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亚洲边地:一位清华老师与一群清华学子的远征

独家网   李希光   2015-01-25 21:50  

编者按:本文为清华大学李希光教授新书《写在亚洲边地:改变清华学子一生的大篷车课堂》的精彩摘选,由李希光老师授权独家网发表。此书系李老师与学生们15年来在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实地考察的笔记,可谓是一部述尽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的难得之作。本书由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先生亲自作序,此序亦一并附于文中,望予读者们以感怀深思。

大篷车-封面(上、下)示2

题记:过去15年里,李希光每年带着几十名学生,走出清华校园,乘火车、汽车或是骑马、骑骆驼、步行,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采访上课。上课的地点在长城烽火台上、西北戈壁滩、草原佛塔下、漠北毡房里、贝加尔湖边的小木屋里。李希光刻意带领学生去往这种宁静的、没有网络和电视的地方读书、思考和写作,激发学生的好奇心,以及读书和写作的冲动。“大篷车课堂”让学生读到他们很少接触的中外名著,如法显的《佛国记》、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丘处机弟子写的《长春真人西游记》,还有西人写的《大博弈》,等等。

图片1

作者与杨明皓先生在斯里兰卡的海边

在这个充斥着大众媒体与社交媒体的社会,学生正在成为信息的被动接收者。本书作者创立的“大篷车课堂”旨在将学生的头脑当成身体上的肌肉一样进行锻炼。在这个媒介化社会中,学生被分为两种类型。人数多的那一类会对外来文化做出直观回应,并反映在他们的思维与写作上。他们容易看到表面上的东西,写的文章没有深度,写新闻更是太快、太冲动,不去花时间思考。只有少部分学生在亚洲边地旅行、接触外来文化的过程中会有分析性的回应。这第二类人的思想有深度得多。作者训练学生用更理性的分析方式看待不同的文化与人类,用自己的双眼去观察生活在不同环境下的人们,摆脱大众媒体刻板成见的束缚去搜寻异国他乡的故事。

在过去的15年中,作者带着累计超过500名学生,用自己的双脚、双眼寻找真相,并用自己的思维去解构当代媒体和学界关于生活在亚洲边地上的人的“神话”。借用了古代商人和朝圣者的“大篷车”概念,作者与其友人杨明皓(Miles Young)共同指导这个“充满思想火花的大车店”。“亚洲边地的课堂”旨在通过去亚洲边地旅行、阅读并撰写其风土人情来鼓励跨文化对话。

“大篷车课堂”是一次共同的探索,是由好奇心驱使的开阔眼界的旅行,其目的在于拓展学生的视野并提高其写作能力。“大篷车课堂”用亲身体验的方式进行“慢新闻”的教学。无论是在“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犍陀罗文化圣地、俾路支斯坦、戈壁沙漠、楼兰古城,还是在西伯利亚铁路、乌苏里江、贝加尔湖、唐努乌梁海或是蒙古,学生们都需要花很长时间来阅读,并在写作前进行头脑风暴。学生们还需要采访各式各样的当地人,比如深入到尼泊尔的草根人群中,采访生活在那里的革命运动领袖。

15年来“大篷车课堂”出征20余次,本书选编了其中14次并分为上、下册:“走向塞外和漠北的草原丝绸之路”、“走向西域和藏区的佛教丝绸之路”。上册包括7处:荒原列车去漠北(2014年夏 蒙古)、远逝的唐努乌梁海(2012年夏 图瓦)、苏武牧羊的贝加尔湖(2008年夏 俄罗斯)、远征乌苏里江珍宝岛(2005年秋 黑龙江)、塞北凤凰城(2005年春 北京)、长城脚下得胜堡(2004年秋 山西)、科尔沁的诱惑(2003年秋 内蒙古)。下册包括7处:穿越法显海上求法之路(2013年夏 斯里兰卡)、探访玄奘西天取经地(2012年春 巴基斯坦)、喜马拉雅无媒体生存(2010年夏 尼泊尔)、沿着古长城走丝绸之路(2009年夏 甘肃)、坐着火车找寻香巴拉(2007年春 西藏)、重走藏区红军雪山草地路(2002年夏 四川)、罗布泊里探楼兰(2000年夏 新疆、内蒙、甘肃)。全书从学生千余篇纪实作品和采访手记中收录了这200多篇。

