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的中国海权验证了马汉百年前的预言

独家网   李铎   2014-12-31 00:09  

2014年12月1日,是美国著名海军历史学家、战略家和地缘政治理论家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逝世一百周年纪念日。从1890年起往后的20多年里,马汉写了20部著作和数百篇文章来告诉美国人民和他们的领导者历史和地缘政治对国际关系研究和实践来说有多么重要。他对国际政治的无政府状态、地缘政治对于全球力量平衡的重要性、国家安全政策中海上力量的重要性以及历史对当代国际政治的意义等问题的深刻理解对于生活在21世纪的我们来说,仍然十分具有借鉴意义。

马汉是充满传奇色彩的西点军校教官丹尼斯·哈特·马汉的儿子,生于1840年,1859年从美国海军学院毕业。内战期间,曾在联盟海军服役,后来进入海军战争学院任教。1883年,马汉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著作《海湾与内陆水域》,主要研究内战中海军的作用。他的第二部著作《海权对历史的影响》使他获得了国际性的声誉。这部以马汉在海军战争学院讲稿为基础的著作成了世界上很多海军将领的“圣经”。德皇威廉二世下令在海外的德国战舰必须要有一本《海权对历史的影响》。

在马汉的自传《从帆船到蒸汽机》中,马汉提到,蒙森在六卷本的《罗马史》中对海上力量是全球主导力量的关键的洞见对他影响深远。在《海权对历史的影响》中,马汉重述了海上力量在大英帝国崛起过程中的重要作用。他在这部书中确定了几个狭窄的海峡或者战略“瓶颈”,对这些“瓶颈”的控制是大不列颠取得制海权的关键。他还列举了六项影响海权的因素:地理位置、自然地理形态、国家领土范围、人口数量、民族性和政府性质。根据上述因素分析,马汉预测说美国将会是取代大英帝国的地缘政治赢家。

美西战争使美国成为一个拥有海外属地的世界强国,马汉在《大西洋月刊》上写了一篇题为《美国向外看》(1890)的文章中,敦促美国领导人认识到美国的安全和利益受到欧洲和亚洲的力量平衡的影响。马汉明白,美国,和英国一样,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讲,是一座远离亚欧大陆的岛屿,处在亚欧大陆上的国家受到敌对力量或者敌对力量联盟的威胁。他进一步理解了英美海权在广义上是确保欧亚大陆的地缘政治多元化的关键。他在《海权对法国革命及帝国的影响》中写道,正是英国海军站在了拿破仑与世界主权之间。

这是根据对历史地理的影响得出的意义深远的地缘政治洞见。在以后的著作中,马汉回顾了西班牙和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法国路易十四、法国大革命以及拿破仑时期的法国对欧洲霸权的争夺,在海上力量的支持下大联盟挫败了这些潜在的霸主。

在随后的著作中,马汉还准确地预测了20和21世纪的地缘政治斗争。在出版于1910年的《国际背景下的美国利益》一书中,马汉预见到了即将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潜在的地缘政治条件,马汉指出,德国处在欧洲的中心,并且具有欧洲大陆国家不可比拟的工业和军事力量,因此德国对海权的要求将会对英国形成威胁,最终也会威胁到美国。

马汉早在1901年就抓住了冷战背后的地缘政治现实,尽管冷战是在两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发生的。在《亚洲问题》中,马汉劝说政治家们“瞥一眼”亚洲地图,并且注意到庞大的俄罗斯帝国。他设想一个扩张主义的俄罗斯帝国会被美、英、法、德、日诸国包围起来。这在1945年到1991年间果然发生了。

马汉的预测并未就此结束。他还意识到了中国的潜在力量,预见到了美国终有一天要为中国的崛起而担心。在1893年,马汉就给《纽约时报》写信,在信中他建议美国占领夏威夷,以此作为控制北太平洋的第一步。马汉还在《亚洲问题》中描绘了中亚地区的权力斗争,并且将中国“内部潜在的实力”视为一个潜在的地缘政治对手。

美国学者吉原恒淑分析了当代中国的海军战略:转向马汉。按照马汉的海权要素分析,中国处在东亚和中亚的中心,有着漫长的海岸线、庞大的人口数量、快速发展的经济和正在增长的军事和海军实力,以及稳定的政府。中国的政治和军事领导人也并没有掩饰自己想要替代美国做亚太地区主导力量的愿望。在《红星照耀太平洋》一书中,吉原恒淑和霍姆斯提出了马汉的“两个三叉戟”,即获取海洋经济福利和注重海军武力作战两者并行的理论框架,并认为马汉在两者之中更重视前者的作用,这与对马汉作品的惯常解释是不同的,也是具有创新性和突破性的地方。当然,由于马汉的理论特色和作者的身份等原因,这本书仍将海军的发展作为探讨中国与美国海权的重要指标,但是其所涵盖的内容却不再是单纯的海军发展战略和作战策略,而是以安全和利益为基点向国家整体权力的延伸,这无疑是对马汉“海权学说”的一种新的时代性认识。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明 关键词: 马汉预言 中国海权 崛起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