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山依旧在,历史未终结:政治学三巨擘圆桌纪实(2)

政见   张友谊   2014-12-04 13:27  

第二个主要批评在于自由民主制不等于和平。

福山的历史终结论主要集中在国内政治的探讨,而较少关注国际关系层面的后果。米尔斯海默认为,自由民主制度并不能推进和平,恰恰往往成为对外扩张的动因,美国已经成为后冷战时期对外战争的主要策源地。

美国的国际政治学界形成了如下吊诡的情形:重视自由理念和国际规制的自由主义者成为伊拉克战争的拥趸,而偏好权力政治与国家利益的现实主义者则集体登报反对布什政府对伊动武,颇有令人错愕之感。

民主和平论者认为,唯有民主国家之间才会实现永续的和平。即便福山的历史终结论是正确的,那么在全世界所有国家实现民主化之前,自由主义有时会激化民主国家与非民主国家之间的冲突,成为世界政治中不稳定性的催化剂。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充满着和平主义的迷思,却未曾料到走向历史终结过程中可能的危险与阴霾。

第三个主要批评则更为深刻,直指福山理论的逻辑自洽。

在米尔斯海默看来,自由主义的核心要义就是建立于个人主义基础上的多元共存,也就是说每一个自由主义者都不会完全同意其他自由主义者关于根本原则的阐释。

必要国家秩序的存在防止个体之间的不同升级为冲突,但同时也给多元异见的公民社会留下足够的自治空间,这也意味着秉持自由主义信念的人们会持续争鸣、论辩,人类历史也不会终结于某种特定的制度,而是会在人们的争鸣论辩中继续发展和超越。

卡赞斯坦的解构

相较于 “祛魅者” 米尔斯海默,卡赞斯坦则尝试在更宽阔的文明视野中解构单向度的自由主义机制。

在卡赞斯坦看来,福山对于制度的强调失之偏颇,权力与政治的互动并不仅仅落脚于制度,而有着更为丰富的文化向度和知识内涵。

所谓的自由民主制,在美国实际上是自由主义和共和主义的融合,而非囿于代议制民主机制本身。

从更宏观的视角来看,二十世纪世界政治的分水岭,并不是福山所认定的 1989 年自由民主战胜共产主义,而是战后以降的非殖民化历程中所蕴含的多元现代性。非殖民化终结了西方文明对于现代化阐释的垄断,非西方文明的复苏和崛起丰富了现代文明体系。即便是西方内部也发展出多元的民主生态,远非自由民主这一单一概念可以概括。

冷战终结以来,人类文明的组织形态更趋异质,通向现代化的道路纷繁复杂,不同国家人民的政治理念和权利观念也大相径庭,这使得所谓 “自由民主终结历史” 一说显得单调而武断。

不同于福山的归约与简化,卡赞斯坦充分强调文明进程的复杂性和多元性,认为西方自由民主制最终将成为人类文明组织形态的一个阵营,而非全部。他进而批评福山对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征服世界的乐观态度,认为刚刚发生的全球性金融危机恰恰证实了市场经济的内生性危机。因而由所谓市场的胜利走向民主的胜利,也失之武断。

结语

距离三位思想巨匠首次聚首康村,已经过去了整整 40 年;离福山历史终结、爆得大名,也已经过去了整整 25 年。

1974 年的世界正处于亨廷顿所谓的第三波民主化的发轫期,就在这一年葡萄牙爆发康乃馨革命,20 世纪西欧统治历史最长的独裁政权宣告终结,第二年西班牙的佛朗哥去世,延续 40 年的个人独裁统治一夕崩解,整个伊比利亚半岛和西欧短短两年间彻底民主化;1989 年的世界则处于第三波的高潮期,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民主化浪潮短短数年间迅速从欧洲席卷东亚和南非洲,势不可挡。

然而,2014 年的今天,民主化趋势不再如 1974 年和 1989 年一样势如破竹。

根据自由之家判断,全球民主化趋势近年来整体受挫,出现 40 年以来连续最久的民主倒退现象。针对来自非西方模式和西方国家内部日益壮大的民主倒退和民主危机论,福山依旧坚持四分之一世纪前的判断,坚定地认为人类历史将在自由民主制度下完成实现自我认可的斗争。

我们在福山的身影上,依稀看到了马克思的单线程史观,也看到了李普塞特的现代化视角,也在其近年的著作中愈发看到亨廷顿政治秩序论的回归。但福山还是福山,历史终结于自由民主,非自由民主模式会消融于历史,这就是福山过去和现在都认可的结论。

米尔斯海默和卡赞斯坦并非民主理论研究领域的专家,他们的研究兴趣更多在于国际关系和世界政治。两位学者对于福山的质疑来自于在自身研究领域中所体验到的历史复杂性。本质上两位学者都不赞同福山的单线程史观,也不赞同福山对于自由民主机制的简单化归约。

现实主义者米尔斯海默认为国家的本质就是斗争,所以他不满足于福山理论的和平主义倾向;建构主义者卡赞斯坦强调文明的特征就是多元,所以他不满足于福山理论的单一终结论点。

在他们看来,西方自由民主体制,无论是作为权力实体还是文明实体,都会与异质的权力实体和文明实体长期共存,这一共存过程包含了冲突与合作,但绝不意味着自由民主的独家胜出。即便自由民主阵营继续扩大,人类追求自我认可的斗争也不会终结于自由民主制,或者说,人类追求自我认可的斗争永远不会停止,或皈依某种特定形式。

从这个意义上说,历史远比福山的叙述复杂,也永远不会有终点。

福山还是福山,世界已经不是世界。在快速变动的世界秩序中,我们可以预料福山会继续与米尔斯海默和卡赞斯坦所代表的理论观点进行争鸣,福山本人也会继续摇摆在马克思、李普赛特和亨廷顿之间。因而,福山在学术共同体内部追求自我认可的斗争并没有结束,他的历史还没有终结。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何美 关键词: 福山 民主 自由民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