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资本主义:从骗局走向骗局

观察者网   郑渝川   2014-11-20 12:59  

9k=

78万字、666页的《资本主义大变形》,跟“温良恭俭让”是不搭界的。美国经济学家、(前)政客、政治学家出版作品,很少有像戴维·斯托克曼这样把话说绝,把人得罪完的。在书作者的笔下,美国20世纪至今的历任总统,除了艾森豪威尔,不仅是骗子,而且更是罪犯,对美国经济和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而成为历任总统智囊的经济学家,从凯恩斯再到弗里德曼,再到萨默斯,都是从犯。什么凯恩斯主义者,什么原教旨市场经济论者,都被一竿子打下船去,还被加上了“蠢人”、“犯罪”、“恶魔”、“恬不知耻”等很难在经济图书中出现的标签。

《资本主义大变形》的主要观点就是,美国,特别是作为央行的美联储已经被权贵资本主义占领了,美国经济蜕变成了投机赌博资本主义。说到这,顺带提一下此前在欧美世界引起过巨大反响的《21世纪资本论》,但托马斯·皮克迪也没有否认当代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活力与成果,只是提醒人们,21世纪有重新滑向19世纪“拼爹资本主义”的危险。与之相比,《资本主义大变形》不知要激越了多少倍,在戴维·斯托克曼笔下,罗斯福新政是错的,战后重建的“伟大社会”计划是错的,从里根到克林顿到小布什推行的经济政策也是错的,至于奥巴马主持下的救市和振兴政策,更是大错特错。

既然,里根政府时期的经济政策被说成是犯罪行为,那经济团队显然就是犯罪团伙。有意思的是,《资本主义大变形》书作者戴维·斯托克曼恰恰就出自他所说的该团伙。他1976年当选为美国密歇根州国会议员,1981年加入里根政府,出任预算和管理办公室主任,后来加入所罗门兄弟公司(该公司曾卷入操纵政府债券的丑闻,并因此衰落,后被并购),随后成为黑石集团的合伙人,长期作为私募股权投资家活跃在金融界。说白了,戴维·斯托克曼是投机赌博资本主义的受益者,邪恶经济秩序的(协助)构建者,其批判痛斥的姿态,怎么看,都有点美国“公知”的味道。

美国公知如何批评政府救市

全书第一部分谈的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期间,小布什政府任期末期的应对和救市。戴维·斯托克曼认为,在当时,美国经济并没有面临伯南克(时任美联储主席)、保尔森(时任美国财长)及华尔街鼓捣的系统性危机,“大而不倒”(当代经济体系中,超大型投资银行、实体经济因其混业经营的规模,如果倒闭,可能造成多个行业连带掀起多米诺骨牌般的崩溃)的风险也是不存在的。

饭不可乱吃,话也不能胡说。戴维·斯托克曼现在发表怎样的观点,当然都可以,反正金融危机应对和救市都已经结束了,当个“嘴炮党”是没有任何压力的。1920年代的德国就曾出现过经济的系统性危机,众所周知,这是魏玛共和国滑向纳粹德国的根本原因。而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应对之所以变得困难,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全面危机拉开之前,伯南克与保尔森拒绝救助雷曼兄弟,大而不倒风险从一个“狼来了”的传说,变成令金融业闻风丧胆的现实风险。

为什么拒绝救助雷曼兄弟?雷曼兄弟倒闭前的老大迪克·富尔德,行事风格很另类,嘴欠,很有点戴维·斯托克曼的味道,曾经挑衅过格林斯潘时期的美联储,以及曾在高盛任职的保尔森。保尔森于公于私讨厌富尔德,这是必然的,而且,在雷曼兄弟出现问题时,美国就有戴维·斯托克曼这样的预言家,笃定美联储是华尔街的马仔而肯定将出手接盘,伯南克和保尔森因此作出了拒绝救助的决策——此举也被另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行人士抨击为最大昏招。

戴维·斯托克曼在书中引用了美国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的一些调查发现,来说明那些接受美国政府借助的投行其实有着很丰厚的资产,意在证明救市是不必要的。如果读者未曾了解过美国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很容易因此受到戴维·斯托克曼的忽悠。2011年,由美国国会授权成立的美国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发布了《美国金融危机调查报告》。《报告》指出,美联储、美国财政部等监管部门,以及长期积极开展抵押贷款、抵押证券化业务、场外交易金融衍生品交易的金融机构,需为金融危机的发生担负责任;与之同时,也强调正是因为美国监管部门的长期放纵,才使得风险被放大到危险地步。也就是说,美国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认可救市应对的必要性,戴维·斯托克曼选择性拼接引用该委员会的调查,再得出与报告截然相反的结论,对此做法的误导性避而不谈,这种手法在我国常被网络营销账号使用。

