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任性”为东突分子潜入IS大开方便之门

环球时报   2014-12-11 10:09  

【环球时报赴伊拉克特派记者 邱永峥】对美欧而言,土耳其是打击“伊斯兰国”战争中很不情愿的盟国;对亚太多国来说,土耳其的“任性”搅乱了它们的安全感;对中国来讲,土耳其急不可耐主动收容非法出境中国公民的做法有纵容恐怖分子之嫌。《环球时报》记者在土耳其东南部和伊拉克深入采访期间发现,由于安卡拉政府暧昧的态度,“东突”分子得以在土耳其、叙利亚和伊拉克三国之间自由来往,越来越多源自亚太多国的暴恐嫌犯经由土耳其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成为“伊斯兰国”成员。国际社会担心,如果安卡拉政府继续这一态度,来自“伊斯兰国”的现实威胁将从伊叙两国蔓延到美欧,再扩散到亚太各国。

发空白护照让“东突”嫌犯入境

“‘东突’分子为何能轻松入境土耳其,并辗转到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这跟安卡拉政府的暧昧政策和做法有直接关系!”一位熟悉情况的中国反恐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土耳其高官最近就滞留东南亚国家的中国非法出境者的表态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11月28日,在东南部省份尚勒乌尔法,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突然就非法滞留泰国的400多名中国新疆人员发表言论:“有泰国官员知会我们,该国发生人贩活动,涉及一些自称土耳其公民的人员。我在纽约和北京期间,分别提请泰国外长和中国外长关注此事,并告诉他们土耳其愿为这些人提供庇护。”此后,土耳其媒体又放风称,中国方面后来改为只要求将其中30名涉嫌犯罪的非法入境人员遣返,其他人交由泰国政府处理。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给路透社的一份传真声明中说,这件事是中泰之间的问题,相关国家应当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发出错误信号,纵容甚至支持非法移民活动。

泰国多家报纸引述泰国警方的话称,这些来自中国新疆的非法入境者中有部分是试图前往叙利亚参加所谓“圣战”的人员。那么,从中国西北到东南亚,再从东南亚多国入境土耳其,最终消失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东突”分子的“圣战”之路是怎么走的呢?

“受境外暴恐势力网络音视频蛊惑的人员会将非法和合法赚的钱全部取出,甚至卖光他们的房子和其他财产,为非法出境做财力打算”,中国反恐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样他们就有钱付给蛇头或贿赂外国的边防执法人员。”

这些非法出境的人员先聚集到与云南省接壤的缅北地区。《掸邦先驱报》引述可靠消息源称,在蛇头安排下,这些人在缅老边境登上湄公河航行的船只,“快到检查站时在蛇头导引下下船,通过岸边小路躲开检查站,然后重新上船,再到安全地方下船。”

“关键的节点出现了”,中国反恐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没有护照,你照样没法从东南亚国家前往土耳其吧。可这些人却神奇般地拥有真的假护照!今年10月13日,有境外媒体采访了一名所谓‘受迫害新疆青年’的父亲,他的讲述恰恰打了土耳其政府的耳光。”

据该媒体报道,21岁的阿布铎门南(音)有一个18年前逃到土耳其并获得公民身份的父亲,但他本人却是新疆土生土长的中国公民。然而,从来没有在国外生活过也没有任何手续的阿布铎门南去年一夜间成了“土耳其公民”,并且从土耳其驻北京大使馆获得了土耳其护照。拿着“从天而降”的护照自然不能合法出境,所以他在今年1月与另外两个通过同样途径获得土耳其护照的青年经广西偷渡到越南,并从土耳其驻越南大使馆那里取得土耳其签证。后来当他们试图从河内机场登机前往土耳其时,越南海关边检人员发现他们的新护照上根本没有入境签证与入境章,而且随身携带的背包里还有中国身份证。阿布铎门南的父亲说:“如果我早知道儿子的包里还有中国身份证,我早让他们先烧了!”

