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评说“习奥会”:简单的握手,破浪的航船

独家网   施公   2014-11-17 14:23  

前言:直到血流成河、哀鸿遍野之后,大西洋国家才意识到,国家间的协作机构(北约、联合国、甚至是不讨人喜欢的欧盟)对于维持国家间的联系是多么必要。让我们祈祷环太平洋国家(这些国家承载着这个世界如此之多的希望)可以通过更和平的方式达成这一共识。

在中国,即使只是一个简单的握手,也是权力的一种阐释。当习近平主席在近期举行的APEC领导人会议上与奥巴马总统进行会晤时,他站在奥巴马总统右边,踌躇满志地面对着摄像机。造访者却被要求从左边靠近习近平主席,看起来像是在朝贡一般,低眉顺眼地向着摄影师。这些天,中美之间碰撞的声音盖过一切,从最小的会议安排细节到最大的全球事务,无不如此。

这样看来,APEC期间中国在外交上似乎取得了重大胜利。不过本次会议上还有一个同样让人期待已久、象征意义更为重大却又是双方都不情不愿的握手——习近平与安倍晋三的握手——正是安倍刚刚签署了关于缓解争议岛屿紧张局势的声明。习近平主席还与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举行了会晤,并就单独的海事项目达成了共识。此外,中国与韩国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中美两国在气候变化、签证、贸易、军事等问题的协商上也取得了进展。

与之前举行的APEC领导人会议上的麻木迟钝甚或不时擦出的火药味相比,此次会议无疑更具有智慧与远见。问题在于,面对由于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相对衰弱造成的环太平洋地区蔓延的紧张局势,所有的一切都仅仅只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在经济总量上,中国将很快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1972年尼克松访华,曾与中国达成了共同对抗苏联的“统一战线”。现在,中国正再次与俄罗斯“结盟”——11月9日,两国签署了第二份大规模天然气供应协议。中国军队或许比不上美国军队,但中国军队实力的逐渐提升将保证中美两国的差距只有“一步之遥”,这等于关上了美国“重回亚洲”的“大门”——习近平主席在今年早些时候再清楚不过的宣布,“亚洲的安全事务应该由亚洲人民做主”

中国实力的增长并非是这些变化的唯一原因。作为一个整体,环太平洋地区已然如此的繁荣和复杂,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不可能将它变成他们的“内湖”。从2000年至今,亚洲的中产阶级增长了七倍。与此相比,拉丁美洲的中产阶级仅仅增长为原来的两倍。包括韩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已经是世界贸易舞台上呼风唤雨的角色。美国是他们的首要的同盟国,而中国是他们最大的贸易伙伴。在这种情况下,亚洲国家不会愿意成为任何国家的“卫星国”。

美国正在世界各地密谋遏制对中国的崛起。美国的同谋者包括由西方势力资助的暗中破坏中国共产党统治的非政府组织,以及由间谍煽动的香港抗议者及新疆的“疆独分子”。在今年8月,一架中国的战斗机在20码的距离内对一 架美国侦察机进行了迫近飞行——这个距离刚好可以避免空中撞机事件。也许是因为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都意识到,这样的事件可能会让两个超级大国都陷入危机,本周,两国领导人保证将改善两军之间的交流。然而,一些小国正被中国的“跋扈”“惊醒”——尤其是中国正沿着她的海岸线对一些争议岛屿、 沙洲、珊瑚礁、暗礁提出声索。仅在今年,中国人的“专横”已经导致缅甸倒向了西方,甚至在越南激起了反华暴乱。亚洲国家正在加紧提升军备。从2008年到2013年的5年间,除中国以外的亚洲国家武器进口量占道全球武器进口量的47%,与2004年到2008年同期相比增长超过了40%。

关于亚洲的“巧实力”和“再平衡”的花言巧语看上去是对美国盟国的安抚,实际却是中国威胁论的老调重弹。虽然中国赞赏西方主导的商业规则。但美国还是对于是否欢迎中国在未来加入她宏大的自由贸易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犹豫不决,而这已经成为紧张局势的源头之一。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要求在国际机构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理事会已经阻止了给予中国更大话语权的提议。

所有的一切都激励着中国建立她自己的“俱乐部”——中国自己的贸易协定、中国自己的发展银行、中国自己的地区安保集团。“亚洲发展银行”可能会在经济与政治两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这些协议并不能使中国的处境有所改善。全球性的国际机构,例如世界贸易及金融系统、导航系统的自由使用、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行动对于这个国家的繁荣昌盛至关重要。中国正因她在区域竞赛中的冒险而削弱她自己。

环太平洋地区的超级大国应该将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变革当代的国际制度上,而不是通过建立两个并行的系统来确立彼此的对抗。贸易合作可以成为这些协作的范式和开始。TPP应该是美国对环太平洋地区承诺的标志,而不是“霸主”地位的标志。再努力一点,奥巴马总统应该将它推向经济优先的国会以及故意拖延的日本。通过更有力的措施吸引中国的加入后,美国可以以此表明,她希望建立一个有包容性的世界秩序。另外,TPP还可以让北京的民族主义者明白,基于国际协作系统的国际规则比大国间的暗箱操作对中国更有利。亚洲几乎在每个领域都需要这样的国际机构。

19 世纪的欧洲历史表明,靠势力的均衡来保证和平是困难无比的。数十年以来,他们疲于应付德国和沙俄的崛起以及奥匈帝国的衰弱,直到他们屈从于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次民族主义热情的发作。直到血流成河、哀鸿遍野之后,大西洋国家才意识到,国家间的协作机构(北约、联合国、甚至是不讨人喜欢的欧盟)对于维持国家间的联系是必须的。让我们祈祷环太平洋国家(这些国家承载着这个世界如此之多的希望)可以通过更和平的方式达成这一共识。

翻译:施公

文章来源:The Economist(《经济学人》)

原文链接:http://www.economist.com/news/leaders/21632452-weeks-summit-beijing-helped-great-power-rivalry-still-threatens-pacific-bridge?fsrc=nlw|hig|13-11-2014|AP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玉樟子 关键词: 中美关系 习奥会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