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是如何处理周边外交的

澎湃新闻   朱郑勇   2014-12-03 11:50  

412

古代绘画中外国使节来朝的场景

与如今主权国家外交不同,古代中国的朝贡体系是不平等的。

“厚往薄来”的朝贡体系

毫无疑问,古代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东亚,乃至整个世界最优越的文明之一。在交通条件尚不足以梯山航海,跨越自然障碍的时代,古代中国人傲然四顾,发现周边的族群或政权无出我右者,于是对自己的文明产生了无比的自豪感。因此,古代中国对异族一般而言有两种态度:

一种是咱不跟那些野蛮人一起玩,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另一种是我是老大,你们都应该做我的小弟。《诗》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说的就是后者。显然,中国的历代统治者更偏爱后一种态度。因为这更能体现中华文明的优越,如同一众宅男拜倒在“女神”裙下,何等快意!那么问题来了,身为女神或者老大的崇拜者、追随者,应该怎么表现自己的态度呢?当然是送花、送礼物、跑腿打杂,心甘情愿地奉献自己的一切。古代中国的统治者也是如此来处理和那些“倾心向化”的蛮夷之间的外交关系的,这就是朝贡。

在历史上,环绕在中国周边的四夷因为仰慕天朝上国的文明,纷纷前来朝拜天子并进献贡品以示臣服,然而天子富有四海,岂会贪图蛮夷那点东西,只是看在他们孝顺份上不好拒绝。当然也不能白拿人家的东西,天子会给予前来朝贡的蛮夷丰厚的赏赐,比他们送来的那点东西要多得多,以此来表彰他们的恭顺。

这种“厚往薄来”的朝贡给朝贡者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说穿了朝贡就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因此有许多学者干脆将朝贡称作“朝贡贸易体系”(比如日本学者滨下武志)。也有学者指出,所谓朝贡只不过是中国历代王朝为了满足虚骄自大的心理,营造太平盛世的幻象而大把撒钱。蛮夷对中华仰若星辰也只是古代统治者的一厢情愿。其实很多来朝贡的根本不是异国的官方使节,而是由商人冒充的,目的就是来捞一把(参庄国土:《略论朝贡制度的虚幻:以古代中国与东南亚的朝贡关系为例》,《南洋问题研究》,2005年第 3 期)。

朝贡体系是亏本的吗

然而,朝贡体系并非如此简单,学术界的研究也有很多不同的观点。其实,自美国著名汉学家费正清将朝贡引入学术研究领域以来,对朝贡体系的种种问题的争论从未停止过。就连中国古代的外交模式到底该不该称作“朝贡体系”,不同学者都提出多种说法。

陈志刚的一篇文章就对朝贡体系、册封体系、天朝礼治体系、中华帝国朝贡贸易体系、藩属体系、中华世界秩序、华夷秩序等提法进行了检讨(参陈志刚:《关于封贡体系研究的几个理论问题》,《清华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6期,本文为讨论方便计,姑且还是用“朝贡体系”之名)。对前人的成果进行全面的评介,既非笔者学力所及,亦不是这篇短文的篇幅所能容纳的。在这里只想指出,中国历史上的朝贡并不只有一个面相,也不存在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朝贡模式。

中国历史文献几乎将所有周边政权与中国的交往都单方面的记录为“来朝”、“来贡”。这掩盖了中国古代对外关系的多样性,也使朝贡体系本身具有多种不同表现形式的特点变得模糊不清。

古代中国将与周边政权的关系全部视为四夷朝贡,体现了朝贡体系理想性的一面;而根据现实情境与周边各政权建立不同形式的朝贡关系,则体现了朝贡体系也具有务实、灵活的一面。朝贡体系理想性(或曰yy)的一面,上文已略有述及。以下再谈谈朝贡体系务实、灵活的一面。

学者张锋就曾指出,可以在两个层次解构费正清所建立的朝贡体系的研究框架,以弥补其缺陷。

第一个层次是把朝贡体系看作是对中国中心论和优越论的一种帝国话语叙述,这在中华帝国历朝几乎是一个不变量。不管具体实力条件如何变化,历代王朝对合法性的考虑和诉求都是不变的;

在第二个层次上,可以把朝贡体系看作中国与其邻邦之间关系的互动形态。中国历代王朝面子虽然要紧,但毕竟生存安全才是核心利益,必须根据具体的环境(如实力变化)调整对外政策。因此,相对于朝贡体系作为一种帝国话语的稳定性,朝贡体系作为一种互动形态则呈现了巨大变动性(张锋:《解构朝贡体系》,《国际政治科学》,2010年第2期)。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中国及其邻国都会根据其自身实力和现实利益的诉求调整彼此的关系,这种双向的互动就使得不同时期,中国与不同国家的朝贡关系呈现出不同的面貌。

对东南亚诸小国而言,与中国的朝贡的确是一种有利可图的贸易,甚至造成中原王朝的财政负担。正因为这种朝贡太烧钱,所以上文所说的那种不跟蛮夷一起玩的声音在中国历史上一直不曾断绝。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古代 周边 外交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