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别害怕, 皮凯蒂不是马克思

寒竹:怎样评价《21世纪资本论》?

观察者网   寒竹   2014-11-17 12:05  

1415286003309491

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英文版在2014年出版后,销量高居亚马逊排行榜首。皮凯蒂此番访华,在中国掀起新一轮热议。

《21世纪资本论》引起的批评者和赞扬者都不少。《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Harold Meyerson说,皮凯蒂给社会提供了凯恩斯《货币通论》以来最重要的经济学著作。克鲁克曼(Paul
Krugman)认为《21世纪资本论》是近十年来最重要的经济学著作。曾任世界银行经济学家的布兰科·米兰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称它是“经济思想史上具有分水岭意义的著作之一”。

635397981129117233

《21世纪资本论》英文版

批评皮凯蒂的声音大致有两类,一种是指出皮凯蒂书中的数据有问题。《金融时报》经济编辑克里斯·贾尔斯(C. Giles)质疑皮凯蒂用的英国数据与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完全不同。另一类批评是把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看成一种意识形态的叙事。著名经济学家曼昆(N. Gregory Mankiw)认为皮凯蒂的观点是出于意识形态的激情而非经济学的逻辑;美国的《国家评论》和《华尔街日报》也有人撰文指责皮凯蒂是在宣扬马克思的意识形态。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詹姆斯·佩特库奇斯(James Pethokoukis)在《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上警告说,必须对皮凯蒂的作品进行反驳,否则“它就会在知识界传播,重塑政治和经济观念,而未来所有的政策论战都会在这些观念的基础上展开。

上面赞扬和批评的两种评论虽然各自有自己的依据,但总的说来,都有些主观发挥过度的片面性。《21世纪资本论》确实是一本讨论资本的重要著作,但它并不是一本经济学的理论著作。皮凯蒂自己坦言,马克思的《资本论》是一本思辨和理论的书籍,而他的《21世纪资本论》是一本通俗易懂的历史书,二者有很大不同。与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凯恩斯的《货币通论》相比,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显然缺乏理论创新,因为皮凯蒂只是用更详实的统计资料证明了在他之前已经存在的关于资本社会不平等的理论。所以,断言《21世纪资本论》是自凯恩斯的《货币通论》以来最重要的经济学著作有些言过其实。

但是,一些西方保守派把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看成是意识形态的宣传就有些错得离谱了。在这本六百多页的巨著中,皮凯蒂使用的是历史研究的方法,用大量的历史和现实的统计资料来证明某一个观点,而不是从概念到概念的理论推演。《21世纪资本论》一书的优点是历史资料详实,而缺乏的恰恰是周密的概念推演和理论分析,完全谈不上什么意识形态。对于这一点,皮凯蒂自己讲得很清楚,他只是在书中陈述历史与现实的事实,而拒绝在政治上选边。

由于皮凯蒂对资本主义的不平等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也有人认为皮凯蒂继承了马克思的理论。这种说法也不确切。从基本理论上看,皮凯蒂并不主张消灭资本,也不接受共产主义理论。他在1990年初曾去过一趟罗马尼亚,他认为这个经历让他坚定了拒绝共产主义理论的立场。他说,“当你看到人们在街上排起长队却买不到任何东西,你就清楚地知道我们需要私有财产和市场制度,不只是为了经济效率,而且是为了个人自由。”因为市场和私有财产拥有一个运转的经济,资本主义制度能够有效地分配资源。“苏维埃实践”虽然让人们“摆脱枷锁,卸下累积财富的桎梏”,但却只会导致人类灾难。

如果把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与马克思的《资本论》进行比较,可以发现有以下根本性的区别:

第一,皮凯蒂与马克思对私有财产和市场制度的态度完全不同。皮凯蒂认为资本主义制度能够有效地进行资源配置,推动经济高度发展,同时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度也给人提供最基本的自由;而消灭了资本主义的苏维埃模式则与贫困落后和不自由联系在一起。马克思则认为私有财产和资本主义制度最终要被人类抛弃。马克思从商品、劳动、价值规律开始,从最基础的单元解剖资本主义社会,提出了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在于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这个基本矛盾最终将导致资本主义社会的灭亡和共产主义的胜利,而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全体社会成员才能获得最大程度的自由。

