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平:人们在关注姚贝娜时能否给布鞋院士点赞

中新网   东法   2015-01-18 11:46  

f69c875eef25cfe186a3_size261_w900_h596

再无“扫地僧”!“布鞋院士”走好

原标题:国平:请对“国魂”多一分关注

每一个人的生死都应当是平等的,推动科技进步的学者和传播动人音乐的歌者的逝去,同样值得扼腕叹息和驻足缅怀,这是常识也是共识。然而,关于二者的舆论冷热却提醒着公众一个问题:人们在给予流行歌手铺天盖地般关注乃至某些媒体超越底线忙于偷拍时,是否可以停下脚步、分些时间,也多为如李小文这样长期缺乏舆论关注和鼓励的学者点一个赞,道一声一路走好?

春秋战国时期,有一个词叫做“国士”,用来形容以天下为己任,为国家民众所尊敬的人。把“国士”用在“赤脚院士”李小文的身上并不为过:凌乱的头发、赤着脚穿着布鞋,甚至还曾因酷似搞推销的农民被保安拦下。然而,“扫地僧”的外表之下,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国士、一位充满纯粹力量的侠客。

李小文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在美国拿到了硕士和博士学位,与某些崇洋媚外者相比,完全有更多的资本去讲究品味,显摆出身。然而他却素衣布鞋,平易近人,为了国家科研项目的攻关宵衣旰食,以致营养不良住进医院。正是在如此低索取低要求下,李小文取得了不成比例的产出:取得20世纪80年代世界遥感三大贡献之一,成为一个几何光学学派创始人,并成为中国遥感学界的泰斗之一。科技攻关固然是李小文的本职,难能可贵的则他的“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他将获得的奖金成立奖学金以帮助同行、激励后人;他致力科普,为素不相识的网友答疑解惑;他心忧祖国,甚至为遥感人没能在汶川地震中为总理提供一幅遥感图而发出“不如钻地洞,干脆地震殉国”的自责。与李小文类似的,还有国家最高科技奖新近得主于敏院士。他为我国氢弹和核武器发展历尽千辛万苦,立下惊天功勋,却为此守口如瓶28年。更婉拒“氢弹之父”美誉,继续过着简朴的生活。正是有他们这样的国士存在,我们的国家才一点一滴地收获了尊严与光荣,我们的人民才一步一步地享有了更好的生活。

李小文等众多国士所代表的精神,是可以称作“国魂”的品质。他们往往不为人所知,却怀着舍身报国的拳拳赤子心,披荆斩棘地为国为民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在国家危难之际,他们是冲在最前线的敢死队和宁折不弯的民族脊梁;在天下太平之时,他们是耐得住清贫、守得住寂寞的无名英雄和甘于幕后的中国梦筑梦者。长期以来,他们获得的目光不是太多而是太少,难得的关注于他们来说不啻是加倍的动力。李小文们这样为国为民、夙夜匪懈的国士们太需要舆论多一点的关注,多一点的支持。

诚然,一个现代、开放的社会不能强求舆论按照规定动作为某人的逝去给予特殊的关注与缅怀。流行歌手的影响力和粉丝量常人难以企及,况且像姚贝娜这样不惧病魔、笑对人生,敢于挑战自我,为他人带来美妙歌声的佳人也确实值得大家唏嘘和不舍。为国人创造一个更为和平、更为美好、更为舒适的生活,也正是像李小文这样的国士们呕心沥血的目标和期望看到的。在这一点上,学者李小文和歌者姚贝娜的心愿是空前一致的,那就是为社会带来更多的幸福和快乐。

