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家到底算不算土豪?

韩毓海   2015-01-16 15:50  

45050G7pfaS_b

马克思(1818—1883)是德国人吗?实际上,马克思出生的时候,还没有德国这个国家呢(统一的德意志帝国成立于1871年)!那么,马克思是普鲁士人吗?可如今普鲁士这个国家早就不存在了(“二战”结束后,连德国的普鲁士省也被取消了)。

就像卢梭不是法国人而是日内瓦人一样,马克思原本是法国人,而不是普鲁士人。

马克思的家乡特利尔,公元293年成为罗马帝国的西部首都,但在随后的1500年中逐渐衰败,直到1794年8月8日法国的军队开到这里,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共和革命,1797年,特里尔作为莱茵联邦的一部分,正式并入了法兰西共和国。

1815年6月,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中被“反法同盟” 打倒后,这个地区方才沦为普鲁士的殖民地,而马克思童年经历的是:莱茵地区的居民希望成为法国人,希望回到共和的法国去。

滑铁卢战争的重大历史意义在于:它是历史上第一场资本家支配的战争,开辟了资本与军事强权联合统治的模式。1814年,欧洲最大的银行家梅耶·阿姆谢尔·罗斯柴尔德的第三子内森担任了反法联军的财务官,集全欧的资本之力与拿破仑的共和革命相对抗,关于滑铁卢事变有许多的传说,其中就包括内森在战争胜负已见分晓时辞别战场,闯过风高浪大的英吉利海峡一路狂奔回家,大肆购买已经崩盘的英国股票,因为他知道反法同盟战胜的消息会极大抬升英国股票的价格,据称,他此举将1·35亿英镑收入囊中。

普鲁士虽侥幸赢得了战争,但财政却因此破产,遂不得不求助于罗斯柴尔德家族,而后者发放贷款的条件却是以普鲁士皇家领土为抵押。

滑铁卢战役改变了人类历史,从此后,人类战争最终往往只会有一个胜者,即投资于战争的资本家集团。

实际上,比起创造了现代银行制度的梅迪奇家族,来自法兰克福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还算是迟到者。早在1513年,当尼科洛·马基雅维利撰写《君主论》这部西方社会科学的奠基之作时,他就已预见到了什么叫“资本家的统治”,时值意大利银行家梅迪奇家族获得了佛罗伦萨的统治权,马基雅维利敏感于这种全新的统治形式,于是,他把梅迪奇家族称为“新君主”。两百多年后,卡尔·马克思把这个“新君主”的统治称为资产阶级专政,马克思说:在那里,国家已经沦为了“资产阶级的资产管理委员会”。

马克思出生于罗马古都,而马基雅维利对罗马共和制衰亡教训的总结,想必令他终生难忘,《君主论》的作者这样指出:被放债者所绑架,这就是罗马帝国崩溃的原因。正是那些放债的巨富,使罗马公民感到:为私人巨富服务,比为国家服务、为公共事业服务获得的报酬更丰厚、奖赏更多,为国家而战、为共和而战,远不如为这些富人而战;与其保卫公共事业,还不如保卫富人的利益。当罗马的将军和士兵纷纷沦为这些巨富的债务人,他们就必然将公共利益、公共事业置之度外,俯首帖耳听命于自己的债主。罗马公民道德的崩溃、法律的崩溃,其根源就在于“城邦内部的巨大不平等”。

马克思少年时代就读的特里尔中学,至今还是德国著名的精英学校,少年时代即精通拉丁文和希腊文的马克思,自然是马基雅维利的热心读者。而当拿破仑的“新共和”被银行家支配的联军所击溃,普鲁士被罗斯柴尔德家族所绑架,这少年时代目睹的变故,想必也给马克思上了宝贵的“人生的第一课”。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马克思 法国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