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警告西方:衰弱的俄罗斯很危险

中金在线   2015-01-13 11:46  

1

随着俄罗斯为捍卫卢布和抵制资本外逃,俄罗斯的外汇储备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耗,俄罗斯的外储已经下降到了雷曼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表示,俄罗斯的衰弱对整个世界来讲都很危险。

俄罗斯的违约已经难以避免,据国际金融协会(IIF)表示,考虑到俄罗斯公司的美元负债和长期资本外逃,俄罗斯外汇储备的危险线是3300亿美元,俄罗斯在去年底的外汇储备下降到3880亿美元,最近还在因为卢布的不断下跌,还在消耗。

据《纽约时报》报道,卢布下跌已经导致奶酪、香肠、印度香米陷入了供应短缺的状态。当任何一种食品出现刚性缺口的时候,购买者唯一的选择就是购买更多的其它可替代食品,出现刚性缺口的商品种类就会增加,快速加剧通胀的深入和卢布贬值的压力,通胀恶化和卢布贬值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知名经济学家如松表示,现在,卢布继续下跌,银行偿还外债的能力继续下降,资本金快速消耗,直至短缺,支付困难的时候会造成挤兑,在对外(外债)和对内(储户)双重压力之下走向破产。

如果俄罗斯政府印钞拯救银行,那必定带来卢布更疯狂的下跌,无法改变银行破产的命运,还不仅仅如此,连带的是卢布与俄罗斯一起破产。

加布里尔警告西方试图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削弱莫斯科的企图,称“那些想削弱俄罗斯,挑衅当前局势的人对整个欧洲而言更加危险”。俄罗斯与欧洲国家去年因相互实施制裁给双方造成巨额损失,出现两败俱伤的局面。

2014年3月以来,美国和欧盟因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实施多轮制裁,重点对能源、金融和军工领域进行“精准打击”。在美欧制裁和油价走低等因素作用下,俄经济处境困难。然而,欧盟制裁并没有达到迫使俄罗斯屈服的目标,反而伤及自身。

作为反制,俄罗斯宣布禁止或限制从相关国家进口农产品和食品。俄总统普京之前出访土耳其时更打出“能源王牌”,宣布暂停“南溪”项目,改变对欧供气工作模式。

据欧盟委员会预计,由于对俄制裁,欧盟今明两年将分别减少400亿欧元和500亿欧元收入,分别占欧盟国内生产总值的0.3%和0.4%。而普京决定拧紧“南溪”阀门,无疑又给复苏脆弱的欧洲经济再添一抹愁云。

在对俄制裁上,欧盟国家态度尴尬:不能不制裁,又不想过度制裁。因此,欧盟要么在制裁面前“顾虑重重”,要么在制裁中“手下留情”。

无论是法国总统奥朗德看似“无意”的突访莫斯科,还是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能源部长加布里尔直接呼吁就“南溪”计划重回谈判桌,无不显示出欧盟的尴尬。

加布里尔称,美国与欧洲存在着一股势力,这股势力的目的就是彻底打败他们的“超级大国对手”。但他们的这一目的并不符合德国和欧洲的利益。他认为,进一步进行反俄制裁是完全错误的。

因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立场问题,西方国家自三月以来几次对俄罗斯政治人物,商人和公司集团进行制裁。最后一次制裁措施是12月实施的,美国总统宣布对克里米亚进行经济封锁,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的的一些重要人物被列入制裁名单。

5日,法国总统奥朗德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采访时强调,普京已为其在乌克兰东部的行动付出沉重代价。“如果俄罗斯出现危机,对欧洲未必是好事。我认为,对俄罗斯的制裁现在应该停止了。”他强调:“普京对我说,他并不想吞并乌克兰东部。我相信他。他只是不想让乌克兰转投到北约阵营,不希望看到北约部队出现在自己的边境上。”

4日,捷克前总统克劳斯也表示,破坏俄罗斯的稳定不利于西方国家。他说:“西方与美国,以及我国的一些‘革命者’认为,破坏俄稳定和制造混乱对我们有利,这很愚蠢。乌克兰的动荡就已足够,重返冷战有什么好?”

芬兰外长也认为,对俄制裁的目的不是要给俄造成长期伤害,而是为了政治解决冲突,俄经济危机对欧盟是不利的。

加布里埃尔强调,对俄制裁的目的不该是令俄罗斯陷入经济与政治混乱的局面,因为一旦俄罗斯的局面在此后变得不可收拾,那么整个欧洲也会因此陷入混乱之中。

涉及到俄罗斯全球媒体都不会放过它的邻居中国是何种态度。就在市场以为俄罗斯卢布危机已经过去,中国管理层也是如此认为的,否则就不会在上月中旬出现中国“支持中俄管道供油250亿美元,中俄原油增供673亿美元”这样的报道。

不过,俄罗斯已经无法通过缩减财政支出的手段自己化解危机,普京只能借助国际的力量,其实普京知道是谁?那就是美联储,如果美联储不行,欧洲中央银行也可以,就像上世纪80年代的拉美危机,最终需要美联储出手拯救。

所以,普京如果违约,很可能不敢面向西方,对象很可能是中国,就像委内瑞拉所作的那样,对中国违约,对自己的死敌美国并不敢违约。

他们不仅仅是怕奥巴马,而主要是害怕耶伦,耶伦手中掌握着硬通货,同时也掌握着主要的国际清算机构,如果掐死委内瑞拉的国际清算,委内瑞拉马上就会发生革命,因为没有了出口收入,很多生活必需品都没法进口,生活必需品缺乏,社会会一片大乱。

这世界上,只有信用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信用是通过长期的积累建立的,你可以不理奥巴马,但不能得罪美联储。

世界上违约的“惯犯”国家中,前几名包括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巴西、阿根廷等,俄罗斯也曾经在一战的时候违约,黑掉欠英国10亿英镑的债务(大约数,十亿多一点),粗略地按金价的变化来计算,相当于现在的2010亿英镑(3000多亿美元)左右,这就是俄罗斯,如果将中国在俄罗斯的权益(主要是原油款项)黑掉,也不会有很深的内疚。

最后加布里埃尔还指出,俄罗斯一旦局势动荡,其所拥有的核武器可能流入恐怖分子之手,这将是全世界面临的最大噩梦之一。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翟帅 关键词: 德国 俄罗斯 俄罗斯经济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