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路有冻死骨

独家网   水木新风   2014-12-25 09:37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将农民工说成是“流动人口”:“他们是资本的轻步兵,资本按自己的需要把他们时而调到这里,时而调到那里。当不行军的时候。他们就‘露营’。”马克思为“露营”两个字打上引号,因为这些“资本的轻步兵”并非真的露营,而是居住在几乎与露营无异的“木棚之类的住所”里。对这“木棚之类的住所”,马克思的分析已经十分详尽了,可是在资本论发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这类“木棚之类的住所”仍然随处可见,只不过木棚现在变成了铁棚——建筑工棚。现在则似乎到了应该把这个引号也去掉的时候了,因为工人露宿街头——这件连马克思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却真实地发生了!

图片1

12月21日早上,安徽人老崔的尸体被发现在南京市街头。此时的南京,最低气温已经达到零下1度,而老崔却仍然选择露宿街头,以至于失去了生命。一个不锈钢大碗、一个棕色水杯、一个红色的袋子和一辆小型的手推行李车,应是他所有的“家当”。

我看到这个新闻已经是23日的早晨,这一天舆论都集中在某高官落马的事件上,这则新闻毫不起眼。

2853823900

像老崔这样的人并非乞讨者,而被称为打工流浪人群。随着宏观经济越来越不景气,打工流浪人群的数量正在增加。他们选择在离就业市场不远的地铁站、停车场或桥洞,以便早上可以去就业市场抢活,抢不到活就只好“玩”上一天。至于为什么他们选择露宿街头,我们只需要听听这些露宿民工自己怎么说就行了:

“小行路一家小店外,一名来自安徽滁州的民工,坐在台阶上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一言不发。他说,自己是个焊工,但已很久没有找到工作了。他不说自己姓什么,但他说来南京十多年,现在感觉想找份满意的工做,越来越难。

和老崔一样,这名滁州民工也经常睡在龙翔服饰城外的一个角落里,‘我一早就听说有人冻死了。’他说,有10元一晚的集体宿舍可以去住,但里面环境太差,还不如露宿街头。住在街头这事,他不敢和家里人说,‘我就等着再挣点钱,买买年货,回家了。’

对于救助站的‘避寒邀请’,他轻笑一声:‘谁要去那儿?在外面找工作,找到了一天能挣100多。’和他有同样想法的,还有泗洪民工陈师傅,半个多月没有活干,让他有些急。天寒地冻,睡在马路上,又让他有点吃不消。可陈师傅还在坚持着,因为40多岁的他有家要养。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天当被,地当床……习惯了!’在南京,陈师傅有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同伴——同样离家来宁打工的安徽人老陈。老陈说,他们也想睡宾馆,可是工作难找,挣不到钱。再者,打工在外,他们不愿把钱浪费在‘享受’上,更不愿把时间耗费在救助站里和来往救助站的路上。”

20111130204851452177509

自由派学者或许会以此作为其主张土地私有化的理由。在他们看来,农民工之所以无法在城市立足,是因为农民工无法将村里的土地出售换取立足城市的资金。他们似乎觉得所有土地都像北京城郊那般值钱,只要卖了土地,农民就可以体面的变成市民。

左翼学者称目前的城乡二元体制使得中国在城市化过程中没有像巴西、印度那样出现贫民窟。这并非没有道理,但现在看来似乎过于乐观了。按照他们的设想,像老崔这样的失业者(临时工应该被当做失业者)会回到农村,但我们发现很多人没有,他们宁可瞒着家人露宿街头,起早贪黑找零活干,因为他们需要体面地带着工钱回家。当在城市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农民工确实可以回家,但仍然不得不面对收入减少,生活水平下降。

劳工缺乏保障是目前的一个突出问题,劳工的处境非常脆弱,家庭成员一旦出现工伤,或者失业,就极可能陷入困境甚至绝境,这其实也是社会治安的一个隐患。

如果我们中了新自由主义的圈套,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那么广大劳工的苦楚只会更多。波兰尼把货币、土地和劳动力视为“虚拟商品”,如果这三个要素被完全商品化,那么社会就要崩溃。目前在中国,货币与土地的权力都被牢牢地掌握在国家手中,只是劳动力方面受到资本的控制。而没有劳动合同、社保、失业救济的非正规就业占到了就业总量的大半壁江山。

很多自由派学者将城镇化的矛盾指向国家制度与资本、人民的矛盾,他们只关注土地如何进一步私有化,却根本不谈劳工保障的问题。这意味着他们所谓的替农民说话很可能是谎言,因为在当下真心替农民说话就不能不替工人说话,农民工人几乎是一体的。他们口称民主,却对二战后西方尤其是东欧强盛的工人运动缄默不言。他们只批判官僚特权,却不批判资本特权,更不谈工人权利。李克强总理说过,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这句话给了我们一个准绳。只有工人地位提高了,农民工才可能拿到更多的工资与更好的社会福利,才能在城市立足,经济学家声称的城市化带来的新增消费需求才可能实现。

201241314838288

西方二战后之所以能够进入黄金年代,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着强大的工人力量。这保证了人们的收入可以与劳动生产率一起增长,尽可能削弱资本主义内在生产过剩的矛盾。中国要造就自己的黄金年代,也需要更多地倾听劳工们的心声并对他们投入更多的保障和关怀!

(本文作者为独家网专栏作者,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农民工 新自由主义 城镇化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