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现场之孙中山和他的革命党

独家网   倍倍   2014-11-25 15:28  

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鲁迅

近几年,接连出现了很多“反思”、“重新观察”孙中山的文章,在某些居心叵测的人笔下,孙中山已经从一个伟人渐渐变成一个争议人物,甚至是“小人”、“卖国贼”。这些非议,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孙中山“大言无实、利用黑帮、勾结日本人”,是个小人;二是孙代表的暴力革命派,打断了立宪派、维新派的改革进程,其过于“激进”的举动让中国经历大动荡与大破坏,实乃“民贼”。两个观点看似成立,实则漏洞百出,根本经不起推敲。

“中日盟约”证据不足,革命之艰他人难懂

围绕第一个方面,诋毁者们提出了一个观点:孙中山向日本允诺“满蒙任取之”并且有所谓的“中日盟约”,并且将所谓的“中日盟约”等同于袁世凯的二十一条。

《中日盟约》问题的经过在于,1915年1月日本政府以赞成袁世凯称帝为诱饵,要求中国接受其“二十一条”要求。包括继承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延长旅顺、大连及南满铁路的租借期限至99年;聘用日本人担任政治、军事、财政顾问;中国所需军械半数以上向日本购买,或在中国设立中日合办之军械厂,聘用日本技师,采买日本材料;由日本建造武昌至九江、南昌及南昌至杭州、南昌至湖洲之铁路;日本对于福建省内筹办铁路、矿山及整顿海口(包括船厂)有贷款优先权,等。因为这个原因,孙中山马上于2月5日与陈其美一道,和日本人山田纯三郎等先行订立了《中日盟约》,内共11条,与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条”内容相近。如盟约规定:“中华海陆军聘用外国军人时,宜主用日本军人”;“中华政府及地方公署若聘用外国人时,宜主用日本人”;“宜设中日银行及其支部于中日之重要都市”;“中华经营矿山、铁路及沿岸航路,若要外国资本,或合办之必要时,可先商日本,若日本不能应办,可商他国”;“日本须助中华之改良内政、整顿军备、建设健全国家之事业”等。在发现袁政府刻意将消息泄露,引起国内外舆论强烈反应,日方大举增兵中国进行威胁,孙甚至更进一步于3月14日具名写信给小池张造,将此盟约送交日本外务省,恳切表示:贵政府与袁政府的交涉手段,只能暂时给日本带来收获,却必定会使日华之疏隔日益扩大。而《中日盟约》,则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两国友好问题。

所谓的“中日盟约”

所谓的“中日盟约”

可笑的是,这个所谓的“中日盟约”也是日本方面抛出来的一个单方面的东西,仅凭日本山田纯三郎回忆录《支那革命和我》中有所记载就可以给孙中山“定罪”吗?未免让人觉得证据不足。日本人在提出一系列的观点时的造假习惯已经众所周知,一个可以公然美化侵略历史的国家提出的任何关于历史的证据都是值得商榷的。

况且在当时的中国,日本既然已经通过逼迫袁世凯获得了“二十一条”中的无耻利益,又怎么会公然跟已经不是中华民国总统的孙中山签订一个不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呢?

关于这份来历不明的“中日盟约”本身就无法定性真假,根本不能作为否认孙中山的证据。然而,之所以有人相信这份盟约的存在,确实也是因为孙中山早期希望得到日本人的帮助,争取更多的革命基金推翻清政府的统治。

我们对历史的讲授或说明,往往太过简单化。简单化到动辄只提供给读者一方面的历史,让其只知其一,不其知二。比如对孙中山,一般的传记和评说都只谈其如何爱国,如何伟大,却不谈其赤手空拳打天下时,只能求助日本和财团。爱国并不是喊喊口号就可以的,要落实到实际之处,白手起家搞革命就必须谋求列强援助这一条路可行。而列强为其提供援助当然绝不是因为道义,都是要谋求其国家利益最大化的,而孙中山几乎是身无长物,能用以交换枪支弹药的,就只有许以一部分国家利益。

任何历史事件都要还原到其特定的历史现场去审视。在当时国人脑子里根本没有形成完整的“中国”概念,当然也没有领土主权的概念。辛亥革命爆发前,孙中山等绝大多数革命党人都没有将满蒙等地区纳入其“恢复中华”的版图。我们可以看到,在1905年中国同盟会成立时,孙中山是这么解释他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主张的:“今之满洲,本塞外东胡。昔在明朝,屡为边患。后乘中国多事,长驱入关,灭我中国,据我政府……驱除鞑虏之后,光复我民族的国家”。1906年孙中山又说:“中国革命目的在于灭满兴汉,中国建国在长城以内。”可见在当时孙中山的潜意识中,满蒙的确根本不属于“中华”。在1906年《民报》创刊周年庆祝大会上孙中山说到:“明太祖驱除蒙古,恢复中国,民族革命己经做成。”“支那国土统一已数千年矣……近世五六百年,十八省之地几如金欧之固,从无分裂之虞。”由此可以看出,孙中山的革命是要恢复满清入关之前明王朝的情形,大致相当于清代十八行省的范围,这个范围没有包括现在的东三省、内外蒙古、新疆和西藏,还不到当时中国领土的一半。1908年,共进会把他们的旗帜定为“十八星旗”,正是这种想法的集中体现。

然而辛亥之后,孙中山对民族观念有了改变。身为执政者之后的孙先生,根据国人的要求,提出了“五族共和”的主张。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就任临时大总统的宣言中明确宣布:“国家之本,在于人民。合汉、满、蒙、回、藏诸地为一国。即合汉、满、蒙、回、藏诸族为一人,是曰民族之统一。”同年8月,在谈及外蒙的分裂问题时,孙中山对《大陆报》记者明确说:“小国今日势孤无劲,末便兴兵。满蒙实有不可收拾之势,目下不得不暂待时机。数年之后,兵力充足,领土自可恢复。设此四万万人于数十年后不能恢复领土,则华人无保存国家之资格。余以为恢复己失之领土,而求助于邻判,似不甚可靠。”显然,辛亥之后孙中山的观念已经发生转变,坚持满蒙是中国领土,坚决捍卫中国的领土完整。

因此,虽然孙中山为求外援不得不答应日本一些无理要求,但是也坚持了原则底线,不再说给予领土,只说可给予特殊利益或者“管理权”。比如1915-1916年孙中山和上原勇作密谈时说的就是“中国新政府可以东北三省满洲的特殊权益全部让与日本”,并说不仅满洲,“中国本土的开发亦唯日本的工业、技术、金融力最是赖”,但与此同时,孙中山明确声明:“东北三省是中国的领土,吾等坚决维护固有的主权,虽寸土亦不容侵略。”同时他于11月16日致电袁世凯,坚决主张对于俄国与外蒙私自签订的《俄蒙条约》“万不可承认,当出以最强硬之抗议”。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还原现场 孙中山 革命党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