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大张旗鼓宣传“救中国就是救世界”!

韩毓海   2015-01-20 16:45  

摘要:中国政府不应该去华尔街“救市”,而是应该在各个领域都大张旗鼓地宣传“救中国就是救世界”,宣传只有占世界人口1/5的中国好了,世界才有指望。特别是,作为一个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应理直气壮地宣传:只有占中国人口90%的普通劳动者好了,中国经济才有指望。必须大张旗鼓地宣传中国今天面向内需也就是面向世界和面向未来,这才是: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奥巴马的“马克思式说法”:问题在于一种根深蒂固的“经济哲学”

了解什么是资本主义,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尤其重要。而在这个问题上,马克思的论述毫无疑问最有权威性。不过,大家一定要记住,我此处所指的是马克思这样的论述:资本主义制度是西方形而上学在政治和经济体制上的最集中也是最高的对象化(表现)。而这就是马克思将《资本论》写作的目标确定为“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原因。政治经济学的基础是形而上学,经济学家们根据头脑里的形而上学法则制定投资规划,因此,关于《资本论》,马克思这样说:“应当首先出版的著作是对经济学范畴的批判,或者,也可以说是对资产阶级经济学体系的批判叙述。这既是对上述体系的叙述,又是在叙述过程中对它进行的批判。”

资本积累的动力就来自观念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差异,或者说,来自虚拟资本与现实资本之间的差异。资本主义之所以无法从根本上摆脱危机,就是由于这个制度本身是“头足倒置”的,是建立在“没有任何现实基础的信用制度”而非生产—交换机制基础上的,观念支配现实,正如虚拟资本支配现实资本,而这就是资本社会的一般特征。

康德说,先天综合判断的基本范畴包括“时间”和“空间”的观念。被当代的学究们称为“西方现代性”核心的“时空规划技术”,其实无非也就是指资本主义金融技术。如果借助王国维对形而上学乃“色空”的定义,用最通俗的话来说,资本主义的本质其实就是“买空卖空”。 “买空卖空”这句中国成语最形象地说明了资本主义与形而上学的关系,它一语中的地说明了资本主义就是对“时—空”的经营

在另外一本叫做《现代性的后果》的言简意赅的小册子中,安东尼·吉登斯也把资本主义的“现代性”界定为一种时空规划技术,并解释说:这是一种在空间上“脱离具体地域”(脱域),在时间上规划、透支未来的技术,资本“经营时空”的最特殊的技术工具就是债券,因为债券代表的是对未来的预期。吉登斯把债券称为对时间的规划,比如说:如果我们相信对未来的预期最终一定可以实现,就等于相信债券的价值是有保障的,而反过来,如果这种对未来的预期在现实的冲击下破灭了,那么这些债券就一钱不值。经济危机一定导致货币金融危机,其道理即在于此。

吉登斯说,货币金融技术是资本主义经济活动的核心,资本投资活动从根本上是由对“虚拟时空”的运作来支配的,于是,“风险”便是资本主义现代性的实质,而应对“风险社会”的唯一办法,只能是对虚拟经济加强监控或者管控(发现问题及时预警、及时干预)。吉登斯的说法只不过是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危机”的尖锐批判,换成了更绅士化的“风险”一词,进行了温和的包装而已。

毫无疑问,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很典型地说明了美国虚拟经济或者泡沫经济的形而上学的本质。尽管当年布什政府的经济政策已经遭到了广泛的批评,但是问题的根源显然不仅仅出于哪一届政府,也远不只是这一届政府热衷于泡沫经济政策,问题的核心和真正根源在于驱动债务经济、泡沫经济运行诸政策背后的一整套“政治经济学的形而上学”。

令人吃惊的是,指出这一点的恰恰是奥巴马,在其选举演说中,奥巴马公开运用了一种典型的“马克思式说法”——特别是“经济学的形而上学”一词,以此来批评美国长期热衷于运营虚拟经济而放弃实体经济发展的“错误发展观”,从而一针见血地说到了问题的实质。奥巴马说:问题不在于具体的某一项政策,问题在于一种根深蒂固的“经济哲学”。这种“经济哲学”如此根深蒂固、深入人心,以至于除了如此规模的金融危机之外,没有什么东西足以宣判布什及其共和党政府所奉行的那套“经济哲学”的彻底破产。

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是信用机制,而绝非生产与交换的市场机制——这是《资本论》一书的核心观点。因此,要批判资本主义,就必须从对形而上学的批判开始,正如奥巴马深刻指出的,引发美国金融危机的是典型的“买空卖空”的经营活动,在这种“买空卖空”背后的,则是根深蒂固的“经济学的形而上学”,其实质是对“信用”的滥用:把债务彻底虚拟化,把经济活动彻底虚拟化,把现实生产交换还原为信用机制,把世界还原为数字,而所有那些先进的金融衍生物都是运用高超的数学方法,将时空托架出来的技术,它们只不过是对未来的良好预期,这种良好预期反过来又体现在金融衍生物的“价值”或者“升值”上。 在次贷危机的生成过程中,银行之所以不计后果地放贷,购房者之所以不计后果地贷款,而保险公司之所以不计后果地提供保险,是因为在这种种“不计后果”的背后,存在着对“唯一一种”后果的估计:美国的房价会不断上涨,而且是没有尽头的上涨,而这只是被数学和逻辑推论保证了的。

经济活动中的上述三方(银行、保险机构、买主)所经营和消费的,其实是并不存在(起码是当下还不存在)的“利润大饼”——这个大饼也就是未来美国房价会一直上涨的“利润预期”,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消费或者经营的,本来就是一个“空”,尽管当这种未来时的、尚不存在的“利润大饼”以房贷、保险等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金融衍生物来表现的时候,看上去好像就是实实在在的一张饼,仿佛不是“空”;而当美国长期将其经济的发展完全寄托于这种金融炒作之上,无视内部实体经济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环境和民生议题等时,我们就非但完全不能说“美国经济的基本面是好的”,还应该指出这种自欺欺人的泡沫经济、这种债务驱动的经济对于所谓的“经济基本面”的损害是极其严重的,而且任何没有实体经济和实际财富支撑的泡沫越晚破裂,造成的后果就越严重,一旦风吹草动,泡沫预期破灭(因为它早晚一定会破灭),那就不仅仅是大家的未来都“落空”,那些精心营造的各种金融衍生物也会立即成为“空头支票”,成为废纸——而且,此前超前消费掉的一切都将立刻成为巨大的债务,银行、保险公司和购房者三方都成为欠债者,这与其说他们未预期到并提前消费了一个“坏的未来”,还不如说这是“买空卖空”活动的必然结果。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美国 金融危机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