第二,皮凯蒂与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初次分配的观点不同。皮凯蒂认为在资本主义发展模式中,资本收益大于劳动收益尽管会带来不平等,但由于资本主义私有制和自由市场是合理的,所以社会的初次分配也是合理并受法律保护的。要消除贫富悬殊和不平等,只有靠第二次分配的税收来解决问题。而马克思则认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初次分配就有严重问题。资本家在分配上压榨工人的剩余价值,加剧了资本主义社会中工人阶级的贫困化。所以要消除贫富悬殊和不平等现象,必须要消灭资本主义雇佣制度。

但是,尽管皮凯蒂在理论上没有多大创新,并不意味着这本书的价值和意义不大。无论从学术的意义上看,还是从现实的意义上看,《21世纪资本论》的出版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在学术上,皮凯蒂的最大的贡献在于用大量的历史和现实数据证明了资本主义从一开始就缺乏公平,而且随着资本收益和劳动收益的差距日益扩大,社会的不平等将会不断加深。在皮凯蒂之前,全世界谈论资本主义贫富两极化和不公平的人很多,马克思讲过资本主义的两极分化不可避免,列宁在讲垄断资本主义时专门讲过法国的食利阶层,就在最近几年,西方学术界还出版了很多两极分化和不平等的书籍,但大都是理论分析,缺乏充分的统计资料。

《21世纪资本论》提供的关于资本收益和劳动收益的资料之广,是在此之前的其它著作难以企及的。2001年,皮克迪出版一本分析从1901年至2001年法国高入息变化的书,引起了一些研究相关问题学者的关心。牛津学者艾京逊(A. Atkinson)和与他合作研究相关问题多年的法国学者赛伊(Emmanuel Saez),分别搜集美国及欧洲数发达国家的有关数据,年期远至十八世纪,在此基础上,他们成立了“世界高入息数据库”(The World Top Incomes Database, WTID),这些资料构成了这本书的最重要基础。皮凯蒂也为此书资料的丰富性感到骄傲,他认为马克思当时没有条件收集到足够的资料来描述当时的资本主义社会,否则《资本论》还会更加完美。

《21世纪资本论》的另一个重大贡献是用更大范围内的数据戳破了库兹涅茨钟形曲线的神话,证明了美国经济学家西蒙·库兹涅茨(Simon Kuznets)在1954年提出的库兹涅茨钟形曲线只是某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特例,并不具有普遍意义。皮克迪利用更长时间、更大范围内的数据对库兹涅茨的研究提出了质疑。他发现,美国的收入不平等在1913-1948年间的确有了显著的下降,但在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之间,收入不平等趋于稳定,但没有进一步的下降,而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收入不平等的程度开始增加,到2000年,收入不平等的程度甚至又回到了1913年的水平。从更为宏观的角度,从在资本主义发展的两百多年历史中,库兹涅茨钟形曲线只是个特例,而这个特例在当今世界已经不存在。

所以,《21世纪资本论》在西方国家走红并非偶然。这本书确实用大量的事实戳穿了美国梦的神话。皮凯蒂指出,过去几十年里,美国累积财富产生的回报太高,越来越多富翁手中的财富是通过继承得来,而不是亲手创造出来的。多数美国人都本能地知道或感觉到了这一点。最近由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组织的调查表明,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美国社会正变得更加不平等,90%的自由派人士和60%的温和保守派人士希望美国政府解决这一问题。另外,Factiva数据库的数据显示,去年媒体同时提到“不平等(inquality)”和“美国(America)”的频率是2010年或2005年的5倍,今年4月则达到了6倍。

《21世纪资本论》是一本正逢其时的重要著作。美国社会在经过了三十多年的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回潮后,社会贫富分化日趋严重,社会有效需求不断下降,过度的透支和借贷最终引发在2008年的金融风暴,至今美国并未完全从金融危机的困境中走出来。尤其令美国广大民众不安和愤怒的是,即使在金融危机的过程中,美国的贫富悬殊仍在加剧,社会不平等仍在增加。《21世纪资本论》出版后一时洛阳纸贵,说明此书得到了许多人的共鸣,同时也说明它对美国社会的描述基本符合实际。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何美 关键词: 皮凯蒂 二十一世纪资本论 资本主义 马克思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