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也有韩国人的份儿?别栽赃了!

独家网   张幂   2014-12-19 11:40  

QQ图片20141218154419

12月13日是中国的首个“南京大屠杀”公祭日,12月17日笔者浏览各网站时无意间发现了一篇题为《“南京大屠杀”攻城部队4成是朝鲜人?》(注:1896年,朝鲜高宗在俄国的支持下,改为大韩帝国,从此李氏朝鲜改国号为“韩”。)的文章,看到这篇文章后笔者非常愤怒,文中关于南京大屠杀有朝鲜人参与的论述完全是胡说八道。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个新话题了,笔者在四年前在线访谈“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时提过这个问题,当时朱馆长予以断然的否认,根本不存在。

现将该文作者的文章摘录如下:

1937年,南京城因中华门城墙守城士兵打磕睡被日军攻破,第一个登城的就是高丽联队。在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之后,有5支日军因为“作战勇敢”受到日本天皇的奖励,其中就包括前面提到的高丽联队,一个就是完全由3万朝鲜人组成的“鲜人部队”。战后远东法庭审判时,松井石根说在南京首先开始进行大屠杀和强奸中国妇女的,就是其下辖、同时也是最早进入南京城的“高丽联队”。有证据显示:在所有攻占南京城的日军部队中,朝鲜人所占比例高达40%!战后,很多日本人的回忆录中都提到过朝鲜军人对日本的“忠诚”。而这样的忠诚在中国人眼中就是残忍!南京大屠杀期间,《朝日新闻》曾登载了一张日本随军记者在南京所拍的照片,标题是“南京之战中的朝鲜勇士”。其主角出生于忠清南道,叫李虎巴,日本名字是武藏正雄,是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15师团朝鲜联队的军曹。

一些当时幸存的老南京(当时是收尸队的)回忆,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当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日本从朝鲜征调的朝籍士兵,其残忍手段一点也不逊于日本兵。现住工人新村的南京汽车集团退休职工王克俭老人(81岁)回忆说:“很多不戴钢盔的鬼子兵(朝籍士兵,没钢盔戴)强奸女人后活活挖出女人的子宫再套在女人头上,把人活活窒息而死!还起名叫‘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妈了个B的,记住这帮杂种!”

从文章的内容就可以看出,作者对攻占南京的日军作战序列根本不了解。据史料记载,1937年12月1日,日本最高统帅部下达了华中方面军的战斗序列令,命令以松井石根为华中方面军司令官,下辖上海派遣军(先由松井石根兼任司令官,后改由朝香宫鸠彦任司令官),以及柳川平助为司令官的第十军侵攻中国国民政府首都南京。而这两支侵华日军部队,又下辖了来自名古屋、岐阜、丰桥、静冈的藤田进第三师团,来自金沢、富山、敦贺、鯖江的吉住良辅第九师团,来自丸龟、松山、德岛、高知的山室宗武第十一师团,来自仙台、高田、新发田、若松的荻洲立兵第十三师团,来自京都、福知山、奈良、津的中岛今朝吾第十六师团,来自东京、甲府、佐仓的伊东政善第一O一师团及其他部队,来自熊本、大分、都城、鹿儿岛的谷寿夫第六师团,来自久留米、大村、小仓、福冈的牛岛贞雄第十八师团,来自宇都宫、水户、高崎、松本的末松武志第一一四师团,还有来自福山的国崎支队山田铁二郎的步兵四十一联队。在上述所有的日军部队的建制中,并没有“松井石根的第十五师团”。

“高达40%是韩国人”这种说法更是不靠谱。假设当时真有一个联队(约5000人)为朝鲜人组成,但按当时攻占南京的日军部队总数约20万人来计算,也达不到40%的比例。就算有一个由朝鲜人组成的师团(3万人)也只占日军兵力的15%。但事实上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师团。1938年1月5日,日本陆军省提出实行朝鲜人现役志愿兵役制的计划。2月18日,日本内阁通过决议,决定实施朝鲜志愿兵制度。2月22日,日本以敕令第五十九号的形式公布了朝鲜特别志愿兵令。12月7日,朝鲜总督府陆军志愿兵训练所第一批400名学员训练后毕业。12月10日入伍日本驻朝鲜师团下属部队。从上述资料上看,在1937年12月至1938年1月的南京大屠杀期间,日本陆军省提议在朝鲜实行志愿兵役制,这个提议当时还没有得到日本内阁批准,而朝鲜第一批陆军志愿兵训练毕业入营,更是在南京大屠杀发生一年后的1938年12月,因而说南京大屠杀期间有朝鲜人的日本军参与是站不住脚的。

根据维基百科介绍,日军第十五师团第一次编成于日俄战争时的1905年(明治38年)4月1日,1925年5月1日取消番号废止,其后于中国抗日战争爆发后的1938年(昭和13年)4月被再次组建。8月份自上海登陆中国大陆。南京大屠杀发生时间是1937年12月13日-1938年1月。当时十五师团还没组建如何能参与南京大屠杀? 