与此同时,一个积极追求梦想的民族却不能满足于此,它应当是常常自省和不忘进步的。深圳某媒体在姚贝娜病重到去世期间,为了抢眼球博版面而超越道德底线的采访与偷拍,为全社会敲响了警钟。想想当朋友圈、微博一片为香消玉殒感怀,却对国士故去反响平平时,我们是否忽略了什么?一个成熟、健康的社会,对流行文化和大众娱乐的消费绝不应当以对社会栋梁的冷遇为代价。在这个意义上说,以李小文为代表的国士们理应获得人们更早更多更加发自内心的缅怀和敬仰。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扫地僧”李小文曾自比大侠令狐冲,一生践行着为国为民的侠客风范。在平淡故去之际,引发起人们的些许反思,或许是大侠心忧天下的最后体现。谈论学者与歌者故去的舆论冷热,并不是要分高低、论黑白。而是希望借助思考,提醒着人们还有一批不应被冷落的国家栋梁、民族先锋需要我们去关注去褒扬。(国平)

【相关新闻】“布鞋院士”李小文在京病逝 曾因营养不良住院

新华社发布客户端北京1月10日专电(记者李江涛)记者10日从北京师范大学获悉,被网友称为“布鞋院士”的中科院院士、北师大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主任李小文因病在北京逝世。

2939dc09baa45b3a9c19_size161_w650_h952

讣告

据介绍,李小文院士1968年毕业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1985年在加里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获地理学硕士、博士以及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硕士学位,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前任所长,北京师范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副院长,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主任,资源与环境科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专长于遥感基础理论研究,是李小文-Strahler几何光学学派的创始人,成名作被列入国际光学工程协会“里程碑系列”,在国内外遥感界享有盛誉。主持过多项863、重点基金、NASA基础研究项目,是973项目“地球表面时空多变要素的定量遥感理论及应用”的首席科学家。

2014年, 李小文院士因其衣着朴素作报告的照片走红网络,有网友觉得李小文是现实版的“扫地僧”:“一个沉默、不起眼的小角色,却有着惊人天分和盖世神功。”

李小文1月8日在博客上与研究生交流

李小文院士,2015年1月8日10点49分还在博客上与研究生交流。李老师把生死看的很淡,生前签署了遗嘱,希望在生命垂危之际,医生不要做消耗大量人力物力的抢救活动。李老师遗体告别仪式定于本月16号在八宝山举行。(中国科学院官方微博)

因病逝世 具体病症未得知

10日,在得知李小文逝世的消息后,记者致电学校相关负责人。她表示,先生因病逝世,但具体病症未得知。不过,1月7日,在“2014感动师大”人物评选的颁奖典礼上,并未见到李小文的身影。该负责人透露,当日,他正在进行手术,因故不能出席。而在颁奖典礼约10天前,先生还参加了学校举办的研讨会。“当时并没有手术不成功的消息。”

当问及家人目前的情况时,该负责人坦言:“先生生前对媒体报道就一直很低调。先生离世后,家人也希望能遵照先生的意思,低调处理。”并且,在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公布的讣告中也提到:“遵照先生遗愿,丧事从简,不举行追悼会。”但遗体告别仪式已定于2015年1月16日上午10:00,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北京晨报)

曾因营养不良住院

据北师大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教授谢云回忆,李小文接连承担两个大的国家项目,作为首席科学家,忙到2011年,累得生病住进医院。李小文两个女儿在国外读书,妻子也在国外,独自在家,没有严格的作息规律,一天到晚吃点米粥、咸菜就行。此前李小文还住过一次院,医生诊断结果是营养不良,“这个年代了,院士还能得营养不良。”

【早前报道】李小文:特立独行的“布鞋院士”

时间:2014年4月29日

来源:新京报

■ 人物简介 李小文

1947年出生,四川人,早年留学美国,2002年起兼任中科院遥感应用研究所所长,现任北京师范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副院长,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主任。国内遥感领域泰斗级专家。

