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美国,不能“年轻不靠谱”

独家网   菲淋   2014-11-13 21:20  

“能够挽回错误是美国人拥有的伟大特权。”——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但对于黑人青年来说,这种重塑个人的美国神话真的……只是神话。

当不断被问及年轻时吸毒和酗酒的历史时,前总统乔治•沃克•布什戏谑地答道:“我在年轻不靠谱的时候,就是会做些年轻人不靠谱的事。”他的不靠谱一直延续到了成年时期。30岁时,他因酒驾被抓,40岁仍然没有停止对酒精的沉迷。曾经为他撰写演讲稿的戴维•弗鲁姆写道:“他重蹈了他父亲的所有覆辙,直到40岁仍然一事无成。”

然而问题是,这个国家对于“年轻不靠谱”的惩罚并非一视同仁。研究显示,相较于一个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白人求职者,一个没有犯罪记录的黑人求职者并没有更多优势。如果你像布什一样,是个出生名门的富有白人,那么,你的父母就有钱送你去戒毒所,做心理治疗,请优秀的律师,上好学校,再找个朋友给你弄份工作,期盼着有一天你会出类拔萃,或者当个总统什么的,谁知道呢。

但如果你又穷又黑,那就等着被拦截搜查吧。你请不起律师,年轻时犯的错不仅代价高昂,而且可能祸及一生。比如,黑人青年和白人青年的吸毒率几乎相当,但黑人被抓的可能性高出四倍。这一步错将触发多米诺效应。米歇尔•亚历山大在《新黑人歧视》中写道:“一旦你被贴上了罪犯的标签,那些旧式的歧视——工作、住房歧视,剥夺投票权、教育机会、社会福利和陪审团资格——都突然间变得合法了。作为一名罪犯,你的权利和尊严并不比黑人歧视鼎盛时期生活在阿拉巴马州的同胞更值钱。种族歧视并未在美国停止,我们甚至都懒得改写它。”

法律就是法律,那些吸毒者知道自己触犯了法律。但当代价如此高昂,天平两端严重倾斜时,黑人青年并没有反省错误的奢侈机会。“能够挽回错误是美国人拥有的伟大特权。” 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在他的代表作《论美国的民主》中这样写道。但对于黑人青年来说,这种重塑个人的伟大美国神话不过是虚幻的镜花水月。

一位主治医师最近向我讲述了芝加哥南部的黑人如何保护他们的孩子。“他们为这些年轻人织了一层蚕蛹。不让孩子坐任何交通工具,去任何地方必定亲自接送,不允许孩子在公园闲逛,因为太危险了。”种族歧视不仅让这些孩子生活贫困、受教育质量低、玩耍地方危险,还偷走了他们的青春。他们犯的错被视为一种不可容忍、难以治愈的顽疾的表现。奥巴马虽然不穷,但不难想象,如果他的女儿像佩林的女儿一样未婚先孕,事情的发展将截然不同。

最近有关警察庭外滥杀的报道表明,这种歪曲的社会价值观可能成为黑人青年的陪葬品。拿迈克尔•布朗来说,这名住在弗格森的18岁青年被一名白人警察开枪打死。在夺走他的生命之后,有关当局以诋毁他的方式为自己开脱。就在布朗被枪杀的那周,警察公布了一段据称是布朗抢劫商店的视频,并称,从尸检报告来看,他血液里含有大麻。这种选择性的信息透露意图明显:即使他在那样的情况下被枪杀,也死不足惜。

对吸毒和行窃(不管布朗有没有这样做)的惩罚不是就地处决。然而,虽然惩罚与罪行不符,但却是符合社会心态的。在美国人眼里,黑、穷、男性加起来就等于犯罪,其他的细节都搁置再谈。

去年1月,19岁的贾斯丁•比伯因酒驾在迈阿密被捕,法官对自己的宽大处理这样解释道:“这是个年轻人,他未来有大好前途,希望他能汲取教训。他会长大的。”这个判决是对的,但它的因人而异是耻辱的。贾斯丁比伯有大好前途,迈克尔布朗没有。

原文作者:Gary Younge

原文标题:How Racism Stole Black Childhood

原文链接:

http://m.thenation.com/article/186577-price-transgression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胡依一 关键词: 吸毒 布什 贾斯丁比伯 黑人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