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乌克兰掌权者:恶棍、艳妇、军阀、疯子和寡头

观察者网   米哈伊尔·库里克辛   2015-01-21 10:05  

不久前的乌克兰还做着民主之梦,那时连它的高级军官也屈膝于美国之前。2013年6月,乌克兰赫尔松城,其时任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的John Tefft从一个跪着的乌克兰高级军官手里接过了一把哥萨克军刀。Tefft先生如今是美国驻俄大使,在这个国度,这种荣耀根本不可想象。

但这都是陈年旧事了——昔时的乌克兰政权已经消亡。

从表面看来,今日的乌克兰在去年那阵横扫政治高地的改革熏风之下,更倾向于西方化与美国化。它的政治文化显得摩登、诱人、优雅和欧洲化。从以下例子可见端倪:乌克兰去年年底通过的一条新法,只要他国公民放弃原先的国籍,他们就能参与乌克兰政治事务,甚至谋求政府职位。据称这条新法针对的是乌克兰官场臭名昭著的腐败现象。显然,在一个人口超过4千万人的国家,总理亚采纽克(被其公民唤作“兔子”)还是不能为他的政府找全一打左右土生土长的清廉官员。

如今,乌克兰政府的三名外援——前美国公民娜塔莉娅·雅雷斯科(财政部长),前立陶宛公民艾瓦拉斯·阿布罗马维丘斯(经贸部长)与前格鲁吉亚公民亚历山大·克维塔什维利(公共卫生部长)——已经在新内阁里坐稳了位子。他们不过是开个头而已。他们放弃自己的美国和欧洲护照,只换来两个好处:一份200美元的月工资,一个建立繁荣的新乌克兰的机会。

在命运的捉弄下,乌克兰部长们开会时不得不说讨厌的俄语——因为新入籍的外援部长们的乌克兰语水平还不高,而本土部长们的英语水平又不足以探讨如何拯救危在旦夕的乌克兰经济这样复杂的议题。

他们面临着无法克服的难题。新任经贸部长阿布罗马维丘斯先生清楚这个国家实际上已经破产。他宣称:“指望我们制定出实实在在而非口号性质的激励政策是不切实际的。”换句话说,乌克兰的新预算不过是废纸一张。可要是没有这张废纸,也就不能继续从欧洲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那里拿钱了。

他改革的第一步就充满了争议。

1月5日,新经贸部长指定前爱沙尼亚公民雅尼卡·梅里洛——一位年轻的黑发美人——担任他的顾问,负责对吸引外资、改善乌国内商业环境以及协调国际项目等方面提出建议。在受到任命后,这位女士在网上晒出的既不是自己的简历,也不是稳定乌克兰经济的规划书,而是一系列展示她长腿、丰唇和深乳的生活照。在一些照片里,她模仿安吉丽娜·朱莉,用一把尖刀触碰嘴唇,或者以莎朗·斯通的姿势坐在椅子上。

为了给她新的祖国一个更好的未来,梅里洛女士也放弃了自己的欧洲护照。

按照法律,乌克兰政府官员不许有两个国籍,但就像在乌克兰常发生的那样,“州官总能放火”。比如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Dnepropetrovsk)州长,寡头统治者科洛莫伊斯基,就有三重国籍。

随着变革之风卷过乌克兰政府,在最近一次乌克兰议会选举中,乌克兰共产党遭遇几十年不遇的惨败,退出了议会。西方媒体轻率地对此事大肆渲染,但这实际上意味着乌克兰政坛中站在总统和总理对立面的最后一个有组织的反对力量也消失了。

如今这个新议会多了一大群在街头斗殴、焚烧轮胎等暴力事件中出尽风头的前军阀和街头革命家,而这些人的政治忠诚度和神智健全性都令人生疑。

如今,高墙内的议会成了这些政治新秀的舞台,他们用尽标新立异的方式进行自我推销。

议会的一张新面孔——极端民族主义政党“右区”领袖、前军阀德米特罗·亚罗什——在1月份的一次乌克兰电视台采访中承认,当他在议会开会时,口袋里总揣着一枚真正的手雷。因为他是议员,所以保安人员无权搜他的身。他们只是循例问他是否携带了危险物品,他会回答说没有。他之所以把手雷放在身边,是因为国会议员里有太多乌克兰的敌人,而在选举进行时,这些人又都围着他。他当然不怕。但等报效祖国的时刻真正到来时,他会引爆手雷,如果运气好,可以与一大群敌人同归于尽。

