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危机尚看不到尽头

半月谈网   郑渝川   2015-01-25 11:05  

20090228114620d2c3c

核心提示:乌克兰放弃不结盟地位、倒向北约的主要幕后推手是美国。过去一二十年来,让俄罗斯邻国加入北约一直是美国主导的这一军事联盟的目标。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西方希望以加入欧盟引诱乌克兰,以纳入北约“锁定”乌克兰,加大对俄战略遏制。美国更是多管齐下整治俄罗斯。

一年前,谁也想不到俄罗斯会扩疆拓土,合并克里米亚,俄总统普京支持率会飙升到88%,油价会跌破60美元,卢布币值会减半,乌克兰会要求加入北约,莫斯科会跟西方吵翻。这些“想不到”之所以成为现实,全因乌克兰危机和俄美斗法所致。

欲入北约,乌克兰走上险路

2014年12月23日乌克兰议会通过了波罗申科总统提交的关于乌克兰放弃不结盟地位的法案,彻底否定了前任亚努科维奇时期通过的《对内对外政策原则法》中关于“乌克兰保持不结盟地位”的条款,增添了“为达到加入北约的标准而深化与北约合作”的条款。法案的附带说明讲得更明白:不结盟地位在“保护国家安全和抵御外来侵略方面是无效的”,“乌克兰必须在维护国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方面寻求更有效的保障”。

得悉乌克兰议会要通过此议案,普京请两位密友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到基辅给波罗申科做工作,劝说他回到俄罗斯主导的欧亚联盟怀抱。普京在2014年年底国情咨文中也是只字未提合并克里米亚之后的“新俄罗斯”,相反只提尊重乌克兰领土完整。他细细分析俄乌关系史,言外之意是乌克兰指望西方援助是妄想。此外,俄罗斯还赊售乌克兰几百万吨煤炭,助其度过寒冬。然而,俄罗斯的努力没有取得预期效果。

乌克兰通过放弃不结盟地位法案,无异于给东部冲突火上浇油。随着乌克兰当局日渐倒向北约,乌东部军事行动和独立愿望有可能升级,顿涅茨克州、卢甘斯克州可能会不满足于联邦制,而要求彻底脱离乌克兰而独立,或效仿克里米亚,申请入俄。

乌克兰当局的举动也惹恼了俄罗斯。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指出,乌克兰此举“加剧了对抗局势”。俄总理梅德韦杰夫放出狠话:乌克兰已成为“俄罗斯潜在的军事敌手”。在乌克兰未来地位的问题上,俄罗斯的底线是乌克兰“联邦化”和“非集团化”。昔日苏联加盟共和国不少已加入北约,俄罗斯不能再丢失乌克兰这道最后的战略屏障,让北约战车开到自家门口。况且“基辅罗斯”是俄罗斯文明发祥地,基辅是“俄罗斯城市之母”,北约进入乌克兰,等于刨俄罗斯民族之根。

对乌克兰的入约热望,北约予以积极回应,说北约大门保持敞开,如果乌克兰满足准入条件并遵循必要原则,即可入约。不过德国总理默克尓此前表示,“乌克兰入约问题不在议程中”。作为欧洲的领头羊,德国的表态很有代表性。毕竟在欧美看来,西方与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矛盾焦点,依然是俄罗斯合并克里米亚和支持乌东部反政府武装。乌克兰入约问题,暂时不会成为西方与俄罗斯斗法重点。

退一步讲,即使北约有意接纳乌克兰,也将是个漫长过程。入约国须具备六项基本条件,其中“不得处于交战状态、同邻国无领土纠纷、健全国内民族及人权关系、保持国内长期的政权稳定”等四条,乌克兰现在尚难有一条“达标”,因此在中短期内难以跨越入约的法律障碍。

内外困难,但俄罗斯不会屈服

乌克兰放弃不结盟地位、倒向北约的主要幕后推手是美国。过去一二十年来,让俄罗斯邻国加入北约一直是美国主导的这一军事联盟的目标。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西方希望以加入欧盟引诱乌克兰,以纳入北约“锁定”乌克兰,加大对俄战略遏制。美国更是多管齐下整治俄罗斯。一是制造内乱,图谋把“颜色革命”由俄周边引到莫斯科;二是借用外力,搞“离岸平衡”,让欧洲的北约盟国以及乌克兰、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等“北约之外的友邦”,去“平衡”俄罗斯;三是重操石油武器,摧毁俄罗斯财政,就像当初里根为搞垮苏联而与沙特合谋压低油价那样。

面对乌克兰危机,普京诚然多谋善断,趁机将克里米亚收入囊中,改善了战略地位,突然迸发的爱国激情推升了本人支持率,但却造成“得克里米亚、丢乌克兰”的后果,招来西方三波制裁,令本就萎靡不振的经济陷于停滞。2015年预算的基准油价由此前的100美元拉低为60美元,卢布兑美元比价由33比1调低为60比1,各项预算开支缩减10%。乌克兰危机进一步加剧了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战略困境,他们一怕美国搞“颜色革命”,二怕俄罗斯“收复失地”。在多重困境之下,普京欲借欧亚联盟崛起为世界一极的宏愿,愈加显得“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但是,俄罗斯的核力量、政治和外交实力、科技潜力依然处于世界前列。面对新的困境,俄罗斯不会轻易屈服。况且俄罗斯西部和西南部邻国大多处于交战状态或者同邻国有领土纠纷,不符合加入北约的法律条件。摩尔多瓦仍然没有消除俄军控制的“国中之国”——“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的问题;乌克兰现在既处于交战状态,又同邻国有领土纠纷;白俄罗斯近期不可能被北约拉过去,况且其东部地区早先属于俄罗斯;亚美尼亚是俄罗斯铁杆盟友,而且同阿塞拜疆有领土纠纷,甚至未曾消除交战状态;格鲁吉亚如想入约,就得忍痛正式放弃五分之一疆域——自我宣布独立的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12.5万平方公里领土。

立场相左,短期内难求妥协

乌克兰独立23年来发展动力不足,2013年乌克兰国内生产总值(GDP)仅相当于1990年的69.4%。持续一年有余的乌克兰危机更是令人民苦不堪言。危机爆发后,乌克兰想投靠欧盟获取经济实惠,欧盟又怕背上4600万人口的穷国包袱。在GDP陷入负增长之后,乌克兰欲求320亿美元救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却连已经答应的150亿都不愿给。乌中央政府与东部民间武装的冲突也已导致四千余人死于非命。

但是,在乌克兰问题上,各方利益和立场差异太大。俄罗斯既不想让出克里米亚,也不会放弃对东乌克兰反政府力量的支持;基辅当局不甘心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仍想控制本国全部领土,而且一心倒向西方;乌克兰东部既不想放弃独立,又想获得乌克兰的财政拨款。在白俄罗斯撮合下,各方搞过几轮停火谈判,结果都不了了之。

持续的制裁挫伤了俄罗斯精英的亲西方情结,俄罗斯转而加强与非西方国家的合作。普京下半年密集访问蒙古、印度、埃及,加强与越南、韩国、朝鲜和日本的经济关系,外交上似有“东风压倒西风”之势。中国成为俄罗斯可借重的唯一大国,因此俄民众把中国视为“第一友邦”。中俄战略互信和相互倚重,推动了各领域合作的突破。

俄罗斯想让乌克兰危机“由坏事变成好事”,借机“破”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立”国际新秩序,借势成为“非西方世界”的领导者。成与不成,恐怕2015年仍难见分晓。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乌克兰 俄罗斯 美国 欧盟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