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待破三题

独家网   田洋   2015-01-14 16:21  

2014年中国经济在通胀率、CPI增幅等指标上都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但持续增长的背后的隐患愈发值得注意。其中,猪肉价格的上涨、投资对经济增长的高贡献率和难以驾驭的金融环境仍然是最显著、最亟需破解的难题。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做大”,这些深植经济体系内部的“小麻烦”也变得越来越棘手……

在发布完去年中国最新的经济增长数据之后,统计局官员这样评价去年的成就:“长跑运动员无法一直奋力奔跑。他必须先调整自己的步伐,才能跑出更好的成绩。”宏观上看,中国经济在过去4个季度创造出了长跑运动员所谓的“段间匀速”,一圈又一圈,保持着稳健的步伐。不过,在漂亮成绩单的背后,仍有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在“亟需”中最紧要的,就是以下三点。

 

46298a24cd9a6d9dba46bfe6c349629c

猪肉价格

政府对GDP增长和CPI控制的承诺在年底得到印证,这渐渐消除了长期以来人们对中国经济“硬着陆”的担忧。但是,新的置疑开始了:中国经济是否能够“实在地”“着陆”?这一发难源自对阴晴不定的CPI(消费物价指数)的担忧。去年全年,中国CPI同比增幅2%,这一看似理想的数字曾经在去年一年中经历大涨大落。比如2014年6月,CPI涨幅就曾一度高达6.4%。CPI与通胀率的关联十分紧密,CPI的不稳定仿佛在向中国经济提问:增长过快是否会导致后继乏力,难以维持?

一定的通胀率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指标,期待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宏观经济学家能从持续的通胀中获取一丝安慰,但消费者却不能——在中国,三分之二的通胀是由于食品价格上涨,而食品价格上涨的根源来自猪肉价格的上涨。去年的猪肉价格低,农民养猪的少,投入市场的生猪数量又因为疾病的出现相对前年大幅下降。这导致猪肉价格仅在6月份就上涨了11.4%,折合成年率是265%。这打乱了许多经济学家的通胀预测。“也许我应该成为一名兽医,那样肯定能挣得更多。”里昂证券的安迪•罗思曼说。

无疑,食品价格的无理变动会对消费者的信心造成极大冲击。猪肉价格的变动,可能会造成难以估量的深远影响。

 

635436303974999755

固定投资

另一种反对的声音继续警告中国经济的增长不应过度依赖投资。增长源的不合理比增长速度更加让人担忧。根据资本经济公司的马克•威廉姆斯的统计,投资在中国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中占到了62%。尽管政府努力收紧信贷,但是在过去四个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如建筑、工厂和设备)的同比增长率仍然达到了21%至26%。在中国,大部分投资都由国有企业完成,而国企同时是银行放贷的首要对象。大量投资是否能迎来预期的回报?如果不能,大银行的坏账率就将再度提高。

其实,关于投资在中国经济增长中占比过高的话题早已是老生常谈。遗憾的是中国经济的结构似乎还不允许一种更高效的提速方式。每次面对经济增长压力时,政府都会祭出“投资”这把双刃剑,还往往都能奏效。现在,经济体制改革和提速压力把局面变得更复杂了,政府是否也该对这种经济增长方式作出有效的调整?

 

U7470P31DT20141223152911

融资环境

从表面上看来,银行的压力不小。现在,各大银行都相互在借贷市场上拆借高利率。去年,在6月这个典型的强劲贷款月,各大银行相继发放了6340亿元人民币(约合980亿美元)的贷款。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的彭文生指出,这将使今年的贷款账目上增加将近7.5万亿元的贷款,从而让经济走上正轨。

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市场的融资环境异常宽松。去年,央行颁布了一套更为广泛的“社会融资”措施,其中包括公司债券和一些“信托”公司重新打包的贷款。通过这一系列举措,惠誉评级机构预估今年中国市场的融资总金额可达14.5万亿元人民币。惠誉甚至将这个数字还称为“保守估计”。惠誉认为,更好的融资方案(包括香港的信用证贷款,更多的贷款来自信托公司及类似公司)可能使今年的融资额超过18万亿元。这将使中国的融资额从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24%飙升至185%。

随着经济体系的逐渐凝固,金融在中国经济中的作用显得愈发难以驾驭。2007年,中国只要花费1.28元的额外金融支出就能实现GDP的增长,而现在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2.38元。中国的经济目前增长平稳,但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来说,还必须增加更多的投入才能保持稳健。宽松的融资政策出现在2014年很好理解,但对轻松融资可能带来的并发症,不知以央行为主导的官方金融机构是否做好了接招的准备?

责任编辑:玉樟子 关键词: 中国经济 投资 融资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