乌克兰国会议员贝里尤萨和勒沃斯也是前军阀及激进党派成员,这两人因为去年12月份公开赞扬恐怖分子对俄罗斯城市格罗兹尼(车臣共和国首府)的袭击而臭名远扬——此次袭击导致14名警察身亡。贝里尤萨声言:“在我们东部边境上,我们的弟兄正从俄国的力量中挣脱出来。这是水到渠成的。这些人是乌克兰的盟友。”此人不久前还许诺乌克兰军队将很快攻下莫斯科。 勒沃斯则提议俄国立即让所有的“惩罚者们”撤出“伊奇克里亚人民共和国”(即车臣)。

另一名前军阀叫做莫西楚克,曾是社会民主党成员,现任国会议员。他对记者声称,“正处于战争状态的乌克兰必须加速在高加索地区和中亚开辟第二战线”,以对抗俄罗斯。在一段被浏览了250万次的臭名昭著的视频里,他用冲锋枪朝车臣领导人拉姆赞·卡德罗夫的肖像打了一梭子子弹,并吼道:“拉姆赞,你把你的狗和叛徒送进我们国家。我们一直在消灭他们,我们也不会放过你。我们会一直进入格罗兹尼。我们将帮助我们的弟兄,从像你一样的恶狗手中解放伊奇克里亚。乌克兰万岁!自由伊奇克里亚万岁!”

作为回应,车臣领导人承诺将把这些煽动恐怖主义的军阀带回俄罗斯绳之以法。因此,这三名议员在虚张声势之余,个人安保措施也不得不升级——这对资金匮乏的乌克兰来说,又是一笔沉重的开销。

这些大话也许可以看作是饱受战争之苦的前军阀的呓语,然而乌克兰政界主流的政治心态也同时出现了令人担忧的变化。

安东·杰拉申科是新一代乌克兰政客的典型代表。作为内政部长顾问和内政部代言人,他在政府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这位36岁、受过良好教育的国会议员是电视上的一张熟脸,也是政治脱口秀的宠儿。他精于辞令,擅长在乌克兰所有主流报纸上就每一个政治议题给出精心准备的答案。

上周五,杰拉申科先生在“脸书”上发了两条充满争议的帖子,它们正揭示出乌克兰政界对美国态度的转变。

在第一篇帖子里,杰拉申科赞美了一篇索罗斯的文章,认为这名84岁的金融家像鹰隼一样“高高飞起”,“超越了奥巴马和其他政治侏儒们。”杰拉申科谴责奥巴马和其他的“政治侏儒们”尚未意识到“普金对乌克兰的行动是世界历史上的结构性变化,在规模上远远超过了911恐怖袭击引发的那些事件。”杰拉申科认为,索罗斯对“奥巴马将给美国人民一个大规模经济援助乌克兰人民的机会——而非一丁点施舍(比美国给伊拉克或阿富汗的少了十倍)”这一念想已完全丧失信心。杰拉申科向奥巴马先生发泄自己的不满,因为他给乌克兰的钱没有像以往马歇尔计划中给欧洲的,或者二战及朝鲜战争后的援助项目中给日本和韩国的钱那样多。

在他的帖子里,杰拉申科认为美国有义务给乌克兰足够的资金援助,以帮助那些困在“被占领的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地区的人们用三到五年的时间挖地道、掘开铁丝网墙,涌入繁荣而自由的乌克兰……寻求工作机会、社会援助以及高品质的生活。俄罗斯联邦必将在‘普特勒’(‘普特勒’是‘普金’与‘希特勒’的合成词,是乌克兰政界新宠们的口头禅)的控制下变成魔多(托尔金《魔戒》中被魔王索伦控制的地域,指灾祸之地),而乌克兰将有力地制约俄罗斯的邪恶力量。”