这几天,院士李小文颇有些苦恼。

被强推到聚光灯下的不自在,源自他在中国科学院大学讲座的一张照片走红网络。

4月18日,这张照片被贴到人人网上,照片里,蓄着胡须的李小文穿着黑色外套,没穿袜子的脚上蹬着一双布鞋,不经意地跷着二郎腿,低头念着发言稿。

山村老人形象与院士身份形成的强烈反差,让网友惊叹,“一派仙风道骨,完全就是古龙笔下的侠士。”

李小文传奇的经历一层层被剥开,网络上充满了排山倒海的惊叹之声。

“李小文”作为关键词,迅速排在了搜索引擎的第一位;他在科学网开设的博客,成了一周热门博客第一名,点击量迅速超过了400万次。

有网友说,照片里的李小文像《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低调、沉默,却有着惊人天分和盖世神功。

而在照片的“背后”,熟悉李小文的人却觉得莫名其妙,作为国内遥感领域泰斗级专家,李小文在学术界早就是人尽皆知的“技术宅”和“优质叔”。

“红人”的烦恼

电话里,李小文说“冷一冷”。

媒体和网友的持续关注成了他的负担。他希望用这种方式让舆论的山洪消退。

李小文的声音低沉而果断,这种气场与照片里“看似作脱贫报告的老人”似乎格格不入,只有在提到网友对他的评价时,他才哈哈一笑,“谢谢网友们。”

18日的那场讲座在李小文看来,这只算一次与学生们的闲谈,没什么特别。

如果不是因为那张照片,媒体蜂拥而至,他能平静地研究遥感领域“流形”与“分形”的区别,或者继续研究环保部和国土部发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

67岁的老人有自己对付新闻的高招。

有时,他会在电话里赔笑,“理解一下,理解一下”;有时他会用商量的语气说,“再等等,等这波热点过去吧”。

李小文了解新闻的传播规律,希望赶紧出个新闻,为自己那张被热炒的照片降降温,过了两天温度没降,他又略带委屈地向记者解释,“本以为这两天热度会过去的”,然后在邮件里和记者商量,能不能以文会友。

李小文说记者四处寻他让他很不好意思,自己文字不好,写文章有些词不达意,向记者请教文章该写成什么样子才算合格。其实李小文在谦虚,他用几句简单的古文,就可以解释复杂的遥感原理。

博客里,近百名网友给李小文留言,说他红了。

李小文不做回应,只以“敬答好友”为题留下博文,里面只有一个链接,是河南贫困县舞阳县的贴吧。4月初,舞阳县中小学数千名教师停课罢工,抗议政府克扣工资,一直没得到回应。

有网友揣测李小文的本意,他不希望自己作为院士因为一张照片走红,而是希望更多的普通教师的合法权益,得到应有的关注。

“扫地僧”的修为

貌不惊人,盖世神功。这是网友认为李小文像《天龙八部》里扫地僧的理由。

在北师大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教授谢云看来,李小文是国内遥感界泰斗级的专家。

但第一次见面让谢云很意外。

当时,学院里一名老教师即将退休,为了让学院在遥感领域进一步发展,领导邀请了在中科院遥感所的李小文,“那时他才53岁,已经有那么多成果了,在我们眼里那就是偶像。”

一天,谢云下楼时,发现迎面上楼的男子穿着白衬衫黑裤子,手里拎着上世纪80年代流行的半圆形黑包,脚上是一双布鞋,“特别土,我还想这人来我们这儿有什么事,别人告诉我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小文。”

偶像的这身装扮,让谢云很意外。他后来听同事讲,李小文第一次到学院报到,就因为这身装束,被门卫挡在了外面,以为他是来推销的农民。

谢云说,这么多年不管冬夏,李小文都穿布鞋,冬天穿的是大厚布棉鞋。虽然系里好几个老师也穿,“但他们都穿袜子,李院士不爱穿。”

在学生王易的印象里,每次见到李老师,脚上都是一双布鞋,甚至裤腿也会挽起来,和网上流传的照片几乎一模一样。她纳闷,为什么这一次老师会出名,“这些都是我们见惯了的。”

