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世界警察”枪下亡魂的亲人的诉说

独家网   夏湉   2014-11-28 09:55  

n-POLICE-VICTIMS-large570

在密苏里州弗格森镇里,迈克尔·布朗的死亡对数以百计在频发的枪击事件中失去亲人美国人来说是已经没有了震惊。下面是他们中的一些人讲述的经历,和他们关于大陪审团不起诉今年夏天枪杀了黑人青年的威尔逊警官判决的看法。

尼古拉斯·海伍德

1994年,十三岁的尼古拉斯·海伍德正在布鲁克林的一个公寓楼梯间玩“警察抓小偷”时,警察布莱恩·乔治误将他手中的玩具枪当作真枪,朝他的腹部开了一枪,将其杀死。而当时的布鲁克林地方检察官查尔斯•海因斯却拒绝召集陪审团对乔治提起诉讼。该枪击事件被警方认定为正当杀人。

二十年后,尼古拉斯的父亲老尼古拉斯·海伍德,仍然忘不了儿子活着时的回忆。最近去世的另一个被警察打死的手无寸铁的黑人雅佳·格利,和弗格森大陪审团的决定让他心烦意乱。本周,海沃德向赫芬顿邮报通过电话诉说时,明显地从他的声音断定,他几乎要哭了。

n-HEYWARD-NYPD-large5701

海伍德:老实说,每当我听到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被警察打死,我总会流泪,这对我的伤害太大,因为我知道警察不会被追究责任。我要对对迈克尔·布朗的家人说的:“继续揭露真相。”

我的儿子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优秀的孩子,帮了家里很多忙。如果我的儿子还活在这个世上,他应该会在长辈长椅上聊天。他总是愿意从大人那里获取知识。我记得在学校的某天晚上,在我们一起走过一个开着的房子的门时,校长指着我的儿子说:“他总是在我的办公室”,我想,“他犯什么错了?”

但是校长说,“不是的,他一直在帮我的忙,他是个优秀的学生”。我很震惊。他是个了不起的孩子。我这样说并不是因为他是我儿子,而是因为别人这样告诉我的。

我的经验是建立在痛苦上的,而这些痛苦无法逃避。而且,更糟糕的是,随着岁月的流逝,你会看到它不会停止,会不断发生。你不想看到另一个家庭经历如此的痛苦和伤害。

这就是我为什么坚持了20年的原因。尽管他们杀害了我们的孩子,但不会受到惩罚。我做的还远远不够,因为他们还在杀害我们的孩子,他们不停止,我就不会停止。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世界警察 种族 亡魂 警察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