长安向洛阳、经黄河下渤海湾到东北,入朝鲜和日本九州。二,经长安到蒙古。三,经回鹘国北向贝加尔湖。四,通往地中海的陆上丝绸之路。五,经运河到南方口岸,由海路抵达波斯湾,与陆上丝绸之路在今叙利亚位置汇合。这就是条条大道通长安的意思。

山西同样如此,它的兴起与明清期间,中华帝国要开通通往北方蒙古的道路有关,也跟山西产盐有关。山西有个地方叫解州。黄帝蚩尤打仗,就是争那个地方的盐池。中国历代,盐都是国家专卖,一般市场价格是生产价格的三十倍。自唐以后,中国国家土地税收就很少了,国家税收绝大多数靠盐利。盐是国家最主要的税源。汉以降有个制度叫均输,就是国家把全国各地的东西按交税的方式聚拢国库,缺物资时国家拿出来平抑物价。宋朝把运送税收物资的工作交给指定的商人,运粮、军需,也不用运到朝廷国库,而是直接运到北方边关。作为报酬,国家给你盐引――也就是贩盐的资格,这就叫“开中法”。明朝因为边关问题,蒙古问题(明朝,北方蒙古的势力一直很大,北方蒙古政权叫北元),于是就修明长城。九边有大规模驻军,驻军就需军粮,山西商人靠运粮拿到盐引,通过运河将南粮北运,再把山西的盐卖到南方。晋商最初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孙:嗯,这个在采访成一先生时也听他说过,晋商三大块,明代的盐商,清中期的茶商,清晚期的金融业。不过看你这本书很能看出,尽管晋商靠从内部自发而生的制度创新有了发展,但它们还是没能成为现代经济学意义上的资本家。

韩:晋商和欧洲金融资本完全不一样。尽管10世纪的宋代中国的贸易活动就是世界性的,尽管元代和明代进一步从陆地、海洋方向扩大了以中国为核心的世界市场,尽管利用煤炭冶炼的技术早在宋代的瓷州窑中已经成熟,一句话――尽管自公元10世纪以来中国就是世界生产、贸易和市场的核心,但是,中国注重生产和贸易的经济方式,中国式的发展道路也不会走向欧洲式的金融制度,因为欧洲形成的金融制度,主要跟战争国债制度有密切关系。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晋商 资本家 国家能力 税收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