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家为何比军人更遭恐怖分子仇恨?

网易   李熙   2015-01-09 09:26  

20150108110846699

2015年1月7日,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位于巴黎的总部遭武装分子袭击,包括总编在内的12人死亡。这家杂志数次处于极端分子叫嚣报复的公共事件漩涡之中,总编也被“基地”组织悬赏过人头。

1989年伊朗教士因讽刺文学《撒旦诗篇》发出著名的“追杀拉什迪”敕令,拉什迪本人长期被追杀,甚至作品的译者和出版商们也有多人被杀伤

1989年,伊朗宗教领袖和实际统治者霍梅尼下令处死英国小说作家拉什迪,因为拉什迪在《撒旦诗篇》一书中嘲讽了伊斯兰教。“拉什迪规则”由此而生:“不管谁反对伊斯兰教、先知和《古兰经》都可以被教士以教内敕令判处死刑;任何与亵渎者有关联的人也必须被处以死刑;所有的穆斯林都应该参与到非正式的行动网络中来实施这一威胁。”

在践行此原则的过程中,1991年7月11日,《撒旦诗篇》日文版译者五十岚一在筑波大学被刺杀,意大利版的译者埃托雷•卡普里奥洛被殴伤、刀捅,1993年挪威版的出版商威廉•尼加德亦遭枪杀。在土耳其,37人死在一场针对土文译者的纵火案中。而拉什迪从1989年到2011年,被不止一个伊斯兰教士发出了处决敕令,拉什迪一直处于英国警方的24小时贴身保护,英国航空公司甚至曾拒绝拉什迪登机,以免招致袭击,殃及其他旅客。

伊朗教士不止因讽刺追杀拉什迪一人,2012年伊朗流亡说唱歌手沙欣•纳杰菲因在新曲中嘲讽了第十世伊玛目,被大阿亚图拉们发令悬赏十万美元买人头

拉什迪虽然有名,但伊朗教士发世界追杀令的热情并不只会倾注在单单一个小说家身上。伊朗说唱歌手沙欣•纳杰菲在2005年因自己的讽刺歌曲创作被迫流亡后,2012年又因自己的说唱歌曲收到了教士的处决敕令。2012年5月初,沙欣•纳杰菲在自己的新曲《嘿,纳吉!》中嘲讽了第十世伊玛目,并借此表达对伊朗当局压制人权、破坏道德价值的不满。不久后,伊朗的19名大阿亚图拉(最高级教士)中的萨非•戈尔佩甘尼和纳赛尔•马卡雷姆•设拉子分别发出敕令,称纳杰菲“叛教”,要求虔诚信众处死此人。跟着伊朗国内就有网站悬赏十万美元买“叛教者”沙欣•纳杰菲的人头。

2013年“基地”组织的“反伊斯兰罪人悬赏追杀令”里没有一个西方军警和政要,但过半都是讽刺过穆罕默德的文艺业者:三个漫画家、两个登过讽刺漫画的编辑、此次遇害的法国《查理周刊》总编

2006年美国学者迈克尔•米勒在文章《作为武器的冷嘲》里说过:“独裁者、暴君和恐怖分子们不能放过任何公开的嘲讽,他们的自大程度和脸皮的厚薄成反比”。 “基地”组织的悬赏追杀令就是最好的例证。2013年三月,“基地”组织阿拉伯分支在自办的圣战杂志《鼓舞》上刊登了“反伊斯兰罪通缉犯名单”,这11个“罪大恶极侵害伊斯兰教的犯人”的身份、照片被标示在名单中。“任何虔诚穆斯林”都可以格杀他们、揭榜悬赏。而这11人中没有一个是在阿拉伯地区发动或参与战争的军人和政要,也没有一个是判决、逮捕或击毙过穆斯林的司法机构人员。11人名单有六个是与讽刺艺术有关的文艺业者,其中包括此次在巴黎袭击中身亡的漫画周刊《查理周刊》总编夏尔伯,刊载过讽刺穆罕默德漫画的《日德兰邮报》前主编卡斯滕•加斯特和文化版编辑弗莱明•罗斯,画过讽刺穆罕默德漫画的荷兰漫画家拉尔斯•维尔克斯、丹麦漫画家库尔特•韦斯特加德、美国漫画家莫莉•诺里斯。