“扫地僧”更值得称道的是他在学术上的修炼和勤勉。

2005年,李小文在中科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做所长,白天在研究所上班,晚上回北师大做课题。

地遥学院晚上11点关门,李小文经常忙到很晚,每次回来都要叫值班室帮忙开门。李小文去找系主任,当时有个口号是“要把北师大办成国际一流大学”,他问系主任,“咱不是要办成国际一流大学吗?你在美国时,看哪个国际一流大学晚上11点钟就把门锁了?”后来院里开会,把钥匙分给了李小文一把,再也不影响他忙到半夜了。

  后来,李小文接连承担两个大的国家项目,作为其中的首席科学家,忙到2011年,累得生病住进了医院。

  对于这次住院,谢云觉得是李小文太不关心自己。他的两个女儿在国外读书,妻子也在国外,独自在家,没有严格的作息规律,一天到晚吃点米粥、咸菜就行。

  在谢云印象里,李小文此前还住过一次院,医生诊断结果是营养不良,“这个年代了,院士还能得营养不良。”

  爱打赌的教书匠

李小文做的是遥感基础研究。波士顿大学地理系主任Strahler教授曾评价,李小文是这一领域最顶尖的两三位科学家之一。除了很多被广泛引用的研究论文,李小文的快乐来自学生。

有人曾问李小文喜欢带什么样的学生,李小文的观点是“有教无类”,“只要愿意跟我念书的,我都愿意带。”

学生胡荣海说,李小文在讲解遥感知识时,特别擅长比喻,遥感观测力学中有“尺度”效应,李小文是这样解释的:观测就和看美女一样,太远了什么都看不清,太近了看到她的毛孔又不美了,只有不远不近时,才是最美的。

他善于用古诗词解释复杂的遥感理论。谈到遥感的优势,李小文引用苏东坡《题西林壁》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讲到遥感的大气纠正,他引用“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冬心的诗:“夕阳方照桃花坞,柳絮飞来片片红。”讲到自己的成名作“遥感几何光学模型”,他说其实就是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一诗中的“草色遥看近却无”,春草直生,远看绿色浓郁,但站到近处看,绿色就没有那么浓密了。

李小文喜欢和学生打赌,学生们也知道,老师和自己打赌另有用意。

他从来不反对学生的意见,哪怕是特别幼稚的想法,他也会让学生试一试,而打赌更能坚定学生尝试的决心。

有一次,一名学生在实验观测中发现,太阳可以从东北方向升起、西北方向落下。李小文起初认为这有悖于人们的常识,为了给学生一个发现真理的机会,他就和这个学生打赌。师生俩分头查阅资料,仔细论证。

最终,学生赢了老师。

他曾在博客里提到“老师合格的标准”:就是让学生做自己的掘墓人。他举了一个例子,“柯达发明了数码相机,反而成了自己(彩卷)的掘墓人。这有什么不好呢?如果柯达吃了亏,那是自己转轨太慢。”

带酒壶的“令狐冲”

早年在美国留学,闲暇时,李小文最喜欢读金庸的武侠小说。

他更喜欢金庸笔下《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自己在性格上有点像令狐冲。

和令狐冲一样,李小文也喜欢喝酒,以前一天能喝一斤。

他说自己没有太大的欲求,能有二锅头相伴,足够了。学生们证实,李老师白酒不离身。他有个酒壶,里面随时装着二锅头。“就算看见他在校园里喝也不觉得稀奇。”

