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柯”政猛于虎,民主制度允许退货吗?

独家网   罗思义   2014-12-07 17:31  

图片1

柯文哲当选台北市长后,迅疾进入角色,频频提出施政构想,接连展现政治素人的施政风采,11月1日,接受广播主持人周玉蔻专访时提出,要让台北市在8年内超越新加坡!

这无疑深深撼动了饱尝30年沦落苦涩,而渐失信心及荣誉感的台湾人民,很多人顿觉重新有了新的奋斗目标,热切的讨论着此事的可行性。

目前,新加坡的GDP为3千亿美元,台北市为900亿美元,相差2倍多,绝对数虽然并不很多,但整个台湾的GDP才有4900亿美元,与新加坡的差距更小,如果考虑到新加坡近10年来的GDP平均增幅竟达8.36之巨,而台湾才不到5.1,明眼人谅必都看得出,这首先是新加坡如何赶超台湾的问题,而非台北市如何赶超新加坡的问题。

且住,台湾内部一直就有合并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为大台北市的构想,那么,是否可以藉由对更多北台湾县市的整合,塑造出一个更为大型的超级大台北,譬如将桃园,尤其是科技重镇新竹县市纳进来,以达成超越新加坡这一宏大目标呢?

正当有心人往此方向打主意,以求为此宏大目标解套之际,有人提醒说:这还是台北市长的8年政见吗?

次日,新加坡政论家赖涯桥加入战团,直接提醒说:台北大学生起薪低,无法跟新加坡比,台北也欠缺某些设施和产业。新加坡花了将近50年的时间将基础建立起来,因此要在八年内赶超新加坡,未免“太过乐观”了。南洋理工大学商学院黄昭虎教授更直指:台湾政客并不注重整体发展,不断的政治斗争更打击了台湾的经济。

至此,一场企图迅疾赶超新加坡的柯式大跃进,就此偃旗息鼓,诺多激情之士也才醒悟到,继纽约、伦敦、香港之后的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响当当的亚洲金融、服务和航运中心之一,岂是区区8年就能轻易超越的?

11月3日,柯市长再发惊人创见,这次打算撤掉台北市的94个派出所。

理由是台北市已有14个警分局,干嘛叠床架屋搞出那么多派出所,这不是浪费钱吗?干嘛不将派出所变成警备车,用无线电联系呢?现在各处派出所都能报案,这也太没经济规模,太没效率了,为啥集中到警察分局一起报案呢?他反问:为什么不能将企业精神带进政府机关,转型为更有效率的行动派出所呢?

记者担心如果收起派出所,警察累了该怎么办呢?

柯文哲耐心开导说:“你的想象力被限制了!”我们应该倡导“聪明地工作,而非辛苦地工作”的理念,看过美国警匪片没?那里面的警察就都在车上休息,两钟头换一次班,随叫随到又不累。

柯文哲对警政系统的改革新招,很快引起各式人等的重视,内政部长陈威仁郑重回应说:既有派出所的设置,不但考虑到人口、地理位置,注意其涵盖性,还得满足快速打击犯罪、服务民众需要。

警政署也郑重自清说:台湾派出所不仅受理报案,还得统筹辖区勤务、掌握犯罪根源、主动打击犯罪,还得便于为民服务,让民众有安全感。而且制作报案笔录时,还得有录像、录音程序,这些事都没法在巡逻车上处理啊。

基层员警则叫苦说:“民众对躺在警车上睡觉观感很不好,而且带枪睡觉非常危险,谁敢这么睡啊?”

国民党籍议员王鸿薇更是不客气的讥讽道:柯文哲准备将全台当成美国警匪片的拍片场吗?这么重大的改革政策为何选前支字不提,选后如此为所欲为,难道你不知道不分蓝绿都认为派出所是社会安定力量吗?

更多人提醒柯市长多接地气,给他上课说:台湾警察实际上充当了“人民保姆”的角色,派出所经常为民众提供复印资料、借打电话、临时借宿等服务,人们在加油站上厕所忘带手纸,都会给派出所打电话求救,譬如永和派出所辖区有位11岁男童,因父母离异无人照看而离家出走,竟发展到该男童每天放学都到派出所,由警察指导课业,等监护人回家才带回去。现在的派出所早就转型为集治安管理、交通管理、民众服务在内的为人民服务式任务形态了。可不要让我们觉得“柯”政猛于虎啊!

