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教授治校?来看看哈佛你就傻眼了

有言如玉   郑渝川   2015-01-25 11:10  

编者按:在中国关于大学改革的讨论中,有两个长期话题,一是中国何时有哈佛大学这样的国际名校,二是教授治校。好像只要美国就是大学治校似的,只要中国大学成为美国大学那样,就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但事实并非如此。美国大学的治理同样因为校长风格而变,同样存在“斗争”。而且,那些曾经在政治舞台上辉煌一时的明星教授一旦回到大学担任行政职务,同样会用他们在政治斗争中的手段去赢得校园政治斗争,就算是学生抗议也没用。

1999年2月,《时代周刊》选定时任美国财长罗伯特·鲁宾、副财长拉里·萨默斯、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三人为封面人物,称他们是“拯救世界经济的三人组”。9年多之后,这3个人将因放纵金融冒险引发金融危机而受到舆论讨伐。萨默斯尽管押对了宝,较早加入了奥巴马的竞选团队,但奥巴马却意识到这位大名鼎鼎的美国前财长(1999-2001年顶替鲁宾出任)、哈佛大学前校长的名声太过糟糕,因而始终拒绝将其任命为财长。伯南克离任美联储主席时,萨默斯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没想到美国媒体在提及他时,还是以“性别歧视者”来称呼他。

u=3808966363,1923766751&fm=21&gp=0

萨默斯曾任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萨默斯是不折不扣的学术兼政治精英。他是美国乃至世界最为著名的经济学家,虽然他跟中国很多名气稍逊的同行一样,没有什么开创性的见解,只是发表过很多老调重弹的论文,唯一的长处就是擅长搞关系。在经济学领域,他的舅舅肯·阿罗、伯父保罗·萨缪尔森都曾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公认的经济学大师。萨默斯早在其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期间,就表现出好争辩的特质,这种特质使得他在拥有权力后,会毫不留情的打击对手。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世界银行任职期间,就被当时的同事萨默斯给活生生排挤出了世行。

世行任职期间,萨默斯干的都是大事,即为受援助国制定经济政策。他此前只给成名的经济学家和政客当过跟班,并无半点经济政策的实操经验,更没有在美国产业界、华尔街摸爬滚打过,却可以以37岁的低龄出任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要说这不是裙带政治的产物,要说他没沾伯父和舅舅的光,大概没人会信。萨默斯所制定的政策很好的强化了世行及美国金融企业对受援助国的控制,却加剧了多数援助对象的经济窘境。

在被评为“拯救世界经济的三人组”中的一员前,萨默斯成为美国历史最有权力的副财长,他个人主导了美国对墨西哥的金融援助,敲定了美国及其控制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处理政策,这些政策在后来都被推翻重来。

2001年10月12日,离开美国财长职位几个月的萨默斯,受邀出任哈佛大学校长。哈佛大学董事会认为他们选对了人,主要的理由是,美国财政部的雇员多达12万人,萨默斯管得好,当然没理由管不好师生总人数少得多的哈佛。萨默斯在华盛顿和华尔街拥有深厚人脉,这不是他的前任尼尔·陆登庭所能媲美的,意味着前者将轻松赢得更多筹款——筹款是人们此前通常所认为的哈佛校长的主要工作和职责。

事实证明,哈佛大学和萨默斯本人都将因这起任命而感到后悔。

萨默斯为什么想推倒重来

美国作家理查德·布瑞德利所著的《哈佛,谁说了算》一书,2005年在美国出版,全书成稿在2004年。布瑞德利写下这本书时,萨默斯在哈佛的“统治”正进入鼎盛期,还没上演那起让他灰头土脸的涉嫌性别歧视的事件。但布瑞德利已经从萨默斯上任后的管理方式和领导风格,捕捉到这名强势校长跟哈佛的“双输”结局的信号,不能不说是极富洞察力的。

萨默斯在哈佛究竟干了哪些不得人心的事情?在讨论这个正题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哈佛,谁说了算》对萨默斯出任哈佛校长之前,这所全球最有名、最有钱、最多争议的明星高校是所什么样的学校,哈佛的校长为什么不好当。

哈佛大学建于1636年,在萨默斯之前的历任校长,都遵循其建校传统,简单来说,就是校长负责扮演专司筹款的“虚君”,而各学院的院长和教授拥有极大的自治权力。哈佛太有钱了,20世纪90年代,这所学校的资产规模就达到了190亿美元,但资产管理却一片混乱,教职员工和学生团体的贪污腐化问题逐年增长。

萨默斯的前任尼尔·陆登庭是个标准的服从于哈佛传统的校长,四处募集捐款,却并不过多过问各学院和教授们如何使用捐款。陆登庭相当亲和,他只要跟人见过面,必然要亲笔手写致谢函,每篇篇幅都有好几页。陆登庭还积极推动20世纪60年代末期以来的反种族歧视等民权运动,关心公民权利,对哈佛校内弱势族群研究项目和院系给予更多支持。

《哈佛,谁说了算》也谈到,哈佛存在的一个长期问题是,很多教授对教学缺乏热情。有别于耶鲁和普林斯顿大学,哈佛的教授更愿意让研究生去承担实践教学、指导学生、给论文和考卷打分,而自己则忙于到处走穴。已经脱离学术生活十年之久的萨默斯,被视为终结以上这些混乱局面的理想人选。

明星校长如何赶走名教授

萨默斯在世行任内,就曾因赞同助手的争议性言论,而招致舆论批评。这番言论是,发展中国家可以从承接发达国家的污染产业中收益,因为发展中国家本身的人均寿命就很短,再多一些污染,也没太大关系。

萨默斯感兴趣的两大命题是政府干预和市场自由,信奉的价值主题就是效率,道德立场从来就不在其首要考虑之列。他接任哈佛校长,关心的是如何提高哈佛的筹款、教学水平,对哈佛作为全美、全球高校标杆,起到的倡导种族公平、社会公正的旗帜意义没半点兴趣。

他决定要首先敲打一下“据说”不务正业的非裔美国人研究系教授科尔内尔·韦斯特,依据的是韦斯特经常给学生打出不负责任的很高分数,还曾为了参加一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助选活动而缺席课程。萨默斯还“听说”,韦斯特是个专门写通俗作品,没水平写论文的“二杆子”。

在会见韦斯特时,萨默斯抛出了自己听来的指控,韦斯特以事实一项项相回应。对话进入僵局,萨默斯要求韦斯特撰写一篇他指定主题的论文,意思是说写得好就续聘后者,写得不好就嘿嘿……萨默斯还要求韦斯特把他给学生上课打过的分数,直接抄录一份上报,韦斯特解释说,校长要了解教师的打分完全可以从教务部门了解,萨默斯仍然要求韦斯特要自行抄录上报。

这叫做侮辱人,并且还是以虚构的指控来指责、侮辱人。韦斯特很快离职转投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另一名教授、韦斯特的朋友安东尼·阿皮亚也作出同样的选择。在韦斯特离职后,萨默斯还在各种场合宣称前者是个犯有性骚扰问题的大坏蛋,但事实上韦斯特仅仅是跟在哈佛进修过的一位女记者谈恋爱而已。《哈佛,谁说了算》书中意味深长的感慨道,萨默斯将混迹华盛顿十年间学到的捕风捉影,用到了完全不是敌手的哈佛教授头上。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美国教育 中国教育 哈佛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