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媒体如何报道九·一八至日本宣布战败的十年

观察者网   郑渝川   2015-01-03 13:12  

200711300915340ec4c

1945年8月16日,日本最大的一家报纸《每日新闻》(《东京日日新闻》)发出了双面版面空白的报纸,次日至第五日,仍有部分版面为空白。该报社长、关西总部编辑局局长等高层辞职。随后,另一家日本大报《朝日新闻》的高层也宣布总辞职。

《朝日新闻》1945年8月23日发布《关于自我谢罪的声明》,表示对1931年“九一八”事件之后至日本宣布战败投降的10多年时间里,该报误导了日本国民和舆论,表示日本战败也有新闻媒体的责任。而《每日新闻》的高层则表示,战败前一天报纸还在大喊“鬼畜英美、焦土决战”,第二天就彻底转向,实在让人太难堪。

尽管两家日本大报在当时都作出了“谢罪”的姿态,但日本学界和新闻界很多人认为是远远不够的。日本军部对报纸要论的压制,逼迫报人合作,这确是事实,但报纸宣扬军国主义、煽动战争也绝非都源自被动行动。《每日新闻》、《朝日新闻》等日本大报是1930-1940年代日本国内狂热军国主义民粹思潮的受益者,销量及广告收益大幅上升。

日本静冈县立大学名誉教授前坂俊之曾长期供职于《每日新闻》东京总部,长期研究日本战时的传媒统制、新闻史等问题。前坂俊之以大量史料为依据,写成《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一书,对日本各家大报在二战前和战时向日本军部、右翼势力妥协的做法给予批评,并指出,报界对日本军部给予抵制、抵抗,并非不可能。

日本1931年侵华,其实源自少部分少壮派巨人的冒险,日本政府及军界对此不报支持态度,如果当时的主流媒体能够态度鲜明的抨击这种做法,可以左右舆论,政府和军人也将迅速驾驭冒险军人,但事实上,大部分日本媒体在战事一开,就马上站在了支持侵略的立场,从而让军部极端势力不断做大,压缩稳健派的生存空间。在1931-1937年间,报界在日本军部和民间右翼势力的挑衅面前,不断让步,从被动接受舆论管制到发挥主观积极性,积极炮制为侵略暴行辩护的言论,阉割事实报道。

日本媒体如何报道“九一八”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媒体迅速行动,在中国东北投入了大批报道资源,“这种大力报道无条件地追认由军部策划制造的既定事实,煽动了军国主义、爱国主义、拍外性的民族主义”。《大阪朝日新闻》1931年9月26日、10月1日的社论标题分别是,《决不容许他方干涉,维护我帝国政府关于“九一八”事变的声明,维护我国的正当权益》、《满蒙的独立,若是成功将成为远东和平的新保障》。该报还发动日本国民为侵华关东军募集慰问金。

《大阪朝日新闻》在此前曾是一家自由主义色彩浓厚的媒体,经常批评日本军部。为什么这家报纸会突然转换态度。前坂俊之解释指出,日本军部和右翼人士通过“不买行动”,让《大阪朝日新闻》的发行陷入困境,而其竞争对手《大阪每日新闻》则抓住机会,通过煽动战争情绪而扩大发行量。日本其他的主要报纸,如《东京日日新闻》也因为面临类似处境,而选择投向支持军部的对外侵略扩张。

前坂俊之同时也强调,编辑和发行的困难,不足以成为一家报纸牺牲报格的充分理由,因为在当时,也有部分日本媒体和学者对“九一八事变”提出了辛辣批判。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教授横田喜三郎从国际法的角度,质疑了日本军队:“仅以数米的铁道爆破为由占领了南满洲的大多数要地……就算最初的冲突是自卫行为,之后所有的行为也都靠自卫权行使就能说得通吗?”

仙台的《河北新报》则发出了一连串社论,猛烈抨击军方的冒险、政府驾驭局面的无能。日本军部派出宪兵冲进《河北新报》总部,威胁将成立不买联盟,而《河北新报》的社长一力次郎还击称“我社虽然贫弱,但也是言论机关。如果受到从外界来的暴力,我社四百员工将抱成一团死守言论的自由……什么时候被炮击都不会叫苦。成不成立不买联盟是读者的自由……”这番话简写,就是中国读者而今熟悉的“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两根的”。

虚构战争英雄为哪般

“九一八”事变次年,日本军部在上海挑起战事。但因为日军轻视中国军民的抵抗意志,日军疲于苦战。这样的背景下,日军开始炒作“爆弹三勇士”,日本各家报纸予以踊跃响应,在1932年2月24日登载了军方授意的报道,称日军有三名士兵为了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将点燃的炸弹绑在身体上,再把自身投进铁丝网,“以壮烈的牺牲打开了步兵突击的道路”。

“爆弹三勇士”被很快包装为日本的现代军神,载入课本、授予荣誉、建设铜像和纪念碑、编辑传记,日本的电影企业拍摄了多部该主题的影片,还有仰慕勇士的少女跳入蓄水池自杀。70年后,驻伊美军用同样的包装手法,塑造了一个英雄女兵杰西卡·林奇。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九·一八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九·一八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