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没了人,射手没了手:字幕组与社会谁伤了谁

独家网   水木新风   2014-12-11 15:50  

2014年11月23日,晴天霹雳,射手网和人人影视被关停。后续报道称,字幕组也要被处理,也就是说,以后连免费字幕都没了。

大家都懵了。

1416898721957

我一直认为字幕组是一种悲壮的存在——繁重的工作之余挤出时间翻译字幕,为了准确性不厌其烦反复观看视频,最后还要把时间与视频精准匹配,不要报酬,只为兴趣。困难重重,他们还玩出了创意——各种“奇葩”翻译,各种卖萌打滚,让人直呼“泥垢了!”。在这个追求经济利益、不是尽力压榨别人就是努力压榨自己的时代,他们就像逆着急流在水底自顾自前行的小虫。现在看来,他们终究还是撑不下去了。

字幕组让我们见识了,一个人为了兴趣能付出多大努力,一群人为了共同的兴趣能多默契地协同配合。通过字幕制作,他们虽然没有获得收入(至少大部分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但收获了更为重要的东西:做喜欢事情的快乐,自我的锻炼与成长,完成作品的满足感,被他人需要的成就感。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在社会上的价值,这是他们在工作中无法得到的。

每一个有兴趣、并为之付出过的人都能够理解他们。为了心中的偶像在烈日下的球场上挥洒汗水,为了喜欢的歌曲在双休日坚持练琴,为了实现创意码下两万行代码,为了智慧的欢愉在灯下捧读难懂的黑格尔……这种感觉大家都懂,因此对于字幕组的黯然退场,痛惜之情自然感同身受。

不过,字幕组被处理,是因为侵犯了知识产权;侵犯了知识产权,就会打击创新动力;打击创新动力,就会阻碍社会发展;阻碍社会发展,那还真是罪大恶极啊。真的是字幕组伤害了社会,因此才不能继续存在么?

字幕组的成员为什么花费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在业余爱好上,而不是把热情用在工作上呢?因为工作是被迫的,是受罪,是为了活下去不得不付的代价。工作这么无趣、这么压抑、这么折磨人,老板不会关心。老板只关心利润,其他人不过是给自己赚钱的工具罢了,工具还需要管它开不开心?

8小时的无趣工作往往还会变成10小时、12小时,把自己卖给老板的工作时间结束后,留给自己的时间除去吃喝休息所剩无几,没什么机会培养、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忍受了足够多的痛苦,却没有时间获得足够的快乐,于是只能熬夜翻译,放假不休息也要搞翻译。

为什么大多数字幕组都不是商业化的?因为他们的劳动精神与商业化不相容。如果一定要把字幕的制作拉进市场的潮流,把自我支配的劳动变成资本支配的劳动,其结果只能是原本的净土不再存在,原本简单的管理变得困难无比,原本和谐的团队关系变得尔虞我诈,原本自得其乐的辛勤付出变得倍感压抑,最后大家只能不欢而散。

其实,应该是商业化的时代辜负了字幕组,伤害了占社会99%的普通人。资本的回报决定了文化产业从业者们的收入,因而他们养家糊口需要知识产权的保护。在这人人都在逐利的时代,没有理由只要求这些从业者克己奉公。所以,商业时代的知识共享注定成为一场悲剧。或许,只有在一个没有商品的世界里,人们才能名正言顺地做出精美的字幕与别人分享。我们要问,一个不追逐利润的世界真的就没有劳动积极性吗?那我们又该如何解释这些字幕组的不辞辛劳,以及超过商业团队的质量?一个以追逐利润、以利益激励为主导的社会,凭什么就不能被一个以精神激励、以人与人之间彼此需要的激励为主导的社会取代?

逐利让人只有工作没有自我,贪婪让人想发展个性却没有时间,自私只会阻碍新型社会关系的成长。追逐利润是第一位的,于是拍电影不是为了让观众看而是为了赚钱,于是“造福大众的事业”没人支持,于是阻碍资本家赚钱就是犯罪。再于是,字幕组干不下去了,再然后,我们就丧失了免费的好电影、好美剧,看到的也都是些渣渣字幕。

字幕组成员好不容易找到的个人价值,这下又要被击得粉碎,他们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毕竟个人在国家以及国家背后的资本面前,或许只能臣服。叫得震天响的所谓“社会利益”里面,其实能真正容纳多少属于大多数人的简简单单的幸福呢?

此文是独家网(微信号:vdujia)与清华大学学生时政研究会(微信号:smxinfeng)联合出品,转载请注明。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朱东法 关键词: 人人影视 射手网 字幕组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