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和俄罗斯各自在纠结什么?

南风窗   方亮   2014-12-24 11:08  

20141221_433900_600

2014年10月中旬,当普京决定从俄乌边境撤出军演部队、乌东部二州的亲俄武装也开始撤出重型武器,乌克兰危机一度迎来实质性缓和。但紧接着,乌东部分离二州的选举引起基辅当局的“经济封锁”,而普京在G20峰会上受到西方压力提前退场,以及美国副总统拜登造访基辅暗示将加强对俄制裁,则标志着围绕乌克兰的大国博弈重新加剧。

盘点这场持续一年多、造成4000多人丧生(其中1/4死于9月5日停火协议生效后)的危机,首先需要厘清的是乌克兰“二月革命”是一场内部因素占主导的革命,革命的资金、人员、意志主要来自乌克兰寡头集团。这是在西方已“不愿”迅速接纳新成员的背景下,乌克兰的单方面“主动”西进。结果普京的板子打在了乌克兰身上,账却算在了西方头上。12月4日,普京在国情咨文中宣布,不允许西方以肢解南斯拉夫方式对付俄。

西方的绥靖亦为一种轻视

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初,“新冷战”之论频出,但外界清楚这种说法并无“冷战”一词本身的含义。奥巴马2014年3月公开表态称,俄罗斯只是一个地区大国,他还重复了2012年竞选时的判断:美国的“头号敌人”为“基地”组织而非俄罗斯。任凭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在美国国会上高喊“我们不能靠毛毯打胜仗乃至维护和平”,欧美当时却连武器都不打算提供给基辅。

在西方看来,尽管自今年夏季乌克兰冲突加剧以来,俄军机在欧洲的活动大幅增加,但莫斯科并没有能力跟欧美演绎一出真正的“冷战”大戏。尽管莫斯科吞并了克里米亚,并在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支持亲俄武装,北约却在威尔士峰会上将“红线”划在了波罗的海国家至东欧一线。奥巴马在乌克兰危机高潮背景下访问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宣称对塔林、里加、维尔纽斯的保卫“与保卫柏林、巴黎、伦敦一样重要”;北约峰会拿出的最“硬”举措则为:在东欧北约成员国部署快速反应部队。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欧洲国家普遍对这场危机不堪其扰的背景下于8月23日访问了基辅,规劝波罗申科在克里米亚和东部二州的问题上展现灵活性。虽然德国原则上仍站在乌克兰一边,这一动作却使得默克尔的角色在逻辑上已经类似于“慕尼黑阴谋”中的张伯伦和达拉第,而克里米亚则早已被国际媒体比作苏台德区。此中区别只在于一点:希特勒侵略前,英法两国对捷克负有盟约义务,而如今西方却并不对乌克兰负有这种责任,2008年对格鲁吉亚同样如此。

西方对乌克兰危机“隔岸观火”,纵容了危机的恶化。用公投来决定是否独立并加入俄罗斯的决定,是克里米亚议会在30名“不明身份”武装人员劫持议会大楼后做出的,而且整个公投过程都在此类武装人员参与下进行。虽然很难说武装人员的存在压制了真实的克里米亚民意,但它毕竟为公投的合法性打上了问号。而且,乌克兰独立后克里米亚半岛一直存在独立倾向,却未能成功,此番俄罗斯发力它便迅速独立。俄罗斯还将其收入囊中,创下冷战后为数不多的吞并他国领土的先例。

但欧美选择了绥靖和软制裁。奥巴马3月接受采访时坦承,华盛顿对莫斯科束手无策。但实际上他的潜台词是,美国不会理会俄罗斯的胡闹,也不会下血本帮助乌克兰。欧美显然在绥靖俄罗斯,只不过这种绥靖无法与二战前英法对纳粹德国的妥协等量齐观。当从荷兰出发的马航班机在乌东部上空被击落、“俄罗斯潜艇”的迹象出现在瑞典海域、法国石油巨头猝死莫斯科机场等意外事件纷至,欧美的舆情就给俄罗斯贴上了疑似始作俑者的标签。而10月末欧洲8国及北约紧急拦截26架逼近不同国家领空的俄罗斯战机,更是将这种不信任暴露无遗。

普京的乏力

当面对希特勒之流时,西方都有足够的担心作为理由来让他们采取“割肉饲虎”式的绥靖政策,或是奉行绝地反击的“杜鲁门主义”。但是,普京的俄罗斯却没有能力让西方产生制度面临存亡威胁的恐惧感。

2014年9月初,奥巴马刚在塔林放出了北约将保卫波罗的海三国的承诺,俄方武装人员就上演了一出“跨境至爱沙尼亚抓人”的好戏,其间手榴弹爆炸引发的硝烟让爱边境百姓恐慌地以为战争又打响了。这种恐慌也体现在9月19日乌克兰、波兰、立陶宛三国防长签署的组建联合武装的协议上。然而,对于更广大范围的国家来说,这次越境袭击及其后续动作可能引起的是天然气断供、贸易利益的部分丧失、国家联盟关系中的责任义务履行等,这些都无法直接引发存亡之忧。

对当下国际体系来说,俄罗斯所能带来的最大威胁或许在于它的核武库。但是,对于经历过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而且在1985年的日内瓦收获了“核战争中没有赢家”这一美苏共识的世界来说,普京及其将军们动辄拿核武器说事的动作最多也就是给国内民众提气的“漂亮话”。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西方 俄罗斯 普京 乌克兰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