这位年轻乌克兰政客在“脸书”上发的帖子在乌克兰和俄罗斯舆论界都引起了大骚动——西方媒体却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时间骂声四起,激得杰拉申科先生在同一天就同一个话题再开一炮,在第二个帖子里,他的话说得更绝。

“是的,奥巴马就是个政治侏儒,因为看来他根本就没理解普京攫取克里米亚这一事件的全部后果,因为去年春天和夏初奥巴马采取了一种‘鸵鸟的姿态’,他选择无视普金对乌克兰本土的侵略。在美国,奥巴马因优柔寡断在国际事务中失势,而被称作‘跛脚鸭’,我们这里就把他唤作‘失事飞行员’。这个叫法再贴切不过。巴拉克·奥巴马再也不配与富兰克林·罗斯福或罗纳德·里根这样伟大的美国总统相提并论。他连比尔·克林顿都比不上……”

杰拉申科在第二篇帖子里声明他所表达的不仅是个人感受,也是相当大一部分乌克兰人的态度,“美国主导了乌克兰的去核化,又是今天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奥巴马的作为实在配不上他作为美国领导人的身份……从去年三月以来,我们看到的除了白宫‘深切关注’,表示忧虑,对乌克兰局势‘极为不安’这些陈词滥调外,并没有采取任何果断的行动。”

从杰拉申科的观点看来,俄罗斯总统普京之所以能在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展开全面行动,全在于他算准了奥巴马不敢冒险采取任何行动来阻止他。这位乌克兰政治之星说美国“仅仅”给了乌克兰10亿美元,在很多乌克兰人眼中,这无异于杯水车薪。他们想要美国再动一次像2001-2004年在阿富汗、伊拉克以及巴基斯坦作战时那样的大手笔,支援乌克兰成百上千亿美金。

这些直白和充满争议的帖子在贴出数小时后就被删除了。但无论如何,它们表达了杰拉申科和相当一部分乌克兰政客对奥巴马的不满。因为这位美国总统没有做索罗斯想要他做的事——立马用美国和欧盟纳税人的500亿美元把乌克兰变成一座人间天堂。自然,索罗斯的动机也许是实用主义的。有流言说这位金融家之所以鼓动美国和欧盟纳税人的钱去救助急降直下的乌克兰经济,并不出于他对世界自由的热爱,而是因为他手上有许多乌克兰政府的债券,如果乌克兰政府债务违约,他的损失将不下数十亿美元。

充满讽刺意味的是,即便有一大笔救命的西方资金输入乌克兰,最大的赢家却是那个可恨的“普特勒”。就在上周,因卢布骤跌而捉襟见肘的俄罗斯放出谣言称,正在考虑敦促乌克兰提前归还它在2014年借出的30亿美元贷款。因为借贷条件言明,如果乌克兰的国债超过了其国内生产总值的60%,那么俄罗斯有权要求乌克兰提前还债。目前乌克兰的国债浮动在其GDP的70%左右,据预测,今年年底国债将会浮动到GDP的90%。如果乌克兰果真能得到一笔巨款,那么俄罗斯会立即开始吸走其中很大一部分。乌克兰的燃气和其它能源费用最终会老老实实地付给……俄罗斯。

杰拉申科丑态百出的“脸书”帖子已经不存在了,但它们引发的问题仍在。如果美国纳税人不够慷慨,达不到乌克兰政府改革者们含糊其辞的期待值,乌克兰政界会否离开美国和西方?在建立独立国家的这段漫长而艰辛的旅程中,乌克兰人是否做好了自力更生的准备?撇开那些关于改革的高谈阔论和新从外国请来的性感撩人的“顾问”,我们不得不怀疑乌克兰是变了个法子在玩老把戏——说服世人给它钱,就像杰拉申科在“脸书”上的第一篇帖子所说的那样,乌克兰想要的,不过是一份“更大规模的经济支援”。

(观察者网刘旭爽译自《纽约观察家》)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新乌克兰 掌权者 美国 俄罗斯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