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克鲁格曼:德国让欧洲绝望

独家网   施公   2014-12-11 22:03  

译者按:对欧陆以外的人们来说,欧债危机似乎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但仍在泥潭中挣扎的欧洲国家和欧委会却不能像事外人那样冷眼旁观。长期以来,人们习惯将这次危机归咎于“欧猪五国”,但诺奖得主克鲁格曼却在近日发文指出:欧洲的灾难应该被归咎于被当作“救星”的德国,而非法国、希腊或者意大利……

wKhIC1Ei3HcEAAAAAAAAAAAAAAA283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

美国经济就要爬出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跌入的深渊了,但危机的另一个中心——欧洲却还在泥潭里挣扎,而且越陷越深。欧元区失业率居高不下,是美国的几乎两倍,而通货膨胀却远远低于官方目标值,更严重的通货紧缩已经迫在眉睫。

事态的发展正朝着与预计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欧洲利率大幅下跌,被视为“救星”的德国长期国债的收益率仅为0.7%。我们过去时常将这种收益率与日本的通货紧缩联想在一起,实际上市场正在发出信号,欧洲将经历属于自己的“失去的一代”。

是谁让欧洲陷入如此绝望的境地?欧洲决策中心流行的看法是:“我们遭受的正是财政政策不负责任的代价:一些国家的政府没有按照共同货币的要求制定政策,不但缺乏审慎,还主动迎合那些受到误导的投资者,坚持失败的经济教条。”如果你问我(还有坚持研究这个问题的其他许多经济学家)对这种看法的评价,我会说,这种分析基本上正确——但有一点除外:弄错了不良表现者的身份。

让欧洲深陷灾难的不良行为并不来自希腊,意大利或者法国,而是来自德国。

我承认在金融危机之前,希腊政府曾存在不负责行为;我也并不否认,意大利的劳动生产率停滞不前,存在严重的问题。但希腊是个小国,其财政混乱不会影响到整个欧洲大陆,而意大利的长期问题并非欧洲通货紧缩下行的根源。如果你真要找出一个在金融危机前政策失败,危机发生后不但对欧洲造成伤害、还拒绝汲取教训的国家,那么所有的一切都表明,德国“当仁不让”。

我们尤其可以比较一下“万众瞩目”的德国与“臭名昭著”的法国。

法国在媒体上的口碑不尽人意,许多人谈到法国在竞争力方面的所谓“缺失”。但这种说法严重夸大了事实,绝大多数的媒体都从来不报道法国真实的贸易赤字——这个数字其实很小。还有,如果说法国存在问题,那么问题来自哪里?是不是法国的竞争力受到成本与价格过分增长的削弱?

不是,根本不是。自1999年欧元出现以来,法国的GDP平减指数(法国生产的货物及服务的平均价格)每年上涨1.7%,单位劳动力成本每年上涨1.9%,这两个数字与欧洲央行通货膨胀稍低于2%的目标高度契合,类似于美国的情况。而在另一方面,德国的表现则大相径庭,其价格和劳动成本增长分别仅为1%和0.5%.

不仅法国,还有很多欧洲国家都蒙受了“不白之冤”。在房地产泡沫期间,西班牙的成本与价格出现上涨,但经过努力,所有泡沫部分都已被剔除。意大利的成本增长可以说一直过高,但其向上偏离的程度比德国的向下偏离程度小得多。

换句话说,如果欧洲国家存在所谓竞争力问题的话,那绝对是德国“以邻为壑”的经济政策造成的,这种政策实际上是在经济萧条时期“雪中送冰”,向邻国输出通货紧缩。

那么,债务问题又如何?难道德国以外的欧洲国家没有像媒体说的那样正在“付出沉重的代价”?实际上,这只是希腊的问题,跟别国无关。而对现在根本不存在财政危机的法国来说,这种说法尤其是错误的;法国现在能以不到1%的历史最低利率获得长期贷款,比德国稍高一些。

可见,欧洲的决策者们正在“决意“将自己的困境归咎于那些无辜蒙冤的国家和与危机无关的政策。没错,委员会已经出台了一项计划,准备以公共投资刺激经济——但与存在的问题相比,公共支出太小,“计划”几乎成为“笑话”。与此同时,欧委会却在警告其借贷成本已经达到历史最低的法国,如预算赤字削减不到位,可能面临罚款。

要我说,解决德国通货膨胀率过低的问题才是欧洲的当务之急。也许非常积极的货币政策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我并不指望这个),但德国的货币官员发出警告,他们反对这种政策,因为这样会让债务国摆脱困境。

因此,我们所看到的,就是坏主意的巨大破坏力量。这并不全是德国的错——尽管德国是欧洲大国,但只因大部分欧洲精英认了同样的错误说法,德国才可以实施通货紧缩政策。人们不得不思考,到底要怎样才能让现实打破他们的幻想。

 

翻译:施公

原作者:Paul Krugman

文章来源:The 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

原文链接:http://www.nytimes.com/2014/12/01/opinion/paul-krugman-being-bad-europeans.html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玉樟子 关键词: 欧债危机 德国 克鲁格曼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