后来喝酒伤了身体,学生胡荣海说,他2012年入学时,李老师已经不怎么喝了。

王海辉和李小文相识多年,在他眼里,这位院士的性格里,有侠客的影子。

王海辉记得,自己刚去美国那一年,带去的钱快花完了,在网上和李小文说了说,李小文立刻让正在美国的妻子跟王海辉联系,先借一点钱应急。

2009年,地质学家嵇少丞在网上发帖,帮一名羌族妇女找工作,李小文看见后,帮她在成都一所学校的人事部门找到一个岗位,只是因为妇女不想离开北川,最后才没成行。

谢云做过几年副院长,李小文总叫他“谢院长”,谢云听着别扭,和李小文商量能不能叫自己“谢老师”,李小文不同意,“你不是我的老师,我不能这么叫。”

李小文把师生关系看得很认真。在遥感领域之外,他还会和学生讨论金钱观。

一名学生记得,李小文在课堂上曾说,钱的作用在本质上是“非线性和非单调性”的。对比较贫困的青年学生来说,很少一点钱,也许就能帮助他选择正确的人生道路,或是拯救一条生命,产生比较好的社会效益。

几年前,李小文拿出李嘉诚基金会奖励自己的钱,在母校成都电子科技大学设立了“李谦”奖助学金。

李谦是李小文的长女。她出生时家里条件差,营养不良,出麻疹并发了肺炎,不到2岁就去世了。

对于这助学金,李小文解释“自己有口酒喝,就感觉进了‘非线性区’,没什么负担,就捐了。”

博主“黄老邪”

博客是李小文的一片自留地。

在博客里,他自称黄老邪;在北师大,他和所有学生都在一个QQ群里,群的名字叫“桃花岛”。

“黄老邪”的邪常表现为语出惊人。

有一年,李小文作为中心主任,出现在北师大遥感和GIS(地理信息系统)中心迎新生的晚会上。“为什么读了遥感或者地理信息系统这个专业?”李小文希望新生讲讲。当一位女同学说是父亲替她填的专业志愿时,李小文站了起来,手一挥,大声说,“向你爸爸问好!”举座大笑。

几天前,一名考上了中科院研究生的学生向李小文诉苦,自己就要去成都读书,担心这个专业毕业后不好找工作。李小文说,是山地所吗?好啊,九寨沟、四姑娘,找出点办法来防治滑坡、泥石流,英雄救美。

在博客里,他对热点新闻发表的观点也常常让人意外。看到酒店招聘员工要求喝马桶水的新闻,李小文说,换做自己一定认真清洗马桶,舀一碗水喝下去,“但还要再舀一碗,让面试官也喝下去”;武汉“抱火哥”走红,他说“抱火哥”如果不得到应有的表彰,甚至合同期满解聘,“那肯定是有人疯了”。

在学术江湖里,侠士也经常“以武会友”。博客里,他会时不时针对遥感领域的问题“和某某人掐一架”,或摆个擂台分胜负。

地质学家嵇少丞评价说,比起小说里黄老邪的“七分邪气,三分正气”,李小文邪气不重,是个有大爱的人。

汶川地震后第二天,李小文在自己的博客上“道歉”,说大家都关注汶川的灾情,“但到现在我们还出不了一幅图。”

看见温总理去灾区,飞机上工作的照片还是地图,而不是遥感出的现势图,李小文说,“我们搞遥感的,真是恨不得打个地洞钻下去,就算地震殉国算了。”

李小文的一名博友说,李小文多少有些魏晋文人的风骨,而这种风骨,就是现在学术界缺少的真性情,是学者本分的回归和做学问应有的那种心态。

李小文大学时期的校友戴绍基说,李小文的言行,维护了传统知识分子的风骨,本色、随性,这种影响甚至比他在遥感领域做出的贡献更可贵。

如今,李小文的博客更成为了学生和同行答疑解惑的平台。隔三差五,就有人在博客里留下专业问题等待答复,李小文会挑出其中一部分解答。如果问题繁琐,他会主动要求对方留下邮箱地址,邮件里,他最爱用的落款是,小文。

新京报记者 贾鹏 实习生 罗婷 曹忆蕾 北京报道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姚贝娜 李小文 国魂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姚贝娜 李小文 国魂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