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国外交政策的重大转向

独家网   李铎   2014-12-23 09:47  

在日前结束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中国决定把与周边国家的关系的优先性提升到比与美国和其他大国的关系之上,这预示着中国外交政策将会有一个重大转变。这一决定反映出北京方面认为搞好与亚洲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比搞好与发达国家的关系更有利于国家的振兴。这也预示着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可能会对西方对中国利益的干涉越来越缺少耐心,并且会在巩固自己的核心利益和压制改变国际秩序的诉求方面更加自信。面对这一形势,西方媒体开始不淡定了。中国这一政策转向让他们觉得中国这回可能真的不想跟西方玩了。日前,外交家网站刊出了一篇文章,将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作出的战略部署解读为中国对现存国际秩序的挑战,并且呼吁美国采取措施以“遏制中国”。以下为文章的节译:

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改变了总体外交部署的顺序。总体外交部署是一个很简单但是具有权威性的对外政策的清单。这份外交部署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制定外交政策的概念性纲要。总体外交部署很少谈论怎么样来制定外交政策,但是,它确实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这份清单的顺序暗示了某种优先性,特别是在改革时期。总体外交部署为所有的官方分析、文件和与外交有关的政策指示提供了一个框架。

尽管建国以后经历了一些变动,但是总体部署的顺序一直保持着某种连续性。在革命胜利之初,毛泽东提出了“三个世界”的划分:第一世界指的是美国和苏联,第二世界指的是美国之外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第三世界指发展中国家。在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重新定义了这个框架,“三个世界”成了“大国”、“周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1979年以来的改变都是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一些新的内容。江泽民在16大报告中提出了“多边组织”。胡锦涛在18

因此到2012年,这一总体部署包括:大国(通常包括美国、欧盟、日本和俄罗斯)、周边国家(中国边境周围的国家)、发展中国家(世界上的低收入国家,包括中国)、多边组织(联合国、亚太经合组织、东盟等)和公共外交。

从十八大报告中可以看出中国官方是怎样根据总体外交部署来制定具体的外交政策的。在大国关系方面,“推动建立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新型大国关系”。在与周边国家关系方面,报告表述是中国应当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巩固睦邻友好,深化互利合作,努力使自身发展更好惠及周边国家。在与发展中国家关系方面,十八大报告提出要支持他们在国际事务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报告提出中国要“将积极参与多边事务,支持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等发挥积极作用,推动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朝着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在公共外交方面,中国应该“扎实推进公共和人文外交,维护我国海外合法权益。”

提升与周边国家关系,降低与大国关系的重要性

2013年,新的发展预示着总体外交部署会发生重要改变。2013年9月,中国外长王毅表示,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已经成为中国外交工作的“优先方向”。一个月之后,中共中央举行了史无前例的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重新讨论与周边国家的外交政策。新华社在2014年初高度评价了这一政策转变,习近平在近期结束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阐述总体外交部署的框架时,将对周边国家的关系提到了第一位。

和党的外交方针所发生的重大改变一样,主要的驱动力是对长时段的经济和地缘政治趋势的评估。北京方面认为周边地区对于中国的未来越来越重要。中国副外长在4月份表示,中国欲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的贸易额达到了1.4万亿美元,超过了中国欲美国和欧盟贸易额的总和。他还指出,中国前十位的贸易伙伴中,有半数都在亚洲,并且百分之七十的对外投资都是在亚洲。区域整合的趋势将会继续。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判断亚太地区仍然是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如果这一地区能够实施结构改革和加大基础设施投资的话。中国领导人正在努力通过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亚投行和其他刺激措施来让这一潜力变为现实。

更重要的是,中意识到自己必须保卫自己的地缘战略侧翼,来为自己上升为国际关系中的上层力量做准备。中国领导人正在意识到那些前车之鉴带来的教训,在历史上无论是亚洲还是欧洲,即将成为地区领导力量的国家都会成为战争的受害者,这些战争一般是由与周边国家的冲突引起的。中国东海和南海的领土争议和摩擦使得这种危险活生生地摆在了政策制定者的面前。中国在试图巩固自己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并且削弱潜在的威胁,比如美国的联盟系统,这是中国提高周边安全系数的一个重要途径。用中国副外长刘振民的话来说就是,亚洲政治安全和经济发展之间的不平衡已经日益成为主要问题,中国建立一个亚洲命运共同体的计划正是旨在解决这样一个不平衡。

提升与周边国家关系的优先性必然意味着降低与美国和其他大国关系的战略优先性。尽管西方市场和技术对中国经济增长来说很重要,但是近几十年来制造业中的趋势已经削弱了工业西方对中国的重要性。全球金融危机给发达国家带来了很大程度上的经济停滞和政治混乱。在技术方面,中国已经在知识和能力上缩小了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尽管中国的自主创新能力还比较弱。新兴市场的出现将会超过发达国家成为新的需求和增长引擎。迅速现代化的中国军队也将在作战能力方面与现代军队缩小差距,特别是在中国周边水域。

这次会议显示出了总体外交部署的一个可能的改变。习近平强调了发展中国家的次概念:要扩大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把我国发展与广大发展中国家共同发展紧密联系起来。中国学者认为这些特别重要的伙伴是支持国际秩序改革的重要力量。中国媒体已将这一标签贴到了俄罗斯、巴西、南非、印度、印尼和墨西哥等国家身上。官方报道也明显地放弃了传统的“发展中国家”的自我定位。

美国联盟及其伙伴日益重要

由于中美之间最近在气候变化等议题上的合作取得了一些突破,因此中国降低对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关系的重要性可能会让人感到吃惊。双方甚至在军事合作领域都已经开始合作了。这些发展显示出对中国而言中美关系仍然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美国在经济、政治、军事和文化等方面的非凡实力使其成为影响中国崛起的最重要的国家,这在今天仍然如此

尽管如此,分析人士仍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周边外交和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将会降低中国与发达国家关系的重要性,尽管这些国家在国际政治上发挥着重要影响。欧洲国家已经发现了中国有多么不重视他们对中国政策的看法。中国不仅拒绝了西方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的批评,而且针对欧洲国家采取了报复措施,因为英国接见了达赖喇嘛,挪威承认中国的异见人士刘晓波。类似的,中国也表现出了对美国批评的抵抗。北京不接受华盛顿对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表态的批评。中国也没有放慢建立新的机构和机制以便建立自己对亚洲领导权的脚步。

随着中国国力的增长,和中国在亚太地区地位的巩固,中国会越来越难以忍受西方对敏感政治话题的干预。北京也会进一步巩固自己对亚洲的领导,并且开始要求改变国际秩序,以便更好地反映权力分配的变化。在竞争日益激烈和互相不信任的情况下,一个愤怒的美国可能会发现自己被迫日益增加措施来防止中国威胁其利益的行为。

为了防止这种可能性,美国需要加强和协调与亚洲盟友的关系,特别是要协调好与中国周边的发展中国家的关系。美国将继续在确保稳定的关系和遏制中国的不当行为中起着关键的作用,但协调区域大国将会是使得中国支持而非挑战国际秩序基本原则的重要途径。

来源:http://thediplomat.com/2014/12/chinas-big-diplomacy-shift/作者:Timothy Heath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明 关键词: 总体部署 周边外交 中国崛起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