对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言的问题,朱成山有过论述:在参与调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过程中,也曾亲耳听到个别幸存者谈过类似的话。值得指出的是,幸存者老人由于年事已高,南京大屠杀历史发生的时间相距过长,记忆上的误差是可能发生的,也是可以谅解的。以此“孤证”作出肯定的判断是欠妥的。

“南京大屠杀中日军里很多是韩国人,以至于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时,松井石根辩称说南京日军军纪败坏,是因为朝鲜人连(联)队带头强奸中国妇女开始的。”朱成山说他研究南京大屠杀史多年,也系统地看过东京审判的不少史料,从未见到这种所谓的“松井石根的辩称”,所以怀疑其资料的准确性,是否引用什么文学艺术作品?即使是真实的史料,那也是甲级战犯松井石根或其律师的推托之辞和不实之词。把“日军军纪败坏”说成是“因为朝鲜人连队”造成的,松井石根作为华中方面军司令官,他应该知道所属部队是否有朝鲜人的群体。

QQ截图20141219153028

关于南京大屠杀有“朝鲜部队”参与的问题媒体早有报道,2009年7月出版的环球时报引述韩国《朝鲜日报》网络版12日报道称,中国网民撰文表示,“南京大屠杀的主犯是韩国人,当时日军的40%是韩国人,松井石根15师团中的韩国联队最先强奸中国妇女”。有韩国学者认为称“南京大屠杀主犯是韩国人”没有根据。至于中国网民帖子中所列出的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朝鲜人名单”,这些名单其实是韩国民族问题研究所和亲日人名字典编纂委员会于2005年公布的韩国亲日派名单,与南京大屠杀并无关系。2010年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长朱成山在接受环球网访谈时,朱馆长对此进行断然否认。

但是谣言并没有止于智者。不仅网络论坛大行其道,甚至个别主流媒体的主持人也在推波助澜。2011年12月30日在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节目中,著名节目主持人窦文涛一本正经说:“最近还看到一个资料,我原来也听到过这个调查,其实在南京大屠杀当中,当然罪责是日军做的,但是必须要注意啊,其中,我不是挑起民族矛盾啊,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来自朝鲜半岛的日本的这种雇佣军,他们叫做什么呢?不戴钢盔的人吧,他们叫不戴钢盔的人,因为到后来战后审判的时候,我看他们给我找的材料在哪呢。他们的战后审判的时候,第一支违反日军军令开始强奸中国妇女的日军部队是松井石根十五师团中的韩国联队,他这个团级的单位,然后在所有攻占南京城的日军当中,韩国人的比例不低,甚至有的部队达到40%。”

四年过去了谣言为何没有止于智者?笔者认为有以下的几个原因:

1.部分媒体工作人员没有认真核实

新闻的生命是真实,作为媒体人是应该知道的道理。虽然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各种资讯浩如烟海,但是仍然是可以核实的。比如在网上查资料,甚至如果可能的话向专家学者求证。作为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的窦文涛肯定不缺这方面的资源。一个著名的主持人传播这样的谣言影响后果是深远的,由于窦本人有很高的知名度再加上看他的节目观众很多,必将误导很多人,其中肯定不乏未经世事的孩子。

2.为了追求点击率,语不惊人死不休

很多网站编辑为了追求经济效益,根本不管文章内容是否真实,只要标题够狗血能抓眼球带来点击率就行,其他问题都可以忽略。因为点击率与编辑的工资是挂钩的。在新闻界有种说法,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社会效益被媒体忽视了。这种做法的最终结果不仅失去网民的信任也会被有关部门处罚。

3.没有大局观,缺乏考虑国际影响

正如韩国学者在评价中国网络谣传南京大屠杀有朝鲜人参与的问题时的评论,如果这样“如果这种说法在网上传播,被不明真相的网民看到,很可能威胁到中韩关系,成为影响中韩关系的地雷”。 笔者在若干年前写的《恶化中韩民间关系四个因素》一文中曾提到媒体对中韩民间关系的影响。不合实际的新闻报道只会加剧中韩民间的对立,甚至是彼此间的仇视。这种民间的“嫌恶”一旦根深蒂固,一两百年都难以改变。

历史不允许否认也同样不允许篡改,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作为媒体人更要正视历史。如果一面谴责日本右翼不正视历史,另一方面却在传播不合史实的所谓历史。此种做法与日本右翼的又有何区别?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南京大屠杀 韩国人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