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西非:被遗忘的埃博拉孤儿

独家网编译   翟帅   2014-11-20 15:52  

有4000名埃博拉孤儿被西非遗忘,没人照顾他们,因为人们害怕他们身上可能潜伏着的病毒。

1

父母死于高风险的埃博拉病毒后,这两个婴儿不会被任何人捡起和拥抱。

刚满一周岁的瓦拉(Warrah)和十一个月的阿尔法(Alpha),是西非四千例埃博拉孤儿的代表,因为害怕身上潜伏有埃博拉病毒,他们不允许被任何家庭照顾。

可怜的小孩爬在医院的泥土地板上没有大人照看,六岁的埃博拉孤儿阿卜杜勒(Abdul),成为了可怜小孩的代理父亲。

他们的困境是由英国医生志愿者近日在塞拉利昂拍摄的,英国广播公司11月16日晚全景式播出了这部纪录片。

在该国的动荡时期,医师无国界这个组织依旧照常工作,贾维德·阿卜杜莫内姆(Javid Abdelmoneim)博士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方法,他把相机连接到保护塑料眼镜,以此来防止感染。

2

悲惨的奥利弗·威尔逊(Oliver Wilson)和他的儿子小奥利弗,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市

在长达45分钟的片子里,35岁的贾维德(Javid)是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一位医生,他讲述了瓦拉(Warrah)的父亲萨勒·科罗马(Sullay Koroma)和他的妻子以及小女孩两个哥哥到这里来的时候的情形。

萨勒·科罗马(Sullay Koroma)的妻子在48小时内便死于埃博拉病毒,两个男孩被测试呈阴性反应(独家网注:身体正常的意思)。

照顾小瓦拉(Warrah)的萨勒(Sullay),尽管检测呈阳性,但已经显示出好转的迹象,却出乎意料地发现在一次沐浴时死在了混凝土地板上。

在埃博拉孤儿中小瓦拉(Warrah)的遭遇已算是幸运,她可以健康的生活在儿童中心里,也许有一天能与她的大家庭团聚。

阿尔法(Alpha)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贾维德(Javid)说:“我非常接近小阿尔法(Alpha),他的死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他死的如此痛苦。我真的很难过,阿尔法(Alpha)非常痛苦的死去,血从眼睛里流了出来,看上去吓坏了。”

在英国伦敦,歌手们专门录了一首歌来为抗击埃博拉筹集资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有多达五百万的儿童受到疫情威胁。

3

令人心碎的埃博拉灾难

但随着抗击埃博拉病毒的药物耗尽,医生们出了给病人保持充足的水分外再没有其他办法。

瓦拉(Warrah)的家庭受到埃博拉感染是因为替最近死去的一位亲戚擦洗遗体的时候忽略了医生的建议。

通过贾维德(Javid)的摄像机,我们看到了瓦拉(Warrah)父亲去世的可怕。

埃博拉病毒如此突然无情的杀死受害者,以至于他们在感到不适还没来得及打电话之前就已死去。

在另一个可怕的时刻,一个少年被发现病死在了长椅上。

“这是令人震惊的,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回到伦敦仅仅几周的贾维德(Javid)说,“从怀疑到证实,这是一个新的发现。”

“我们在英国急诊室里都见过死人,我一生都在和死人打交道。但在这里看到他们死去的瞬间,显然我无法在医学上科学解释这种情况。”

“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如此的栩栩如生,病人有坐在那儿的,有在祈祷的,你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你别碰!最后你不得不离开那里时,如果换做是你也很难。他真的让我很惊讶,他只有19或20岁!”

“那天,我有三个男性患者都死了,一个19岁,一个20岁,一个21岁。”我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天,我真正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这些都是年轻的健康男人,不应该死。

“一天或两天我们没有死亡的患者,但多数时候24小时内会有三或四例死亡。”

在视频中,有过一段短暂兴奋,就是当一群人经病毒检测呈阴性后从凯拉洪中心解散回家时。

但根据在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统计,能生存下来的只有41%,这已经造成超过5000人死亡。

被感染的风险很大,在伦敦两家医院工作的贾维德(Javid)解释道。

他告诉我,当你打开一个救护车的门,他们已经把八个人塞进了一个皮卡。他们必须驱车10个小时,因为目前只有两个治疗中心。

“在那些10小时里面两个人死了,如果还有六个人活着,不管他们先前有没有受到病毒感染,他们都将死去,因为他们已经受到了10个小时的交叉感染。”

“那些人的尊严在哪里?”

对他来说,最糟糕的经历是试图寻找小阿尔法(Alpha)的墓碑。事实证明,孩子的尸体和其他许多被埋葬的尸体一样,没有任何标记。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翟帅 关键词: 埃博拉 西非疫情 非洲病毒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