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警察”枪下亡魂的亲人的诉说(4)

独家网   夏湉   2014-11-28 09:55  

如今我一看到警察就真的会感到害怕,紧张。而且这种感觉总是困扰着我们整个家人和知道我们这件事的人。我们不再信任我们的司法系统,也不再信任警察。如果都不能相信警察在保护我们,那么这个社会很难继续发展。

司法制度不把我们当人。认为我们不足为虑,就像我们不是人类,这些滥杀人们的警察就这样被放过了,这是完全荒谬的。

奥·塞恩·埃文斯

十月7日,26岁的埃文斯被旧金山警察戴维·戈夫射击身亡。戈夫怀疑埃文斯是一伙盗窃了AT&T公园附近SUV的犯罪分子中的一员。戈夫走近坐在车里的埃文斯,让他出示他的双手。据称埃文斯在车里拿枪指向戈夫,戈夫朝埃文斯射击了两枪。目前在案件调查期间,戈夫处于带薪停职状态。

埃文斯的家人怀疑戈夫没有正当的出示自己的身份,警察局承认戈夫的警服有部分被遮盖。

弗格森的判决正如埃文斯34岁的姐姐凯迪恩·威廉姆斯预料的一样。

n-OSHAINE-EVANS-large5705

威廉姆斯:埃文斯出身于牙买加,92年搬到了这里。你知道的,因为贫穷我们才来到了这里。他想当一个拳击手,结果他们杀了他。

每天我都会梦到这件事。我没法正常工作。我在我自己家里都感到害怕。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我不期待结果会有什么不同。我不感到惊诧。要是他们判威尔森谋杀罪,那才是正义。

暴力抗议活动应该发生。纵火,这才是唯一让他们明白,我们是认真的,我们支持布朗。直到埃文斯的去世,我才开始积极抗议。我多希望我能早点如此。这是一个沉痛的教训。

我对布朗的家人感到难过,他们要重新经历这种噩梦。我感受很深,因为我曾经也经历过。这和我弟弟所发生的事情一样。

拉姆利·格雷厄姆

2012年2月,纽约警察理查德·哈斯特一个酒店外发现了据称持有枪支的18岁的格雷厄姆。哈斯特和另一个警察跟踪格雷厄姆回到他的公寓。

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警察破门而入,哈斯特一枪击中格雷厄姆胸部,造成他死亡。格雷厄姆没有武器,警察说他试图从马桶冲走一袋大麻。他的奶奶和他6岁的弟弟目睹了他被枪击这一幕。

当年稍后时间,哈斯特被起诉,但控告在2013年被驳回。第二陪审团拒绝起诉他。格雷厄姆的母亲,康斯坦斯·马尔科姆,在纽约周一晚上的抗议期间跟赫芬顿邮报说。

o-RAMARLEY-GRAHAM-5706

我们是黑人,他们觉得我们的命不重要。但是我们告诉他们我们的命一样重要。这里有很多黑人青年,这点很不一样。我们宣告我们是重要的。我们将站在一起,团结一心,永不被击败。

如果一个警察能随便踢开你家门把你杀了,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我们不能继续这样埋葬我们的孩子了。这对一个母亲来说太沉痛了。

独家网译自赫芬顿邮报。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世界警察 种族 亡魂 警察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