大篷车地图-新副本

 本书精彩摘选目录:

陈吉宁校长序《大学应该培养什么样的学生?》

序篇

第一篇 亚洲内陆的旅行记者

 第二篇 学习“慢新闻”的大篷车课堂

 第三篇 以实践为主的教学

 第四篇 思想的大篷车

 第五篇 穿越帕米尔山区

 第六篇 穿越戈壁沙漠

 第七篇 在亚洲北部边地

 第八篇 行驶在西伯利亚铁路

 第九篇 远征乌苏里江上的珍宝岛

 第十篇 喜马拉雅山中的无媒体生存

 第十一篇 在普拉昌达主席的家中

 第十二篇 荒原列车去漠北

第十三篇 夜宿蒙俄边境线

 第十四篇 一种回归人性的经历


大学应该培养什么样的学生?

                                                            ——《写在亚洲边地》序言

清华大学校长 陈吉宁

南西伯利亚广阔的草原上,几只苍鹰在蓝天白云下舒展着宽大的翅膀自由自在地低空盘旋。夕阳给洁白的佛塔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晖。在草地上铺上两块布,学生席地围坐在65岁的敖德汀娜跟前,听这位藏传佛教信徒讲故事。她说,“你们能跟着老师来到遥远的图瓦,是最幸福的人。我的孙女跟你们一样大,她在俄罗斯城市读书,但她没有这样的旅行学习机会。你们要珍惜人生,不自大,不嫉妒,不抱怨,不撒谎,不说别人坏话。心胸要像草原样宽广,能包容,能让就让,该退就退。”

这就是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李希光教授开设的大篷车课堂。李希光带着学生去亚洲边地上课,一上就是15年。如果让一个教授带着学生去漠北在蒙古包或草原上课,跑一趟,满足一下好奇心,就够了。真没想到李希光不仅自己其乐融融地在那些“荒蛮之地”上课,他每年带去的学生也很快与当地的老乡融为一体。

眼前的这本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写在亚洲边地》收录的作品是李希光从过去15年里上过他的大篷车课的500多名学生的作业里挑选出来的。书很厚重,但回想过去15年一个老师为500多名学生在野外上课所付出的艰辛劳动,更是沉重的。

早在十多年前,李希光的“大篷车课堂”开设两年时,清华大学的老校长顾秉林专程到密云听李希光的教学示范课,并确定李希光主讲的“走在路上的写作艺术”为清华首批新生研讨课。

李希光教授的“大篷车课堂”的教学理念是当前清华大学教学改革和人才培养所提倡和支持的。在中国步入世界强国的今天,清华大学的学生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胸怀去看世界、看自己的国家、看自己的周边邻居?中国发展从过去的融入世界到今后的引领世界,所需要的骨干人才,不仅要关心中国,也要关心世界;不仅要懂得中国,也要懂得全球;不仅要研究发达国家,也要关注发展中国家;要能够跨越自己的国籍和文化背景,站在整个世界的视角去观察和思考。“大篷车课堂”把学生带到“亚洲边地”有两层意义:一是中国中心看边地;二是边地中心看中国。究竟谁是谁的边疆和域外边地?这是让学生站在不同的位置去理解不同文化和民族的中心、边疆、边陲、边地、国家、世界和天下。

