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用毛泽东思想指导选举,打败了国民党

财新网   刘仰   2014-12-01 17:43  

11月28日晚间10时许,位于台北市松江路上的无党籍台北市长候选人柯文哲的竞选办公室,许多年轻的竞选干部和志愿者进进出出、互道辛苦,并劝彼此早点回去休息,为隔日的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投票日做准备,届时他们将在全台北市1534个投开票所进行监票。

“回去要读‘两个务必’喔!”柯文哲竞选总部的行政群总干事、35岁的周德望,对两位准备搭电梯下楼的年轻同仁笑着叮咛。

周德望说的,正是毛泽东在1949年3月在胜利可期之际,于西柏坡举行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向全党干部提出的“两个务必”要求—“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而同样的这两句话,也印在投票前一个半月、柯文哲竞选总部发给所有干部的一封内部信件上。信的标题写着“此刻,全军务必要有‘两个务必’的认识─这是柯P(注,P指Professor,此叫法沿用自台大医院体系内同仁对柯文哲的称呼)给柯办全体干部们的指示。

当时,柯文哲在本地所做的各类民调中,已经以约10%上下的领先幅度,拉开其与国民党提名的台北市长候选人连胜文之间的差距。

但柯文哲在这封写给竞选干部的内部信件中劝诫所属:“如果把我们现在的状况拿来跟1949年3月初的中共相比,我们有什么成就可以拿来自夸呢?请问我们有没有‘三大战役’的胜利呢?在中共取得‘三大战役’的空前胜利时,毛泽东都还要用‘两个务必’来提醒。大家不能得意忘形,请问各位,我们有什么条件乐观吗?”;“我们的对手不是连胜文一个人,而是大连舰队,甚至是国民党的党政军干部组成的军团”;“ 在胜负没有揭晓前,我们内部没有根据的自我感觉良好无异是自杀。”

在台湾的政治光谱中,曾不讳言自己属于“墨绿”板块、亦曾坚定支持陈水扁的台大医院医师柯文哲,却也曾造访大陆18次,对中共党史及中国史上历朝历代的权谋韬略、特别是以小克大的治术心法兴味盎然。

在他为竞选所出的书里,有张他在广州黄花岗72烈士墓前的照片。

柯文哲写道,“我去过黄花岗,这也是影响我一生最重要的一件事。当我走下台阶,抚摸着每块砖石,心里想着一个问题。一百年前的那个晚上,中国最顶尖的知识份子用什么心态出发的。几百个人拿着短枪进攻十几万人的两广督署,不可能会成功的。人因有梦想而伟大!”

周德望告诉财新记者,去年8月,柯文哲造访西柏坡时,还摒去同行者,个人在西柏坡纪念馆的陈列前看了好久。而他在台大医院地下四层的办公室墙上,还贴着一幅描绘延安景象的板画。他还曾对台湾媒体说,他自己这间在医院太平间旁的办公室,“就像延安的窑洞一样。当年共产党窝在窑洞,最后出击打败国民党。我也要从这里出发,打败国民党。”

从放出风声筹备参选、到浮上水面成为正式候选人的一年多里,到竞选活动截止的前一天,柯文哲已经成为自1994年、台北市开始举办“直辖市长”直接民选以来,最逼进台北市长─这个台湾政坛重要位置的非国民党籍候选人。上一个成功当选的非国民党籍台北市长候选人,就是陈水扁。而陈水扁还是在泛国民党系分裂、“蓝营”出现两位候选人的情况下,才为民进党首度攻下台北市,但在1998年便连任失败,输给国民党提名的马英九。

此后,拥有庞大中产阶级、政府职员和知识份子,且1949年后来台的外省族群聚居较密的台北市,作为“蓝营”票仓的地位,在任何选举中便从未动摇过。直到今年的市长选举,国民党才首度在台北市面临党内并未公开分裂、党籍候选人和对手一对一“决战”的情况下,台北市选情犹需告急,政经中枢可能易手的窘境。

在一年多前,柯文哲这位台大医院急诊部的外科医师,仅以其精湛的抢救医术和犀利甚至狂放的时政批评,为台湾社会所知,为部分网民所追捧。因此,在他宣布参选台北市长,意图以此役造成一场“以文化为主体的社会运动”时,多数人并未想到,他能在传统政治结构上“蓝大绿小”的台北市,走到离入主市政府如此近的这一步。

柯文哲的竞选总干事、出身自“蓝营”政坛、又曾在2006年投入“倒扁”运动的学者姚立明告诉财新记者,从2000年陈水扁在台湾执政以来到2014年,台北市大约新增了20万至30万的新市民。台湾的法定投票年龄为20岁,“这群人在十几年前都还没有投票权。如果再加上这15年间雕零、过世的人,这一来一回大概就有40万票的改变。如果推测台北市会有160万人去投票,这40万票的改变能不大吗?”