里根幕僚如何非议里根改革

戴维·斯托克曼是里根政府第一届任内的预算和管理办公室主任。里根政府被美国保守主义政客和原教旨市场论者包装为史上最伟大的美国总统,不仅源于里根发起了对苏的主动军备竞赛,起到了拖垮苏联经济的作用,更重要的是,里根将减税议程纳入到美国政府政纲,终结了自罗斯福新政以来的“大政府”。

实际上,一直以来,里根改革的局限性就一直受到非议,减税特别是减掉富人税收,受到了作为共和党票仓的富人群体的热衷欢迎,也的确可能起到刺激经济增长(虽然这种增长会带来《21世纪资本论》所说的贫富分化的负效应)。但终结福利社会,在民选政治框架并不具备可行性,而终结“大政府”则会影响美国的国家军事和政治行动能力,事实证明,里根和小布什均在减税的同时,大大增加了军备开销。里根改革的真实恶果就是,不断推高美国的政府赤字,埋下了几十年后引爆的债务炸弹。

戴维·斯托克曼炮轰里根的改革,加大了政府支出,甚至不如1960年代急剧加大社会福利开支的约翰逊总统。他更是宣称里根除了“财政放荡”之外,经济政策上一无是处。这种评价不甚公允,里根任期内美国计算机和互联网产业的勃兴,不能称为假象。至于同期美国房地产和股票市场上出现的虚热,严格意义上讲是市场逻辑的延续,是当时美国政商两界笃信弗里德曼学说的必然结果。戴维·斯托克曼的批判逻辑甚至发展到近乎蛮横的简单:里根、老布什是错的,因为他们是凯恩斯主义者(这跟其他经济学家的评价差异甚大)。

《资本主义大变形》对里根改革展开的批判,要数对战争狂人里根启动的军备扩张的批判最为犀利。前苏联入侵阿富汗并陷入占领困境后,已经出现了战略颓势。美国完全可以在不大量增加军备开支的情况下起到更好遏制前苏联的作用。但里根选择的是,不断强调甚至夸大、无中生有捏造苏联带给美国的军事威胁,以将更多的国家资源投入到军备扩张上。按照一些历史学家的观点,“星球大战”计划就是里根政府编造出来,忽悠前苏联上当的骗子计划,但演戏总难避免入戏,入戏太深就导致自己相信了自己编造出来的谎言。大量扩张的军备,事实上毫无用处,这也是冷战结束后,美国迫切要找到新的对手,编织新的威胁谎言的原因。

骗局一个接着一个,来说说罗斯福新政

罗斯福新政之前的进步主义时期改革,就已经促成了美国政府的职能扩张,而在新政期间,扩张加速,美国政府一度变成了职能、规模赶超同期苏联同行的全能政府。

戴维·斯托克曼批评罗斯福新政扩大了美国政府规模,这个看法倒是对的;他批评罗斯福新政用经济民族主义诱发世界对立和冲突,也是成立的,事实上,当时的美国在贸易上闭关锁国,确实延长了萧条。“国际贸易陷于停顿、货币系统和外汇交易市场陷入混乱,这才是真正的危机”,嗯,好像他在说起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时候,并不承认有系统性危机这回事?

《资本主义大变形》对富兰克林·罗斯福提出的最严厉控诉,是宣称这名带领美国打赢了二战的总统是“权贵资本主义的守护神”。理由是罗斯福创建了房利美,这个机构会在70年后造成次贷危机——这种批判的反射弧也太长了,依此逻辑,美国财政和货币的奠基人汉密尔顿也可以戴上戴维·斯托克曼授予的“荣誉称号”。类似的批判还出现在对新政期间出台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的评价,该法案建立起金融业分业经营等监管体系,在尼克松至克林顿时期陆续受到冲击,并在后者任期内遭到废除,金融衍生品灾难由此被揭开面纱。“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被冲击、被废除后的金融乱象,怎么能够推导出这个法案本身不合理的结论呢?