今天的学生在理想追求、价值观念、胸怀视野等方面面临严峻考验。像清华这样的大学要培养的不是有一技之长的匠人,而是具有领导力的未来社会引领者、开创者、建设者。因此,在工具性知识越来越多的当代社会,怎样培养非功利心的人,如何帮助学生掌握未来成长最重要的价值和能力,避免人生目标的功利化、庸俗化,是学校面临的又一个重大挑战。“大篷车课堂”把写作课搬到异乡、陌生的丝绸古道上去讲,这是在培育一种胸怀和价值。“大篷车课堂”上课的地点在历史上和现实中跟中国密切相关。在亚洲边地上课,会发现中国的文化与世界文化的直接联系,从希腊文化、印度文化、波斯文化到阿拉伯文化,从佛教文化、萨满文化、伊斯兰文化到基督教文化是如何与中国本土文化交流的。亚洲边地的大篷车课堂也是一种大视野审视和思考中国边疆重大问题的极佳观察点,从这里可以发现现实的丝绸之路国家与中国的密切关系。

很多老师停留在把传授知识作为课程教学的核心,忽视了学生的能力培养和价值塑造,甚至是只教书,不育人。同时,还反映出我们的培养体系和环节不合理,学科交叉融合不够,师生互动太少,教学评价激励机制亟待改革。我们所要培养的学生,不能只贪图过舒舒服服的小日子,不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必须是有抱负、有思想、有远见、有担当的时代英才。广大教师必须承担起学生价值塑造的主要责任,通过“言传”和“身教”来感染学生,用人格魅力和学识魅力陶冶学生的情操。为此,我们的教师要利用每一个教学环节、创造一切机会加强与学生的接触和交流。过去15年里,李希光每年带着几十名学生,走出清华校园,乘火车、汽车或是骑马、骑骆驼、步行,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采访上课。上课的地点在长城烽火台上、西北戈壁滩、草原佛塔下、漠北毡房里、贝加尔湖边的小木屋里。李希光刻意带领学生去往这种宁静的、没有网络和电视的地方读书、思考和写作,激发学生的好奇心,以及读书和写作的冲动。“大篷车课堂”让学生读到他们很少接触的中外名著,如法显的《佛国记》、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丘处机弟子写的《长春真人西游记》,还有西人写的《大博弈》,等等。

跟随“大篷车课堂”旅行时,学生们以两三人的小组为单位行动。白天,学生们在边远山村走动并与陌生人说话,他们不仅学习与外部社会开展文化交流,还学会在小组内持续地交换想法和经验。晚上,所有小组都回到营地之后(这个营地可能是一顶毡房、一间咖啡屋或者一家旅馆),整个班的人集合起来,汇报他们白天发现的一个有趣的人或者故事。教师以旁观者和组织者的身份听取学生们的报告。他并不会做出任何评判,但是会用指导性的问题打断学生,来帮助他们找到故事的焦点,或是挖掘更多细节,或者形成一个更相关的写作主题。

在网络时代的今天,文科学生的写作貌似十分容易,通过关键词或相关词检索很容易地围绕一个主题,用一串串专业术语、一堆堆学术套话,堆砌起一篇万言书。但是,许多学生不会使用简洁、简单、清晰和充满人性的语言文字,准确记录和直接描写人类的日常生活、文化历史和社会政治活动。而这种写作却是人文教育的根本。在丝绸之路上教采访写作不仅是写今天的故事,也是写明天的历史。什么是真实的新闻和历史?客观存在的原生态的、没有经过文字和图像加工的新闻和历史,是学生走到这些亚洲边地,亲眼看到的、亲身采访到的,没有经过大众媒体和网络修饰和过滤的事实。“大篷车课堂”带着学生去没有听说过的地方,学生不带偏见地去采访,完全是好奇心激发的。学生在宁静的原野里采访上课写作,不仅能准确真实记录亲眼所见、亲耳所听,最关键的是,学生在学习一种善良的、有尊严的、有智慧的、微笑的、幽默的、有思考的、不冲动的原创写作。那是一种摆脱大众媒体和网络肤浅、浮躁和暴戾的真诚写作。

我高兴地看到清华有李希光这样的教师,他不仅不知疲倦地带着一批又一批学生奔赴千里之外带学生实地写作,大量批改学生作业,他还有心地把15年来的学生作业积攒下来,编成这本书。我祝贺《写在亚洲边地》一书的出版,祝福大篷车课堂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走得更远、走得更宽。

2014年11月18日 于清华大学工字厅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34567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写在亚洲边地》 李希光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