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路线是个筐,呆湾也能往里装

刘仰   2014-12-01 14:12  

刚刚过去的台湾九合一选举,有人调侃国民党丢了黄河,丢了长江,现在又丢了浊水溪,有好多朋友给平台留言说想看看关于这件事的评论。我今天是图懒省事,又把之前的文章翻出来了(轻喷),再加上一些关于台湾问题的分析,看过之前文章的朋友可以只看前面这一部分。

毛主席提的这个群众路线真是太伟大,全能神教、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入侵、香港问题、台湾问题都可以放进里面讨论。

先说国民党,国民党真是一贯烂泥扶不上墙,也就是能够整一整旧社会没文化的军阀或者自己作死的陈水扁,稍微遇到点战斗力5以上的小强就原形毕露了。。。我党这几年给他们砸的钱真冤。我以前一直对民进党嗤之以鼻,后来看民进党早年历史发现这个组织真的不简单:早期那些大佬就在台南跟农民一起种地,大学教师、律师这些高级知识分子一点一点学客家话,十几年如一日,这群众路线走的真不知道当年是不是参考了我党当年的创业史。就算是出了个陈水扁这么个大逗比,民进党在高雄与台南也没有失守,这就是深植基层的力量。而对于国民党来说,说实话他们的利益与老百姓并没有什么太多交集,泛蓝民众多是当年大陆移民后裔或是反感台独人士,而这一方面的认同感也随着实践的推移而逐渐削弱。我们可以看到在发动群众方面蓝营和绿营同样存在巨大差距,甚至于当年那场轰轰烈烈的倒扁运动发起人也是民进党前大佬。

今天推送的第三篇文章,是李敖在北大读书的儿子李戡写的,非常能说明问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文章里面爆了许许多多的猛料,说了许许多多特别露骨的话,读者朋友们千万不要错过。文中李戡写道:“自2008年国民党执政以来,两岸关系大幅改善,这本该是有利百姓的喜事,然而,游走两岸的台湾财阀,也迅速向国民党权贵集结,形成一条庞大的利益链条,独占了“两岸红利”————这与本文最后一部分关于香港的分析如出一辙————一切矛盾都是阶级矛盾。

当年马歇尔对杜鲁门说蒋介石和国民党是“扶不起的阿斗”,现在看来我党对国民党的押宝也基本是血本无归。今天推送的第二篇文章里,暴躁皮皮讲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事例:“从2009年7月起,大陆政府在离台湾最近的一个叫平潭的面积37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花了大概1000亿,建立了一个叫“平潭综合实验区”的特区……各种减税、优惠、补贴、台币通用、台湾的驾照有效、可加入当地社保、子女免费入学、台湾电视报刊自由发展、可参加人大政协、招聘台湾人担任实验区副主任以及别的管理职位。一句话:这就是一个中共花巨资倾情打造的一国两制样板村、“台湾人享、台湾人治、台湾人有”的三民主义小乐园!……但所谓台企,很多都是非台资看准了大陆傻子对台湾妞的痴迷,找了几个台湾人伪装的台企。常驻的台湾人不到300。台湾陆委会在大陆宣布了三民主义小乐园计划后立刻宣称:敢担任大陆公职的,一律按《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三十三条严惩。我国政府对此怎么看呢?今年年初,它宣布将在今后五年内再投入2500亿,继续这个三民主义小乐园工程。它认为这是它投钱太少,三民主义乐园建设得不到位的缘故。3500亿人民币是什么概念?美国人在阿富汗十几年,投入的重建资金总共也就1000亿美元。”

有人说现在的共产党根本不是几十年前的共产党,反而更像几十年前的国民党,我对此深表认同。为什么不能联络台湾人民,让利于广大老百姓,获取基层群众的支持,反而跟一群贪得无厌的权贵资本家相勾结,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钞票。有时候不是脑子问题,而是屁股问题。立场决定一切。

有时候感慨,当台湾人民觉得纳税人的利益受到了侵害,他们可以占领立法院,而我们看到了这样大笔大笔花着完全不知所谓的钱,能怎么办呢?