艾森豪威尔及其任内的美联储主席马丁,是《资本主义大变形》书中难得一见的正面政客形象。艾森豪威尔意识到美国军工复合体劫持美国国家利益的危险性,利用自己二战盟军总司令的威望克制了军方军备扩张的冲动,奉行平衡预算、反周期而行的财税政策。而在他之后的历任总统,都不具备这样的威望,对于迎合军工复合体和社会福利利益集团甚至表现得相当主动,美国国家财政、布雷顿森林体系都不可避免的走向了坍塌的方向。

罕见的谩骂,弗里德曼被说成凯恩斯之后经济学界的最大傻瓜

米尔顿·弗里德曼是哈耶克之后,获得自由市场论者最多支持,声望最高的经济学家。他与其弟子携手帮助依靠政变起家的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发展“纯粹的市场经济”,是1970年代至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几十年内,对欧美世界影响最大的经济学家,也曾经积极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他在1988年访华期间提出建议,中国应立即放开外汇管制,放开价格管制。后一项建议被很快付诸实施,结果造成中国国内的价格大混乱。有意思的是,国内有多名经济学家争抢价格改革建议的发明权,但从价格改革的决策实施情况来看,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对于当时的中国领导人的影响力,肯定要远远大于几个书生。

弗里德曼因其学说引发的争议,并不少于凯恩斯和哈耶克,但之前很少有人说弗里德曼学说纯属一派胡言,直接将之定名为蠢人。在戴维·斯托克曼的笔下,弗里德曼的愚蠢,就在于支持自由民主的同时,用其发明的一套货币供应政策工具,成功的达到了为华尔街输血、促成美联储扩权的反民主目的。书中第四部分详细列举了作者给出的弗里德曼学说被美国政府采纳后,金融市场投机加剧的诸多乱象,指出由此导致了美国金融资本主义的偏向,从富人到穷人都陷入了一夜暴富的幻觉,美联储及其幕后的华尔街投行也因此组成了他所称的“货币政策政治局”。

在弗里德曼的旗帜下,美国金融资本主义自1980年代初期起,就展开了一趟危险的旅程,从房地产金融的冒险路线、到金融衍生品市场的豪赌、到巨兽型的杠杆收购肆虐、到“货币政策政治局”无知无畏滥发货币、再到思科和埃克森美孚等产业巨头无耻回购股票。戴维·斯托克曼认为美国金融市场上的金融暴徒越来越多,市场变成赌场,大量的市场主体变成了债务僵尸,不走向崩溃和危机,简直老天无眼。

20130903093253513

奥巴马发展绿色能源,也是骗局?

奥巴马的撒钱计划,及其2012年的竞选对手罗姆尼提出的变革思路,都被批评为愚蠢之举。戴维·斯托克曼称,向消费者派钱,完全是无目的侵占未来纳税人利益的行为,所谓的乘数效应纯属空想;而罗姆尼在竞选时宣称将对社保开支而不是政府其他开支动刀,也是昏招。

《资本主义大变形》第二十九章明白无误的宣称,奥巴马重振美国制造业、新兴绿色能源产业的一揽子计划,也是骗子勾当。说到这个问题,倒是回到了戴维·斯托克曼的主场,他自己也从事风险投资,对1980年代以来的风险投资操作熟悉得很,指出如果奥巴马青睐的绿色能源项目很有前景,风险资本早就屁颠屁颠跑去投钱了,根本用不着政府花钱。

这个话,听上去有点道理。事实上,奥巴马打造的绿色能源产业不少政绩项目,也确实在提出并拨款后的一两年时间内,纷纷陷入困境。当然,奥巴马政府投钱,也不是都投错了项目。奥巴马政府资助的特斯拉公司,行情就逐渐走好,问题是,既然丰田等竞争公司都可以自己花钱发展新能源汽车,为什么美国政府要莫名扮演一个慈父,用中国经济学家最不耻的方式,给市场主体注资?市场公平何在?我国的商务部应该考虑一下,向特斯拉进口汽车加倍征税,以抵偿该企业获得的美国政府补贴。

中国媒体抨击中国发展高铁的逻辑,在戴维·斯托克曼的书中也可见到,美国政府支持铁路等公共项目投资建设的努力,受到了书作者的猛烈抨击……民生如此糟糕,政府居然还要花那么多钱去搞无谓的铁路建设,看着看着,当然会醉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资本主义 改革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