在选前十天、所有机构禁止对外界公布民调数字的限制日期到来之前,几乎所有民调都指出,在40岁以下的年轻选民族群当中,55岁的柯文哲比44岁的连胜文更受支持。而出自政治世家、身段谦恭柔软的连胜文,则受到不少其长辈世代选民的肯定。

姚立明说,柯文哲判断,这一批在过去十余年间成长起来的“新公民”自主性极高、厌烦政党恶斗,再加上民进党的政治市场始终有限,因此柯文哲很早就认定自己不能加入民进党、不能以民进党候选人的身分参选。即便加入民进党后,柯文哲可以轻易在党内初选中获得该党提名、得到组织力量和选举经费的奥援,“但是如果赢了初选,输了大选,那又有什么意义?”

姚立民分析,柯文哲很清楚,对于这一批政治倾向飘忽不定、厌恶政党恶斗、不受传统家庭立场或意识形态情结绑束的新选民,“他们不是你叫他往哪里走就叫得动的,不是你在带他走,而是你必须自己调整”,“他像是在冲浪,”姚立明说。

一路陪伴柯文哲从台大医院急诊后送诊疗团队走来的辅选核心干部、台大医院主治医师许富舜说,柯文哲意识到,台湾的年轻群体对于近十多年来的薪资停滞、房价高涨、产业转型踌躇不前、经济空洞化和社会福利在世代间分配不均等问题,已经蓄积了相当的怨气,“他一直想让自己成为这股民气的出口,”“当巨浪来袭,他做的是那个引导水流闸道的人。”

姚立明告诉财新记者,如果柯文哲当选台北市长,他很可能会宣布自己将对2016年初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保持中立,不会公开支持有可能再次获得民进党提名、二度角逐选举的现任党主席蔡英文。

“如果柯文哲在台北市能拿80万票,你以为他出去一喊,这80万票就都会投给蔡英文吗?柯文哲对蔡英文能提供的最大帮助,不是到时候去支持她,而是透过台北市长这场仗先做一个预备,”使超越台湾传统“蓝”、“绿”板块边界的战术能够获得印证,“不是只停留在民进党那45%的群众里”。

面对两岸关系发展,和台北市和上海市之间在过去数年内建立的城市交流合作机制,柯文哲在选举中并未表达明显的排斥之意,而是提出所谓的“四个互相”,即“互相认识、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作为他的原则。

他曾公开对媒体说,“只要不故意到中国大陆去喊‘台独’,他也不会逼你,一定要针对‘一个中国’讲得那么清楚,这就是互相尊重”。柯文哲还以人际相处举例称,“我知道你的困难,你也知道我的困难,我不会找你麻烦,你也要尊重我。”

柯文哲的竞选幕僚称,柯文哲常说:“两岸关系不是光用情感就能解决的问题。”幕僚还认为,“他非常务实。务实起来可能比共产党还务实。但是他也注重公开、透明。如果到时候台北要和上海继续谈(城市交流),他可能会把国民党、民进党的代表都找进来一起谈,绝对不搞黑箱。他并没有反对两岸交流,他只是认为现在的这种交流形式不对。”

在柯文哲与连胜文在11月初举行的公开电视辩论中,柯文哲曾在结束语里说,如果自己能以无党派候选人之姿当选,这个结果能够让“让国民党更接近国民,让民进党更进步”。“原本还有一句话是要留给共产党的,但考量到台湾民情,最后抽掉了”,周德望透露。

周德望还认为,如果未来柯文哲能以台北市长的身分投身两岸交流,“搞不好还会和共产党‘抢红旗’,引经据典地谈共产党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承诺” 。幕僚们形容,柯文哲对许多中共党史上的历史线索信手拈来、熟稔于心;而当下中共领导人所做的各种讲话或表态,柯文哲也都保持相当程度的关注。

四年前的台湾五大“直辖市市长”选前之夜,时任国民党中常委的连胜文,在辅选演说行程中,遭到歹徒当众枪击头部,紧急送往台大医院急救,而当时的台大创伤医学部主任柯文哲,正是连胜文急救医疗团队的组织者和指挥者。连胜文在选前之夜遭受枪击,也为2010年的选情投下重大震撼。原本在选前民调胶着的台北市和台中市,最终由国民党双双胜出。面对枪击案所衍生出的政治疑云,倾“绿”色彩鲜明的柯文哲曾公开向社会说明:“连胜文确实是枪伤、贯穿伤,无庸置疑”; “连胜文没那么有胆量,找人打自己头部一枪”。

四年之后,当年急诊室内外的一医一患,现在则自己站上竞选擂台的两端。

在台北市这个全台“九合一”地方选举最受瞩目的战场中,如果连胜文能为国民党守住台北这个政经中枢,那么,他从枪击案以来所累积出的民意同情和好感,将在一夕之间兑实,成为全台湾最有份量的政治资源调度者之一。更形同是为其父连战自2005年以来,所高倡的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维护九二共识”的政治路线,进行了一次巩固与辩护。而如果柯文哲最终能如期所愿、“超越蓝绿”,拿下台北市这片蓝营的票仓,则不但过往许多用以分析台湾选情和政局的“常识”必须改写,国民党政府和马英九个人的声望也将再遭打击,为2016年以前的岛内政局及两岸关系,投下更多变数。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台湾 九合一选举 柯文哲 连胜文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