2010年,“基地”组织的索马里外围成员试图在丹麦刺杀讽刺过穆罕默德的漫画家韦斯特加德

“基地”组织在悬赏买仇视的漫画家们的人头之前,还会直接派属下刺杀被悬赏的漫画家。2005年9月30日,丹麦《日德兰邮报》刊登了12幅讽刺穆罕默德的漫画,其中漫画家库尔特•韦斯特加德的作品最受争议:穆罕默德的头巾上有个引线已经点着的炸弹,上头写着回教教条。此次遇袭的法国《查理周刊》在2006年还重新刊载了这些漫画。这些漫画面世后,极多穆斯林公开宣称要干掉韦斯特加德。2010年1月,一名28岁索马里男子突然出现在韦斯特加德在丹麦的家门外,企图行凶。袭击者挥舞斧头和利刃,打破了寓所玻璃窗,冲入屋内。正在家中的韦斯特加德立即带5岁孙女,躲进浴室里特制的保安密室。袭击者不得其门而入,歇斯底里地不断大叫“报仇”、“血”,两分钟后被及时赶到的警察击伤制服。丹麦安全机构证实,袭击者是国内一个恐怖组织成员,跟索马里青年党及“基地”组织在东非的头目有密切联系,疑与东非多宗恐怖活动有关。

2010年,因动画片《南方公园》情节提及穆罕默德,“穆斯林革命”网站威胁要刺杀制片人,电视台被迫审查删改节目

现在不止伊斯兰教士,基本上任何“义愤填膺”的狂热穆斯林都能自我授权向批评者发出死亡威胁。美国电视网“喜剧中心”常年播出的知名动画片《南方公园》就因此被迫自我审查。《南方公园》以污言秽语和肆无忌惮享誉世界,羞辱过不少宗教团体,包括犹太教、天主教、佛教、摩门教以及“科学教”,但在2010年的第200集和201集触及——还没来得及真正羞辱——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时,一个致力于将美国建成“伊斯兰国”的“穆斯林革命”团体的网站就对此节目的制片人特雷•帕克和马特•斯通进行威胁,声称他们可能落得和荷兰电影制作人提奥•梵高同样的下场,并公布了他们的片场地址。

提奥•梵高在制作了一部抨击伊斯兰教虐待妇女的电影之后,于2004年在阿姆斯特丹被人刺杀。“穆斯林革命”网站的所有人在随后接受采访时还得意地说:“这哪里是威胁呢,这是提醒他们一种实现概率很大的可能。”美国“喜剧中心”频道惊慌失措,对节目进行了审查删改,用黑色格子盖掉了穆罕默德的角色。

2010年,“基地”组织要员奥拉基发令追杀美国漫画家莫莉•诺里斯,被FBI和军方阻止:FBI为诺里斯提供了全套的隐蔽身份与保护,军方的无人机炸死了蓄谋杀人的主凶

在对抗专业刺客的暴力威胁时,受威胁的文艺业者从自由世界的军方和警察处得到的帮助最大。2010年4月,《西雅图周刊》的漫画家莫莉•诺里斯为声援被威胁的《南方公园》制片人,在“脸书”网站上发表倡议,建议发起“人人都画默罕默德日”,寄望于集合一群漫画家,共同反击“(舆论被审查)所发出的令人恐惧的信息”、表达对《南方公园》制片人的支持。结果美籍也门裔伊斯兰教士、“基地”组织要员安瓦尔•奥拉基在自家杂志《鼓舞》上发令追杀诺里斯,称“她用嘲弄的方式表达了对先知的仇恨”、“这颗毒瘤只能用处决治疗”、“对她最好的容忍就是地狱之火”。

2010年7月,FBI给诺里斯提供了全新的隐蔽身份、掩护职业、安全住所,帮助她重获安全平静的生活。2011年,追杀诺里斯的主凶安瓦尔•奥拉基伏诛:中情局和军方的联合小组在也门北部用无人机击毙了安瓦尔•奥拉基和他的三名同伙。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漫画家 军人 恐怖分子 仇恨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