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南海防空识别区可能会在合适的时机公布

察时局   王绍光   2014-11-23 15:16  

罗援

罗援

第五届香山论坛期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原副部长罗援接受察时局(微信公众号:Cha_shiju)专访时指出,军队改革和反腐相辅相成,目标一致,都为提升战斗力。

罗援指出,当前有些和打仗相关部门的军官被边缘化,一些管钱、管物和在首长身边的人反而得到非正常提拔,这挫伤了部队官兵的积极性,此次中央军委在处理徐才厚事件的同时,也对军队的用人思路做了一些调整。

【谈军队改革和反腐】

一些首长身边的人得到非正常提拔

察时局:你曾指出,当前和打仗相关部门的一些人被边缘化,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下一步军队改革中会否调整?

罗援:在用人体制上,前段时间有些问题是值得我们反思,比如有些和打仗相关部门的军官被边缘化,而一些管钱、管物的人,还有一些首长身边的人得到非正常提拔,这实际上挫伤了部队官兵的积极性,涉及到军队用人导向问题。现在应该更多向想打仗、会打张、能打仗、敢打仗这个方向走,毕竟军队的职责就是能打仗、打胜仗,在用人问题上应该可以做一些调整,中央军委在处理徐才厚事件的同时,对这方面也开始做了一些调整。

察时局:现在军队反腐力度比较大,军队反腐和军队改革之间有什么联系?

罗援:军队改革和反腐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提升中国军队的战斗力。腐败是战斗力的第一杀手,“腐败不除,未战先败”,这是我一直强调的一个口号。因此首先要反腐,激发官兵的积极性,清除部队的不良风气,端正作风,恢复光荣传统,才能提升战斗力,同时改革也是为了提升战斗力,所以二者标准一致,相辅相成。

察时局:接下来军队改革会往什么样的方向走?

罗援:军队改革还在论证阶段,大家可以就方方面面提供一些建议,我觉得最终的方向就是仗怎么打,军队就怎么建,一切以战斗力为第一标准,只要能提升军队战斗力,使我们的指挥体系更高效、便捷,就是我们的发展方向。

【谈海洋战略】

海洋战略应由国安委制定

察时局:你建议由国家安全委员会领导,尽快制定一个海洋战略,这是怎样的一个战略?为什么要由国安委领导?

罗援:国家安全委员会是策划、组织、协调、制定国家安全战略的最高权威机构,而海洋问题现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关我们的生存与发展,中国明代航海家郑和就曾讲过,中国的财富来自海洋,中国的威胁也来自海洋,海洋战略关涉国家重大问题,应该由国安委来策划制定。

这个海洋战略要有前瞻性、全局性,有5年、10年的中长期规划,厘清海上安全战略和国家安全战略之间的关系,也要有可操作性,分成几步走,每一步的重点、要解决的问题都有通盘考虑,多种海洋力量怎么进一步协调配合等问题,也都要涉及。

察时局:在南海问题上,要不要公布南沙的领海基线,要不要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等问题,存在不同观点,你怎么看?

罗援:好像现在还没有这方面的考虑,南海相关国家也没有公布防空识别区,和东海不太一样。东海防空区识别区是在几种情况下设立的:第一,日方已经在相关空域设立防空识别区,也算是倒逼中国;第二,这里确实比较复杂,我们有对进入这块空域的飞机进行识别的现实需要;第三,划定钓鱼岛领海基线,为设防空识别区提供基础。在南海问题上,很多勘探工作还没有最后结束,领海基线划定等问题,会首先照顾我们自己国家的安全利益,同时也会照顾各方的舒适度,有礼有节地维护国家的海洋权益,南海防空识别区可能会在合适的时机公布。

【谈国防政策】

仍实行防御性军事战略

察时局:近年来,中国更多向海外派兵和军舰,这是否意味着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在改变?

罗援:我们现在仍然实行防御性的军事战略,但也要保护不断拓展的国家利益,与不断提升的国际地位相适应。向海外派兵和军舰,一方面国家利益有需求,另一方面国际社会也要求中国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提供更多国际公共产品。

中国现在是派出维和部队和人员最多的国家,到现在还有2027名维和官兵在国外执行任务。面对埃博拉疫情,当一些国家退缩的时候,我们派出300多名医务人员到疫区。在反海盗问题上,我们在索马里执行护航任务的船队已经达到18批次,做出重大贡献。对于这些问题,一些国家不要叶公好龙,又让中国当负责任的大国,又在中国履行大国义务的时候说三道四,以自己之心度中国的君子之腹。

察时局:过去一年,中国周边安全问题变得严峻,当前的安全政策是否需要作出调整,或有需要加强的地方?

罗援:我觉得不必大惊小怪,这就是很多人讲的国际关系中的“老二原理”,以前我们的实力排在后面,没有国家对中国的外交说三道四,现在我们经济总量到了第二位,国际社会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老大不愿意你去争夺老大的地位,老三老四也不服气,想把你拉下来。

所以说,我们正在上升阶段,比较会引起一些国家的关注,就像喜马拉雅山在崛起的过程中,周边有些山头肯定会因此震动,一旦稳定下来后,周边也会稳定。这是一个相互适应、调整期,中国在适应世界,世界也需要适应中国。很多国家采取先验论的观点,就是国际上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国家和平崛起,因此感到疑虑,在观望中国,中国会以和平的诚意体现和平崛起的可行性,为世界文明与和平做出贡献。

【谈香山论坛】

并不想取代香格里拉对话会

察时局:未来香山论坛有没有可能取代香格里拉对话会?

罗援:我们不想取代谁,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现在总是有人把香山论坛和香格里拉对话会做对比,我觉得大可不必,两个论坛各有各的关注点和兴趣点,引用习近平主席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就是,太平洋之大,足以容下两个论坛,完全可以并存。

如果要说展望的话,可以看看珠海航展,以前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航展,现在已经在国际上有了非常大的影响,我相信香山论坛继续办下去,采取一种开放、透明、包容、平等的姿态,会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同,毕竟这是我们为国际社会贡献的一个公共产品。

察时局:美国、日本等国家的官方代表团没有来参会,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罗援:这次论坛的规格、级别都提高了,有些国家可能有些不适应,甚至需要一段磨合期,这方面也不必小肚鸡肠,香山论坛就是为了表明我们维护地区安全的诚意,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看到香山论坛的和平诚意和建设性,积极加入到论坛当中来。

察时局:这次香山论坛从二轨变为一轨半,今后会不会再前进半步,变为一轨?还是会保持一轨半的状态?

罗援:我觉得一轨半是比较好的模式,也可以说是让各方都有一种舒适度的模式,既有学者的思考,也有官方人士的思考,有些是以学者的口来说一些政府的话,这样回旋的余地更大一些,比单方面的官方论坛可能更具有灵活性、伸缩性、可建设性。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军队改革 海洋战略 香山论坛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