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日本教科书如何臆造“台湾故事”(3)

澎湃新闻   谭建川   2014-11-24 10:35  

“君之代少年”:日本人臆造的“国歌美谈”        

1935年4月21日,台湾发生了一场七级地震,造成三千多人罹难。其中一个名叫詹德坤的12岁小孩,命陨强震后,却被日本人竖立铜像纪念。他的故事被编入小学教科书,成为日本及其海外殖民地家喻户晓的“美谈”。1942年版《初等科国语》“君之代少年”这样记述德坤临死前的情景:

587

台湾总督府1936年所建的詹德坤铜像,二战后被拆毁。

那天下午,德坤在临时搭起来的治疗所接受了手术。就算在那么疼痛的手术中,少年也绝不开口说一句台湾话。日本人要使用国语,这是老师告诉德坤的,所以不论多么痛苦,他也要使用国语。……不久,少年说道:“爸爸,我,要唱君之代歌。”少年闭上眼睛,好像在想着什么,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唱了起来:“我皇盛世兮,千秋万代。”德坤满怀真情的歌声,深深地打动了病房的人们。声音虽小,他仍然很清楚地继续唱着。四周响起啜泣声。快到歌曲结束,声音逐渐变弱,但他仍然很完美地唱完了整首歌。唱完“君之代”的德坤,在父母和众人含泪的守护中,安详地长眠了。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课文中的“国语”,并非汉语或台湾方言,而是日语;德坤临死之前唱的“君之代”,是颂扬天皇统治天长地久的日本国歌。德坤在课文中以这种“庄严肃穆”的方式辞世,在大力推行“皇民化”的时代氛围下,无疑被附加上极为重要的政治意义。        

事实证明,这样的“国歌美谈”是日本人臆造出来的。德坤的邻居这样回忆:“当时地震,詹德坤头上得了破伤风。因为父母亲听说可以用牛粪搽,结果他却发烧、发狂、说疯话。他父母应该听不懂日文,学校老师视察后将之说成在死前唱国歌,拒绝讲台湾话,坚持说国语。这样表示学校教学成功,有爱国精神,皇民化成功,老师功劳大,结果校长升官了。”        

然而,不论历史是否被真实书写,“国歌美谈”却很快被殖民者利用。总督府文教局柴山武矩发表《咏唱君之代、壮烈早逝詹少年》一文,将德坤虚构为孝顺、成绩优秀的模范学生,他在学校绝不使用台湾话,放学后便召集附近儿童学日语,在家里自发地进行日本神道祭礼。而在德坤一周年忌日,总督府组织盛大的“詹德坤少年颂德纪念像”揭幕式,要求日本人和台湾人经过铜像必须恭恭敬敬地鞠躬。而当“国歌美谈”进入日本本土的教科书之后,又迅速编入台湾总督府所撰之国语教材,甚至朝鲜、马来西亚、新加坡和中国大陆沿海沦陷区的小学生,都要学习“君之代少年”一课。在日本本土的小学,教师被要求在讲授此课时强调“在殖民地台湾,有这般对国语极为热心的实践者”,以此“促成全国儿童奋起”;而在各殖民地小学,则要求教师将德坤描述为“尽管是异民族,却能成为完全之皇民的模范前辈”。就这样,德坤被塑造为彻底奉行说日语、衷心拥护皇民化运动的殖民地民众的“最佳样本”。       

588

在皇民化运动中,台湾儿童被强迫放弃汉语,学习日语。

毋庸置疑,“台湾故事”的最终目的在于通过建构台湾族群的“他者身份”来激起日本国民的民族认同,借助这些虚构的“神话”、“美谈”,强调统治与被统治的合理性,向日本儿童灌输“义勇奉公”、“爱国牺牲”的“皇国美德”。与此同时,日本人在台湾故事重构过程中的“文化关照”,既不是对台湾人的同情,也不是对原住民文化的理解和宽容,而是通过刻意扭曲客观事实,强行伪造和扭曲台湾民众的集体记忆,强迫台湾人盲目追随和衷心拥护殖民统治。吴凤和德坤等人的故事重返台湾本土的殖民地教材,不少台湾人在这些故事的蒙蔽和鼓动之下参与侵略战争,成为帝国主义的炮灰,实在令人叹息。

589

1942-1944年间台湾总督府鼓动约1800名原住民编成“高砂义勇队”,远赴南洋作战,死伤极为惨重。

590

1942年台湾实行志愿兵制度,许多台湾青年为日本“大东亚圣战”而战死。图为位于新竹的高砂旅青年修炼所的军事训练情景。

作者系西南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日本研究所所长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日本 教科书 台湾 臆造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