 

附:文章一

昨日跟几位混体制前辈吃饭,聊及时事,空生不少多余的感慨。

先从全能神教说起。这个邪教的教义不可谓不愚蠢,但其组织架构不可谓不先进。这个组织设有“七长老”“九牧区”,从上至下分别为监察组、牧区(省级跨省)、区(地市)、小区(县、城市区)、教会(乡镇)、小组(或称排)。在发展教徒的时候是以七个人为一个单位,一个人先发展七个人,达到这个数目之后该组织自动分裂,另外的人再去发展,并与这个人单线联系,再达到七个人后周而复始。这个组织的人数就像细胞分裂一样几何式增长,在某些地区的势力非常恐怖。

有一次行动,抓了某牧区一位中层干部,光这个人的手机就有几十部,而且绝大多数手机只有一个号码,全部都是单线联系。结果查到他这里,线索就断了。我听了这个心里百万草泥马呼啸而过啊,当年周公天才安排下一条钱壮飞—李克农--陈赓的单线,在顾顺章叛变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保存了党组织。我深深地怀疑这些人是不是研究过党国的创业史。所以说这群人用愚蠢的教义糊弄普通老百姓,但是高层可绝对不蠢。

跟FLG不同,当年FLG创办的目的只是为了赚钱,结果没想到信徒狂热如斯。当初天津有个老教授,愤慨于FLG宣传得了病不让人吃药,练那啥就行了,于是在一篇报纸上发表文章怒而斥之。结果四个狂热的信徒看到这个直接闯进家里把这老教授活活打死了。天津警察自然按照正常的刑事案件处理了,结果全国的轮子都不干了,直接把北海南边围了个水泄不通,当时各长老是从地下通道走的,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之后看当时事态难以平息,只好把那四个杀人凶手先行释放。几个月后秋后算账,全国打击,FLG这才彻底走上了被西方反华势力收买的道路。

而全能神教不一样,这个教派创立之初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推翻当局的。(附新闻链接http://media.workercn.cn/sites/media/hbgrb/2012_12/25/GR0403.htm)如果不能及早掐死在萌芽之中,之后的祸乱不可想象。

我认为,邪教如此大规模传播,还有如此大的社会影响力,是基层党组织作用的缺失,是群众路线的缺失。

再说说前几天的莎车恐爆案。官方公布的伤亡数,很遗憾,只是平民(有没有水分我真不敢乱说),公职人员的伤亡没有统计在内。开始大约共一百左右暴徒分别袭击镇政府和公安局,同志们依靠建筑固守,并像武警、军队求援。结果,在武警增援的道路上,遭到了约两百到三百恐怖分子的伏击。对,就是围点打援你们没有看错。还好经过武警同志们的英勇奋战击退了所有的暴徒,但是公职人员与暴徒伤亡比例一比一,其中固守公安局的同志全部英勇殉职。

看能说明什么:第一,能够在艾力西湖镇这个偏远地区纠集起三百余人;第二,能有武装这三百余人的武器;第三,乡下肯定有武器库也肯定是外国势力的援助;第四,我们当年对日本鬼子和国民党玩的炉火纯青的围点打援恐怖分子也会,恐怕也是读过党国创业史的。

我想说的是敌人是邪恶残忍的,也是狡猾的,也是懂得斗争策略的。如果我们不争取群众,自然有人就会争取到另一边。

斗胆设想一下,经过莎车这事之后,就算有普通干部敢上街,组织上会不会同意?一个两个不敢,要多少人才敢?十几个人。怎么去,步行?可以配备装甲车。装甲车里可不可以执行群众路线?……政府机关、公安局重修,大量加固,配备重武器系统。说句难听的,这不是当年鬼子修炮楼么?然后呢?

能发动三百人,已经不是个小数目。

在西北许多地方,当地人有好事就要感谢真主,出了问题就骂政府。

说句狠话,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党的基层组织作用几乎完全没有作用。甚至有的地方党政机关……不说了,你们知道我提的是哪。

媒体总喜欢捡好听的说,有些事情还是要遮遮掩掩。譬如墨玉县那事,媒体不会报道,发动那三万人的不是党和政府,而是宗教领袖。

现在看看,大街上带着红袖标维持治安的,不都是白发苍苍的大爷大妈吗?不是他们闲的,咱们老了闲的也不会干这个,是他们经受过那个年代的熏陶与训练。十年二十年,当这一波人过世之后,谁还会替党国站街?我们父母?我们这一辈?我觉得不会。

再之前遇害的居玛·塔伊尔大毛拉。这位大毛拉当了三十年的国企工人,后来服从组织决定,转向宗教当一位阿訇,然后又三十年从阿訇当上了大毛拉。就说这样精耕细作、从基层培养出来的人,能不心向着党国么?

2010年这位大毛拉接受采访时曾说:“失业是一个大问题。南疆地区大企业很少,一般效益也不好。喀什1970年建立的纺织厂,有8000人。后来工厂倒闭了,工人都下岗了。许多这样的国营企业,能解决很多人就业的,后来都倒闭了。这样社会上闲的人多,没有工作干,坏事就多了。”

一声叹息。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台湾 香港 群众路线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台湾 香港 群众路线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