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警察”枪下亡魂的亲人的诉说(3)

独家网   夏湉   2014-11-28 09:55  

有人觉得过段时间我就会放弃了。但是帮助因枪支暴力而失去了孩子的母亲或家庭是让我能坚持下去的理由之一。这是一个持续的斗争,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困难的过程。

人们已经厌倦了。但新的一代人已经到来,他们看到了这个社会所发生的不公。他们看到了罗德尼·金、我儿子奥斯卡·格兰特和现在的迈克尔·布朗身上所发生的事情。

布朗一家到现在还没有机会坐下来体会他们的家庭已经被如何永久地改变了,他们再也闻不到儿子带回家的玫瑰的芬芳,再也看不到他的笑脸,再也听不到他的笑声以及说的“我爱你”,他们再也不会感受到他的拥抱。

他们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找点时间,慢慢接受迈克尔已经不在的事实。

埃罗尔·肖

2000年8月29日,39岁的埃罗尔·肖在家中遭底特律警察大卫·克鲁平斯基致命性枪击。由于肖听不到也不会说话,他的家人说他听不到警察让他放下手中耙子的命令。肖去世后不久,底特律市长要求联邦审查警察局和涉事的警察。司法部关于此事的调查今年才结束。

克鲁平斯基虽然被控过失杀人,但不久就被无罪释放。

当肖被杀的时候,他的侄女凯蒂娜·克伦普顿正好在事发地。她告诉赫芬顿邮报,迈克尔·布朗和她叔叔的死亡的事实,加上枪手都没有被定罪,这证明了我们司法体系需要“大修”。

o-OSCAR-GRANT-OAKLAND-5704

克伦普顿:对于布朗一家,我感到很伤心,我能够明白那种痛苦与悲伤,因为我们经历了同样的事。现在我们仍然没有恢复了正常生活。对他的妈妈和我的奶奶来说每一天都是一种煎熬。

我下车走向警察,我对他们说,“他聋了,他听不到你说的话。”警察命令他扔了那个他打算整理花园的耙子。他们让我站住。然后一个警官用枪指着我,告诉我要呆在原地。否则,他们也可能杀了我。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世界警察 种族 亡魂 警察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