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台湾青年收入:薪水窘迫,老板无良

联合新闻网   雷希颖   2014-11-14 14:40  

那一年我们一起吃便当的日子

25年前,时间是1989年,台湾的人均GDP是7,500美元,台湾大学旁边刚盖好的华厦每坪12万元新台币,台北仁爱路巷子里便当店每餐平均消费50元,公司的夜间部工读生月薪18,000元,专科学历小会计24,000元。当年,青年风尘仆仆的骑着机车满街跑。

时间来到2014年,台湾的人均GDP是21,000美元,台北有了大安森林公园,有了捷运,有了东区,有了101。人民有秩序,上车排队,行车不按喇叭,青年让座,区公所办事人员不再晚娘面孔。

这一年我们一起吃馊水油的日子

但是,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了,台湾大学旁边那栋屋龄已经25年的华厦每坪来到100万元,台北仁爱路巷子里便当店每餐平均消费60元,公司的工读生月薪18,000元,大学学历小会计26,000元。2014年,青年还是风尘仆仆的骑着机车满街跑。

人均GDP 25年之间成长了3倍,人口由2000万人增加至2300万人,总体社会财富暴增,房价涨了8倍,但是年轻人薪水只增加了10%,这是怎么回事?25年来全球食物原料和能源价格至少上涨了3倍,但是台湾年轻打工者惯常食用的排骨便当的价格25年只增加了20%。台湾是如何办到的?台湾人当年和今天吃下肚的东西究竟差在哪里?

多数的台湾人,把以上的诡异现象归咎于 “政治”问题,什么蓝绿恶斗之类的。也有不少人认为是道德问题,也就是社会的公义出了大问题。再来就是找茬于中国大陆因素,一切问题都起自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染指。

自己的生命不靠政府救,不靠老板救

很少人认为,台湾人自己的生活意识和习惯,也是台湾现下窘状的主要因素之一。换句话说,台湾人在相对富裕了之后,并没有警惕的与时俱进,而是将目光从天边的彩虹转向了脚边的花草,因而和世界脱队了。25年后蓦然惊觉,前方的世界队伍只剩下遥远的背影,还需要踮起脚才勉强看得到。

因素众多,上述的蓝绿斗争、公义不彰,乃至权贵资本下的贫富差距,都是原因。但是,那些已经被谈论的很多了,今天来谈点不一样的。那就是你我这样的平民自己;你我在日常生活中的意识和做事习惯,就像是寻常的土壤,虽然每一粒都很微小,但却都是土里长出什么样的植物的决定因素。酸性土长不出需要碱性的植物,同样的碱性土也长不出需要酸性的植物。你我是怎样的土,就决定了台湾长出哪一种政治、社会、经济,这是赖不掉的。

事情虽然大,但还得从一碗豆浆、一个三明治谈起。

一碗豆浆的故事

就在前两天,我走到一家25年前常去喝豆浆的早餐店;老地方,但当年的老板看不见了,工作的是年轻人。店内桌子,好像还是那几张,店内养的狗当然已经不是25年前那一只。一切的装潢打扮,和记忆中相符,好像换了一代人但美感没进步,不过没关系,25年一个样至少还有怀旧价值。

问题出在工作设备和流程。25年过去了,锅铲灶头即使换了,形状和功能还是没变;点餐接单出货方式,还是一样靠记忆,客人一多,手忙脚乱,常出错误。我猜一个早上下来,这几位新生代肯定感觉自己够勤奋、够吃苦耐劳,也一定抱怨老板压榨劳动力。不知他们薪水有没有到22K?

豆浆店门口乱停着机车,都是来买外带早餐的年轻人,形色匆忙,不知他们的薪水有没有22K?我不耐烦了,先去搭捷运,想着到了目的地再买早餐。半个小时后,我来到一家三明治早餐店,你猜如何?其实不用猜,状况和那家豆浆店一模一样,两名工作青年快手快脚,问客人你要什么,然后另一人包好一包后问人群:火腿荷包蛋加奶茶是谁的?

从旧一代老板到新一代员工,25年之间,台湾的小商家大都不关心工作习惯和流程,继续用 “中国功夫”应付日益进步的世界:压低成本、延长工时、吃苦当吃补。这也难怪当中国大陆要通过服贸协议进入台湾之时,台湾的老板和员工慌了。

不止小吃业,装潢工、泥水电工也差不多,工作基本靠勤劳和记忆;图纸和工序,多半还只是设计师的习惯。不要说私人行业,我家门口的马路在最近三年同一地点挖了不下十次,每一次都得工务局、台电、瓦斯公司、水务处的 “工程师”联合会勘:挖开来用肉眼看。政府的工作习惯,25年来也没什么长进,靠得也是勤劳和记忆。第一次执行挖路的公务员,若只拿22K,人们会同情他。挖到第十次,人们会觉得付他10K都嫌多,没向政府索赔就算客气了。

在今天的台北、新北市,还可以经常看到用竹子搭鹰架做楼房维修,看着年纪不小的工人在圆滚滚的竹子上走来走去表演特技,心中不禁怀疑这种特技如何传承。鹰架工人冒的是生命危险,通常不绑安全带,因为用绳子或钢丝捆住的竹子,不适合现代安全带的操作。这景象在中国大陆20年前也常见,但是现在很少看得见,即使在一个普通的农村,也懂得租用组合式的钢架或铝架,既安全又方便。

例子举不胜举,若要列举,恐怕一整本书都不够写。

收入来自方法和效率

好,那问题来了。方法就是生产力,效率就是收入,为什么台湾还岛头岛尾充斥着不讲究方法、不改进效率的做事方式呢?如果继续走 “压低成本、延长工时、吃苦当吃补”的老套路,不要说这一代年轻人,就是他们的儿女,薪水能不能突破 “22K诅咒”都还难说呢。这不是危言耸听,请再回顾一下本文开始所描述的1989/2014薪水对照。

收入来自方法和效率。能够改善工作方法和效率的,只有三类人:政府、老板、你自己。在政府无能、老板无良的情况下,若自己也不花心思改善方法和效率,那就是在比烂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台湾 青年收入 薪水 无良老板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