“非法发空白护照,非法给签证,利用一些东南亚国家海关边检不认真的漏洞,这些非法出境者就这样去了土耳其,然后奔‘圣战’而去。”中国反恐人士感慨道:“如果没有真的假护照及签证,就不会有那么多‘东突’分子出现在叙、伊。土耳其外交官员和相关机构应该检讨这一做法。”

“伊斯兰国”威胁向亚太蔓延

《环球时报》记者从伊拉克安全人员手中得到一份美国中情局的有关“伊斯兰国最新实力”的资料。这份标注2014年9月的情报评估称,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伊斯兰国”武装人员介于2万至3.15万人之间,其中包括2000名欧洲各国公民和超过100名美国公民。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份报告透露,仅2013至2014年间,就有全球80余国的1.5万名外国武装人员入境叙利亚和伊拉克为“伊斯兰国”卖命。其中,英、德、法各有数百本国公民参加“伊斯兰国”武装,而中东部分国家参加这一组织的人甚至有数千之众,其返国人员先后在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埃及和沙特建起“伊斯兰国”分支。

在相当长时间内,亚太国家似乎远离“伊斯兰国”的威胁,但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的反恐分析员雅各布-齐恩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伊斯兰国”对亚太国家的威胁渐成现实,“包括之前很难跟其沾边的新加坡和日本。”

“新加坡决定派数十名军人参加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远不止于跟美国结盟的战略需要,还有现实威胁”,雅各布对《环球时报》说:“尽管还没有发现新加坡公民参加‘伊斯兰国’组织,但新加坡非常担心两个严峻现实:一是新加坡穆斯林社团中青年人可能受极端思想影响,因此新加坡政府试图更好地与家长、老师、伊斯兰宗教领袖接触,捕捉学校和清真寺内出现极端思想的蛛丝马迹;二是尽力避免因其战略地理位置而成为南亚和东亚‘圣战者’赴叙、伊的中转站。”

理论上距“伊斯兰国”更远的日本居然也面临威胁。日本前航空幕僚长田母神俊雄公开表示,以色列外交部某部门负责人今年9月向他透露,至少有9名日本公民投身“伊斯兰国”,但日本政府不愿公开此事,以免刺激更多日本人前往。

至于中国,除了加入“伊斯兰国”的“东突营”外,《环球时报》记者还得知,另有约40名“东突”成员以“叙利亚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名义作战。

最不可能面临恐怖威胁的新西兰现在也有不少公民投奔“伊斯兰国”。澳大利亚面临的威胁已经很大,约有250名澳公民在叙、伊作战。一个有名的例子是,一名澳籍“圣战者”居然让6岁儿子提着一颗人头拍照并上传到网络。

事实上,“伊斯兰国”正在悄然组建一支“全球圣战军”。2010年“伊斯兰国”组织刚冒出来时,人员不过数百,但2011至2012年在叙利亚迅速得手,2013年在伊拉克全面壮大,具体包括3支利比亚人武装、1支纯英国女性秘密警察部队、1支车臣武装、1支黎巴嫩武装、1支埃及武装、2支达吉斯坦武装、1支印尼武装、2支德国武装、1支塔吉克斯坦武装、1支阿塞拜疆武装、数目众多的土耳其武装和1支“东突”作战力量 。

如今,“伊斯兰国”已然成为全球性暴恐威胁:在阿尔及利亚斩首一名法国公民;在西奈半岛与埃及政府军展开游击战;在布鲁塞尔袭击一处犹太教堂。12月10日,英国首相卡梅伦与土耳其总理在安卡拉表示,英土将在阻止外国武装人员,特别是英国公民经土耳其进入“伊斯兰国”方面密切合作。目前约有500名英国公民为“伊斯兰国”作战,其中有一半会返回英国,这使得英国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威胁”。

土耳其遭受批评

12月9日,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莫盖里尼在访问安卡拉期间公开批评土耳其政府在管控1200公里土叙伊边界方面“做得很不够”,以至于数以千计的欧盟公民经由土耳其潜入叙、伊参加“伊斯兰国”组织。对此,土政府反驳称,土耳其已经做得够多了,先后阻止7200名疑似“伊斯兰国”狂热分子入境,拦截了1150名试图前往“伊斯兰国”的人员,倒是欧盟各国在源头上管控不力。

不过,《环球时报》记者在土耳其采访期间能感受到安卡拉的暧昧态度。比如总部设在伊斯坦布尔的“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多次公开称赞中国境内发生的暴恐事件,对喀什清真寺领袖被暗杀事件也“大加赞赏”。该组织还多次赴叙利亚援助“伊斯兰国”等组织,土耳其政府对该组织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一些被俘的“东突”分子,土耳其接收后基本没有处罚,更不愿意将其移交给中国政府。英国也对土政府将英国籍“伊斯兰国”战斗人员直接用于交换被扣押的土耳其外交人员非常不满。

“既然中土两国政府之间达成共同反恐怖协议,并且有高层交流,那么土耳其政府就应该更多地把决策和措施落实到位,而不是说得多做得少,或者说一套做一套”,一位中国反恐人士如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土耳其 东突分子 伊斯兰国 叙利亚 伊拉克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