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穿越》里的政治哲学

人民日报评论   李拯   2014-11-20 09:30  

1415622196547

在灯光昏暗的电影院里屏气凝神,浑如置身荒凉无际的宇宙,等待未知世界狠狠撞击咚咚乱跳的心——《星际穿越》是否让你魂飞天外?

在汹涌而至的各路影评中,大家似乎把主要精力都放在“硬科幻”之上。科学迷抓住机会炫耀丰富的物理知识,并不无戏谑地讽刺文科生只能感叹“嗯,这个电影里的亲情还是蛮感人的”。殊不知,宇宙再大,也只是人类活动的一个场所,在五彩斑斓的科学盛宴中,对人类命运的终极思考,才是真正的主题。亲情,或者说爱,最终拯救了陷入委顿的科学,并因此拯救了地球上的亿万生灵。

爱,成为唯一的救赎。在这部科幻传奇中,导演诺兰将向世人展示,人类的救赎之路,既不能依靠乌合之众,也不能依靠精英组织。诺兰描绘的复活“拉撒路”,带着浓郁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色彩,他让“爱”来扮演救世主的角色。

诺兰首先否定的,便是电影中无数个路人甲所隐喻的“群氓政治”。在库柏无意中闯入NASA总部后,导演就通过布兰德教授之口说道,如果人们知道我们在研究这些项目,他们一定不会同意,所以一切都要向普罗大众刻意隐瞒。在关乎人类命运的关键时刻,恰恰是每一个鲜活的个体都没有知情权和参与权,只能成为精英们垂怜和拯救的对象。于是,在整场电影中,普通人就像风沙肆虐中的待宰羔羊,不是成群结队开车亡命,就像库柏的儿子那样顽固不化、坐以待毙。

与其说这是彻头彻尾的精英主义思想,不如说这是导演对“乌合之众”一以贯之的畏惧。在这部电影中,诺兰只是对“群氓政治”表现出温和的怀疑,在《黑暗骑士崛起》中,当哥谭市民在“夺回你们的城市”的口号下滥杀无辜,则赤裸裸地展现出多数暴力所带来的混乱与血腥。显然,在诺兰看来,“群氓政治”并不能为人类未来提供出路。

然而,具有反讽意味的是,刻意欺骗大众的布兰德教授,自己却制造了天大的谎言。在布兰德设计的救赎方案中,A计划是带领所有人离开故土,这需要建造反重力的超大型宇宙飞船,而只有取得黑洞“奇点”的数据,才能破解这一科技难题;B计划则是退而求其次,如果不能取得黑洞数据,就索性舍弃地球上的人类,让受精卵在类地球行星上繁衍生息。库柏不顾女儿反对而坚定飞向太空,就是要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在黑洞中火中取栗,从而实现A计划。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库柏走得那样决绝而悲壮,因为他坚信一定会兑现一个父亲的承诺。只是,命运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布兰德教授从一开始就知道物理难题无法破解,A计划只是诱使库柏执行B计划的一个幌子!这位人类救赎计划的设计师,从一开始就放弃了所有人!整部电影中没有政府的影子,但是布兰德教授无疑扮演着“组织”或者“dictator”这样一个角色,诺兰在这里重申了好莱坞大片的一贯立场,那就是对“组织”的不信任。

在A计划与B计划的艰难抉择中,曼恩博士就像黑天鹅事件一样粉墨登场了。其实,曼恩抵达的星球根本不适宜人类居住,但是为了求生,他不惜向太空发射错误信号。在库柏、布兰德(布兰德教授之女)和罗米利抵达之后,曼恩害怕东窗事发而陷害了罗米利。当他得知库柏心里放不下女儿、仍然对A计划抱有幻想,又以实施B计划、拯救全人类的名义,对库柏突施黑手,在库柏苦苦挣扎死里逃生之后,他又驾驶飞船强行交会对接,最终自取其辱喋血太空。曼恩多行不义、罪行累累,将人性的恶展露无遗,但是如果他的恶行都是指向拯救人类这一崇高目的,那么他的所作所为是否具有道德正当性?

这正是A计划与B计划的选择焦虑呈现给人类的道德拷问。是否能用罪恶的手段,去实现正义的目的?如果联系到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人类历史,或许还可以追问,是否可以在一个崇高目的的名义下滥用暴力甚至滥杀无辜?诺兰通过曼恩的最后下场给出了他的答案:目的不能为手段辩护,再崇高的目的,也不能让人不择手段。

曼恩死后,人类命运似乎注定要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了。A计划泡沫破灭,B计划前途未卜,就在死亡的阴影降临大地之际,亲情和爱凿出了一丝光亮,扮演了人类救世主的角色。为了女儿,库柏决定和机器人塔斯勇闯黑洞,让布兰德带着人类的种子前往埃德蒙德发现的星球。故事从这里开始峰回路转。库柏从黑洞中坠入了未来人类设计好的五维空间,并看见了那年那月的女儿和他自己。但如何把黑洞数据传递给女儿?除了引力之外,宇宙中还有哪一种力量,能够穿越时空的限制?诺兰在这里找到了上帝的替代品,这种力量叫做爱。库柏用爱作为载体,将莫尔斯电码发回三维空间;女儿因为爱的感应,再次回到了与父亲决裂的那个小屋。人类因为爱而得到了拯救。

布兰德飞往埃德蒙德发现的星球——一颗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她死去的恋人没有骗她,这又是爱的力量的证明,就像布兰德早就在飞船上说的那样:物理研究做了这么多年,我此刻更相信心灵的感应。科学的尽头,不是神,而是爱。纵观整个影片,诺兰似乎是在表达,能够拯救人类的,既不是群氓也不是“组织”,更不是一个抽象的道德符号,而是人性中与生俱来的爱的能力。诺兰的政治哲学不需要被认同,但是他对“爱”的礼赞,足以让每个人在恐惧中感受坚强。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白昼将尽,暮年仍应燃烧咆哮,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狄兰·托马斯的诗句,表达着人类反抗命运的勇气和意志。纵然时光倒流、天地扭转、星辰失色、山川易形,今夜,当我们仰望星空,再也不会感到孤立无援,因为有一种力量穿越时空,将我们相连,让彼此相通。

这样说来,你是不是很感激诺兰?是的,即便身处臭水沟,也要噙着一丝微笑仰望星空,并带着康德式的感动大声说道——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翟帅 关键词: 星际穿越 星际旅行 科幻电影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