柯市长的很多民进党盟友也深感忧心,纷纷提醒他千万要记得自己再不是以前可以随便说错话的怪咖医生了,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意发言了,遇有对重大政策的发布,千万要有细密的分析讨论才能说出来。

对于柯文哲的嘴没遮拦,台北市民并不陌生,选举期间大家就非常了解了。

譬如,他看到国民党的嘉义市长参选人陈以真,年轻、漂亮,就认为对方更适合去坐柜台,或当观光局的代言人。

在所著《白色的力量》中说,“当一个行业里女性数量在上升,那就代表这个行业在没落了。”

去阳明医学大学演讲,介绍为何选择外科时,他说:小儿科太吵,泌尿科没看过病人上半身,耳鼻喉科两个鼻孔、两个耳朵与一个嘴巴,“人生五个洞,当医生好像当到矿工一样”,眼科剩下两个洞,妇产科只剩下一个洞,“而且在女人大腿当中讨生活”,所以才选了外科。

选举过程中争议最大的MG149账户风波,更是充分展现了这位自称代表了白色力量,但却被蓝绿都认为更应该称之为代表了白目力量的柯市长的怪异。

与大陆一样,台湾也有医药厂商给医生行贿的问题,台湾处理方式是,不许厂商给医生行贿,但不妨将贿款以公益的名义,捐给医院。医院再允许相关科目的医生,得在参与学术研讨会、进行学术研究等名目下,合法使用这笔被合法化了的行贿款项。对此,台大医院在90年代初设立了叫做MG402的专项账户,以便各科室将医药厂商的贿款统一打入,再有院方将其发放回相关科室。

柯文哲一直有些自大狂的味道,在做了看护病房的主任医生后,获得了支配相关款项的权利。他自称皇上,参与管理该款项的医生叫做军机处,参与项目的医生则叫大臣。为强化管理,更为了一尽领袖欲望,他给这份款项写了个长达11页的、叫做MG149专项账户的内部管理规定。

在这份修订了26次版本中,他写道:金钱并非万能,但没钱则万万不能,为了钱,全军叛变、兄弟反目,为了解决叛变、反目等冲突问题,特制定该管理办法。在学术研究之用外,他还列入了增进日常工作之便利、人际关系维持,这两项一看就涉嫌非法用途的奇怪名目,同时还号召大家可以利用该专项账户可以抵税的优势,一起来洗钱,许诺主持人承包业务的总收入,在扣掉一切支出后若有剩余,则可以5-5分帐。

这种明目张胆的白目做法,被台湾会计师协会主席,国民党立委罗淑蕾给拿到了,根据一般逻辑,这里面肯定有非法名堂嘛。罗淑蕾如获至宝,要求柯文哲解释,而国民党立院党团也纷纷配合,找来审计处、台大医院等多个相关单位,要求彻查柯文哲身份有涉嫌违法?

但查了好几次,却查不到问题,原来台大医院只能监督其涉及公账的部分,他的MG149专项账户虽然混淆了公私帐,但在跟台大打交道时,却不敢将这笔乱帐拿给台大看,所以那些白目说辞所涉及的明显违法之处,与台大医院所能监督的官方款项却并无切实交集,那只是其自大狂的一种白目式发作。

这种无厘头的白目做派,顿让颇多经验丰富的国民党立委大丢其脸,以至台湾人普遍认为这是国民党在耍无赖,故意整人。虽然国民党立委依然继续质疑柯文哲在外面揽来的业务,赚到的钱,是否有滥用台大医院资源及医生身份的问题,但社会氛围早就完全倒向了这位怪医,不允许政府彻查这种处于法规边缘地带的违失问题了。 

说起来,那些国民党资深立委并非栽在他的奇谋妙策上,而是莫名其妙的栽在其白目和无知,所形塑的贪腐假象上。

日本漫画《ONE PIECE》流行后,网友将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目中无人,不知有其它县市存在的台北人,形容为天龙国人。如今,在这场市长选举中,高傲的台北人将天龙国人独特的价值口味、宏厚度量,呈现了十足十,他们对柯文哲这位与传统政治人物绝不相同的个性、趣味、品格欣赏个十足十,纷纷认为这种独特风格乃是展现了一个“纯真的柯文哲”,其带了花腔的言语,应被视为不拘小节,其不时使些小坏的个性,则凸显一种难能可贵的亲和力,以前所未有的热情,给了他以远超当年陈水扁、马英九、郝龙斌、赵少康的更多欣赏与接纳,获得了首任市长中绝无仅有的超高票——几近6成的85万票!仅低于马英九2002年连任时高达67%的87万票!

然而问题在于,悠然傲俗的台北天龙国人,固然不妨将傲兀无检尊奉为值得欣赏的气度格局,但外部世界是否也有着如此含弘光大的奇情雅趣呢?

美国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一直致力于揭露大陆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十多年来,做了N多的各式努力,但却总也找不到任何介乎实证的可靠证据,这让他一直颇为抱憾。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柯文哲 民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柯文哲 民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