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格曼:双峰地球

独家网   施公   2015-01-19 15:04  

导读:本文是2015年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的首篇专栏文章。克鲁格曼以评价托马斯•皮克迪的《21世纪资本论》为切入点,谈论全球经济发展中出现的“双峰现象”:世界精英和新兴国家是现行制度的受益人,但处于“双峰”之间的工人阶层却因此陷入了“绝望之谷”。如果这群人得不到重视,全球性的大衰退就可能再度上演。

2014年,随着托马斯·皮克迪的《21世纪资本论》意外地成为畅销书,发达国家急剧扩大的贫富差别终于得到应有的重视。虽然保守派依然花大钱想办法搞臭此书,但对其他所有人来说,显然社会顶层收入与财富的集中程度已经达到了“镀金时代”后的最高程度,目前这种倾向丝毫没有减少的迹象。 

《21世纪资本论》讲述的是一个有关各国内部发展的故事,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它是不完整的——但是如果你学会用一种“全球观点”对皮克提式的分析做出补充,就会对这个世界上的好事、坏事以及潜在的非常丑陋的事情有更好的了解。

所以,我建议大家看看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布兰科•米兰诺维克制作的全球收入增长表,这个表真的很了不起。米兰诺维克的研究显示,柏林墙倒塌以来的收入增长一直是一桩“双峰故事”。当然,随着世界精英们变得越来越富,社会顶层的收入得到大幅增长。但我们可以称之为“全球中产阶级”——主要由印度和中国正在成长中的中产阶级构成——的收入也同样得到大幅增长。

好消息是:新兴国家的收入增长引起人类福利的大幅增加,让数以亿计的人们走出了极端贫困,并给了他们更好生活的机会。

现在来说坏事:在双峰——越来越富裕的世界精英和不断上升的新兴中产阶级——之间,有我们可以称作“绝望之谷”的一群人。对于世界收入分布中前20%的人来说,收入的增长非常缓慢。这些人就是发达国家中的工人阶层。尽管米兰诺维克的数据只收集到2008年底,但可以肯定,受到高失业、工资增长停滞以及财政紧缩政策的折磨,这群人的日子在2008年之后变得更差了。 

富裕国家中工人的艰辛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来自新兴国家出口的竞争构成压低富裕国家工资水平的一个重要因素——尽管可能并非决定性因素。更重要的是,社会顶层收入的大幅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压榨下层人士的收入而实现的:削减工资、取消福利、打击工会以及将越来越多的国家资源分流到金融投机倒把里去。

最重要的是,富裕阶层对政策的制定会产生巨大的影响。精英们优先考虑的事项——于财政赤字,大幅削减社会福利——在加深“绝望之谷”的幽深程度上“功不可没”。

那么,谁为这些被抛弃在双峰世界背后的人说话呢?你可能认为传统的左翼党派会采取民粹主义立场,代表国内工人阶级的利益。但事实上,从法国的奥朗德、英国的艾德·梅里邦德到奥巴马却都是一副支支吾吾、惺惺作态的表情,令人难堪。

我以为,这些传统的领导人存在的问题,就是他们害怕挑战精英层的核心利益——尤其是沉溺于预算赤字,害怕被认为不负责任。这样就为非传统的领导人打开了方便之门,他们愿意面对普通公民的愤怒与绝望。

本月底有望上台执政的希腊左翼人士可以说是这帮非传统派领导人中最能干的。尽管他们豁免债务以及结束财政紧缩的要求可能引起与布鲁塞尔强烈的对立,但在其它地区,我们看到民族主义、反移民政党的兴起——例如法国的国民阵线以及英国的独立党(编者按:最近发生在法国的一系列事件也是这股力量的延伸)——此外,还有更多更恶劣的灵魂正在摩拳擦掌。

所有这些显示出某些令人不快的历史相似性——不要忘记,这是我们第二次经历导致全球长期经济衰退的全球金融危机。与现在一样,当时针对危机采取的所有措施都被精英们平衡预算、稳定货币的要求所阻断。最终结果是将权力到了那些能力非常差的人手上。

这并不是说我们正处于全面重演上世纪30年代悲剧的边缘。但我要说的是,政治及意见领袖需要面对这样的现实:现有的全球制度并不是对所有人都起作用。这种制度对精英们来说很是不错,也给新兴国家带来大量好处,但“绝望之谷”已经是非常真实存在的现实。

如果我们无动于衷,坏的事情就会发生。

翻译:施公

作者:保罗·克鲁格曼

文章来源:The 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

原文链接:krugman.blogs.nytimes.com/2015/01/07/twin-peaks-planet/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21世纪资本论 双峰 克鲁格曼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